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Bucky&Loki】斗兽场是一天建成的 (2)(冬霜无差粮食向)

简介:142号的目标猎物本是瓦坎达的新国王,谁知国王没抓成,只勉强抢走了个看起来很神秘的长盒子。为了讨新欢开心,萨卡的大买主欣然将长盒子里开出的这个缺了半边胳膊的地球人留下了——没准他真的身怀绝技,会在斗兽场大放异彩呢?

前文:(1)

——————————————————————

“为什么那道墙消失了?”Bucky一边跟着Loki往前走,一边回头望,“刚才电我的那个东西……”

“它有感应系统,能探测出想要穿越的人是什么权限。你是尚未参赛的选手,权限最低,除了特定时间开放的训练场,基本上哪也去不了——别看那边,你闯不过去的,”他在Bucky眼前打了个响指,拽回他飘向门廊另一头的视线,“这地方看起来象是个玩笑,但到处是守卫和安保机关,你要是不想自找麻烦,就听我的话,别打逃跑的主意。”

“我一定要走,我不能留在这里。”

他们刚转了个弯,经过吵吵嚷嚷的娱乐大厅,Bucky的注意力就又被前方不远处的开放式大拱门吸引了过去。那看上去像是个出口,他冷不丁溜过去,刚要抬脚往外迈,坐在两侧墙梁上打盹的守卫便举着色彩艳丽的大长矛蹦上前来,拦住了他的去路,他一手逮住两根矛,往右侧猛地一拉,准备好要硬闯,身后有股力量突然落在他的肩上,把他拽得转了四分之三圈,差点失去平衡栽下去,“是个误会,他看错路了,别介意!”

Loki一手拽着他,一手按下两名守卫重新举高的矛尖,对着他们露出中等规格的外交笑容,“我们要去军械研究室,他是新来的,认错了方向,并没打算逃跑。”

“放开我!”Bucky低声怒吼,气得胸脯一上一下地起伏,“我不属于这里,让我——唔——”

Loki捂住他的嘴,提高了自己脸上笑容的规格,“新来的,有点过度兴奋,你们明白。研究室是在什么位置来着?哦,对,我想起来了……”

他一手抓着Bucky的右胳膊,一手捂着Bucky呜呜不停的嘴,从背后驾着他转过身来,大步往另一道拱门的方向走。Bucky拼命挣扎,就快把自己的脖子给扭断了,他不知道这个身板看起来并没有自己厚的人哪来的这么大力气,他张大了嘴,脖子使劲往前抻,Loki察觉到他想咬他,立刻把手往下挪,狠狠捏住他的两颊,“你敢咬我?!”

“唔唔唔!”Bucky张不开嘴,又非要还嘴,自己把自己憋了个面红耳赤,还是没发出音节,“唔唔唔唔!”

“我是在试着保住你的小命,你到底听没听明白?你是逃不出这地方的,就算真有什么逃出去的办法,如果你还不转变态度、动动脑子,你还没来得及去试,就会被弄死,你知道你们地球人有多容易被弄死吗?九界所有我见过的物种里就属你们地球人最容易死,连虫族都比你们坚挺……嗷!”

Loki弯腰捂住肚子,他被这个人类用胳膊肘捣了一下,虽然力道还不至于让他跪倒在地上,但也痛得够呛。他气得抬脚就踹,结果被逮了个正着,Bucky攥住他的小腿,想借势把他掀翻,他单脚蹦着往后退,抬手甩去一个匕首的幻象,对方低头闪躲,他趁机猛蹬,把腿收了回来,Bucky还没意识到那朝自己扎过来的小刀不是真的,分心转头去找它飞哪儿去了,Loki立即抬手去掐他的后颈,另一只手准备好迎接他的反抗,没想到他早有预料,回身蹲下来一个扫堂腿,Loki在被绊倒前牢牢掐住了他,带着他一起重重摔在了地上。

“你给我停下!”Loki翻身坐到他的胸口上,左手去捂他又要乱吼的嘴,右手去按他仅剩的那条胳膊,“竟然敢袭击我,好大的胆子……要是在阿斯加德,我现在立刻马上就派人把你推到刑场上,把你这半边胳膊也割下来,你就又对称了!”

“唔唔!”

不用松手Loki也知道,这家伙肯定是在用地球上的什么脏话骂他呢,他冷笑着压低上身,几乎要碰到Bucky的鼻尖了,“你听好了,我不在乎你的死活,我只是想借你卖个人情给我哥哥而已,如果他的地球小伙伴真的找上他,让他帮忙抓你的话……这里有很多种死法,你要是不想被扔进垃圾场自生自灭,或者被Topaz最心爱的‘棒棒糖’融化掉,或者在斗兽场上被狼牙棒戳出一百个窟窿,你要是还想活到有机会逃出去的那天,现在就停下,听我的话,停下——我会想办法带你一起逃出去的!”

最后这句他是凑到Bucky耳边说的,为了不被其他任何人听见,他不得不压低嗓音,这多多少少丧失了前面那一大通威胁所应当具有的气魄,好在他向来擅长言语,把一句悄悄话说得足够有诱惑力,Bucky果然老实下来,睁大了眼瞪着他。

“是的,我会的,你没听错。”

Bucky已经停止了脖子的扭动,也不再憋着腮帮乱叫了,但Loki还不放心,他捏着他的下巴往上提,“我现在放开你,你能保证不咬我吗?”

Bucky瞪圆的眼珠里写满了不甘心,不管多不甘心,他还是费劲巴拉地点了点脑袋。他从没想到自己有一天竟然有点想念那条金属胳膊,如果他的那条左胳膊还在,他肯定就能掰断这个男人的细手腕,把他扯翻在地……

“保证不还手?”

Bucky再点头。

“也保证不乱跑,不对我大呼小叫?”

Bucky狠狠地再一点头。

“保证我说什么你就做什么,不问愚蠢的问题,不——”

Bucky失去耐心了,他又开始疯狂扭动,似乎宁愿把自己的脖子扭断,也不要再听这个人居高临下的废话了,Loki怕了他这副不咬断他的指头不罢休的架势,干脆猛地松开了手,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由于动作过急,上半身又失去平衡,半天才重新站稳,而Loki已经往前跨出了好几大步,忽然间不打算再管他了似的。

“喂!”

Bucky喊了一嗓子,没能把那家伙喊停下。他抬手揉揉被捏酸的脸颊,回头望望那边,又望望这边,目光可及之处到处是奇装异服的古怪的人,有些他甚至不确定算不算人,头上长触角的,浑身被鳞片覆盖着的,蓝皮肤绿皮肤的,眼球有鸭蛋那么大的……他收回目光,感到一阵不知所措的惊惶,并非出于恐惧,而是出于彻底的未知,他转过身,望向那个自称是国王的瘦高男人,那人就快走远了,像是真的不想管他了,他不由地朝着那个身影走,最后小跑着追了上去,男人没有扭过脸看他,只是当他不存在。

“你……”Bucky亦步亦趋地跟在他后面,吞吞吐吐,“你刚才说,你会想办法逃出去?”

Loki不搭理他。

“你有计划了吗?”

前方是一个转角,Loki脚底生风地拐了个大弯,屁股后头的衣摆都要飞起来了。Bucky加快脚步跟上他,同时抬起头打量这条走廊穹顶上的环形屏幕,水母状的彩色生物一闪一闪地游来游去,某种类似小火山的东西不停往外喷发带亮片的泡沫,还有很多个男人的上半身,他定睛一看,才发现他们都长着同一张脸,只不过上身服装不同,“那个人是谁?”

他抬手指向头顶,走到前面人的身旁。对方终于屈尊俯就地扭过脸看他一眼,但也只是看了一眼,就又转回去目视前方,没搭理他了。

Bucky看出这是生气的表现。他放下手,没有追问,他有点无措地又瞟了男人一眼,开始绞尽脑汁地思考怎么样才能重新跟他说上话。

“对不起,”道歉是他首先想到的,“我刚才不应该袭击你。”

Loki脸上转瞬即逝地划过一道得意,依旧没有反应。

“我太着急了,因为我弄不明白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对不起。”

他没看到男人这次险些勾起了嘴角,只不过立刻忍住了。如果道歉不奏效,他真的不知道还能怎么办,国王是不是比普通人更不容易消气?他没接触过太多国王,T'Challa是在此之前的唯一一个,虽然那位国王曾经二话不说就满世界追杀他,差点用爪子把他的脸给划花,但弄清楚是误会一场后,就立刻停止,还向他提供了帮助,而现在这个国王似乎已经打定主意不再理他,不听他说话了。

Bucky沮丧地挠了挠眼窝。他低下头叹气,脑袋里乱糟糟又空荡荡的,他想起刚才朝他飞过来的那把匕首,对了,那把匕首呢?它好像只是在空中闪现了几米,就忽然消失了,但它看上去是那么逼真,甚至真的带起了一阵风,他抬起头,凑到那个人旁边,“你是个魔术师?”

“什么‘魔术师’?”

Loki脱口而出,紧接着又闭了嘴,他大概还想沉默更久一段时间,慢慢吊着这个不知好歹的地球人,结果居然一不小心就被一个愚蠢的问题撬开了嘴,真是失策……

“可那把刀,”Bucky更好奇了,“你是怎么变出来的?”

“什么刀……噢,你说这个?”

他漫不经心地抬起右手,对着Bucky把手心一翻,Bucky登时睁圆了眼睛,盯着那把漂亮的匕首说不出话来。他不由自主地伸手去摸,眼看着自己的指尖穿过刀刃,像是探入了一片幻影,他立刻抬起脸看Loki,好像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似的。

“你是怎么变的?”

“这不算什么,逗小孩玩的把戏罢了。”Loki通常并不对自己的法术欣赏有佳,这是他从小练到大的本领,与其说是本领,不如说已经接近习惯,但这个人类的眼神里有某种特别的东西,让他情不自禁地感到一股飘飘然,很少有人会对他的法术流露出这种眼神——可能因为从前见识过它的人,都无一例外是它的受害者,况且魔法与巫术从来不是阿斯嘉德人所崇尚的技艺,他们更热爱神力,更信任能牢牢握在手里挥舞的兵器,当Loki学会他人生中第一个小把戏,并且迫不及待地跑去表演给Thor和他的好伙伴们看时,小Volstagg和小Sif忍不住对着他手上凭空绽放出来的一片片雪花咯咯直笑,你就打算靠这个跟我们比武吗,Loki?你还会变什么,变一颗雪球出来扔到敌人脸上?他们也许不是在嘲笑,只是觉得这真的挺滑稽,而Loki像是被苍耳刺到了手心,立即把小手握成拳头,从此之后,他就再没变过雪花了。

“你还会变什么?”Bucky难以置信地问,“你会从礼帽里变出鸽子吗?”

“什么是‘礼帽’?”Loki眯起眼,但脑海中已经开始预先勾勒出白鸽的样子,“为什么要从这东西里变出鸽子?”

Bucky也不知道为什么要从礼帽里变鸽子,他记忆中的魔术师都会这个,有时是鸽子,有时是兔子,有时是一朵玫瑰花或者一缸小金鱼,他不知道现在的魔术师都有什么新本事,但至少在纽约的四十年代,鸽子兔子玫瑰花是所有魔术表演的必备元素,“礼帽就是一种黑色的圆顶帽子,质地很硬,戴在头上高高的,翻过来能装东西。”

“类似这样?”Loki摊开手心,隔空飘出一顶黑色圆帽。

“边缘要比这个宽。”

Loki重新翻开手,“这样的?”

“顶是扁的,不是凹下去的。”

“这样?”Loki有点不耐烦了,开始唰唰唰地反复修改,“或者这样?还不对?”

“这个对了,”Bucky按住他的胳膊,不让他再改了,“差不多就是这样。”

“好吧,谁会戴这种帽子?样子够蠢的。”

话虽这么说,但Loki依旧摊着手,没让它消失。他抬起另一边手,在帽子上轻轻一拂,几只羽毛顺滑的美丽鸟类扑闪着翅膀从里面飞出来,其中一只落到了Bucky的左肩上,Bucky惊喜地想去摸,刚把右手抬起来,小鸟翅膀一扇,变成了一条滑溜溜的绿色小蛇。Loki在旁边咧开了嘴坏笑,等着看这场他从小玩了不知道多少遍的好戏,可出乎意料的是那人竟然没有跳脚,也没有大叫,他只是本能地受惊躲闪了一下,在看清楚小蛇的模样后,就没再乱动,他盯着它看,它也盯着他看,Loki有点傻了,不知道应该怎么进行下去,干脆让小蛇嘶嘶嘶地吐舌头,露出两颗小尖牙,Bucky立刻伸手想要去捏住它的嘴巴,阻止它的下一步动作。

“像真的一样。”他自言自语地小声感叹,虽然他其实也没近距离观察过真正的蛇是什么样,“连鳞片都能看清楚。”

那当然了,Loki心想,小时候学着变蛇那会儿,为了尽善尽美,不漏过任何一丝细节,他常常在潮湿的草堆里一趴就是半天,只为了观察清楚蛇的皮肤纹理、眼睛颜色和毒牙构造,他变得越逼真、越栩栩如生,吓起人来就越管用,绝妙的惊吓过后,随之而来的往往是恼怒、失望或嫌恶,他对恼怒、失望和嫌恶很有体会,而对眼前这人流露出的情绪,他却陌生极了。前面不远就是军械研究室,他把手一收,礼帽、鸽子和小蛇齐齐消失,Bucky抬起头,警觉地往前望,Loki停下脚步,伸手把他拦下,“Grandmaster今天心情不错,应该不会怎么为难你。进去后不要随意说话走动,看我的眼神行——”

“嘿,亲爱的!”

前方传来的热情呼唤打断了Loki的叮嘱,他无奈地咬了咬牙,整理好自己的表情,扔给Bucky一个“总之要乖”的眼神,呼唤声的主人从里面来到门边,对着俩人张开双臂:“快进来!”

Bucky认出他是谁了,他就是穹顶屏幕上循环播放的那个奇怪的男人,头发灰白、眼窝很深,下唇中央往下画了一道蓝油彩,不知道是什么意思。Loki揽着他往前走,对男人露出乖巧的笑容,“听说Grandmaster在为我们的人类新选手研究武器?”

“我还不确定是否要称之为武器……”男人步履欢快地走回到控制台后头,这地方又大又空旷,天花板足有七八米高,中央摆着一台巨大的圆桌,上方是由十六块立体投影仪组成的环形屏阵,“目前还处于基本构想和草图阶段,等你们挑出心仪的,我再派人细化出工……过来,站那么远做什么?”

Loki应声过去,Bucky倒是没动。他盯着男人身后的女保镖,女保镖也在盯着他,眼皮一眨都不眨,手里拄着根由多个半径不一的橙色球体所组成的长杖,虽然不知道是做什么用的,但Bucky觉得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别害怕,过来,过来,”Grandmaster看出了他是在害怕Topaz,大方地对他伸出手,“只要你乖乖的,她就不会对你怎么样,过来,过来看这个——”

Bucky高度警戒地挪过去,站在Loki身边,看着男人兴致勃勃地摁下了一个什么按钮。亮蓝色的光线从四面八方打到圆桌中间,簇成一团不规则圆柱状的立体影像,大概是因为刚刚启动,还没达到最佳解析度,Bucky没看出那是什么东西,倒是Loki先笑了,“这是……一条胳膊?”

Grandmaster对他抛了个充满嘉奖意味的媚眼,走到Bucky身边,伸手在他的脸颊上掐了一把,又在他的左肩上拍了两下,“怎么样?一条新胳膊!专门为你打造的!”

那团缓缓自转着的立体影像现在变清楚了,的确是胳膊,一根强壮的男性左胳膊,Bucky没看出那是什么材料,像是某种极其坚硬厚实的树皮,或者是某种裂纹严重的褐色岩石,“千年树巨人的皮,韧性极好,比金刚石还要硬,耐打是耐打,但是不太防火……”

Grandmaster抬手一挥,树皮胳膊的影像换成了一根泛着怪异金属光泽的墨绿色胳膊,“这个倒是抗火,用萨卡本地虫族的甲壳做的,不仅抗火,还不怕腐蚀,随便什么怪物的唾液都别想把它舔穿,就是那味道可能够你受的……下一个!”

他绕到二人身后,一手揽住一个,把新出现的三号胳膊指给他俩看,“猜猜这个要用什么做?哈哈哈,是约顿海姆的极寒冰锥,据说碰你一下就能把你冻碎,我几百年前——也可能是几十年前?差不多吧——就派人去收集这种材料,结果至今都是有去无。算了,这个太不现实……”

他松开胳膊,惋惜地叹了口气,在两人的后颈上拍了一拍,跨回到控制台的后方。一切发生地和男人的语速一样快,Bucky微张着嘴,半句话都来不及问出来,那位沉浸于胳膊创作中无法自拔的长者又调出了火光冲天的新影像,“你们知道火巨人身上哪个部位温度最高吗?”

“呃,心脏?”Loki一本正经地猜测了起来,不顾Bucky投向他的“我不要”的焦急眼神,“还是大脑?”

“再猜。”

“眼睛?脚底?”

“不对,不对。”

“腋下?”

Grandmaster大笑出声,边笑边对Loki竖起拇指:“我喜欢,我喜欢这个答案。可惜不正确噢,再猜——”

“我不要火做的胳膊!!!”

Bucky爆发出一句并不足够大声的抗议,但好歹也算插进了话,“我也不可能……不要火做的胳膊,也不要虫子做的胳膊!你、你到底有什么毛病?我不要——”

“他的意思其实是,”Loki一把扯开他,跨到Grandmaster面前解释,“他的意思是,这些对他来说实在太新奇了,他有点缺乏心理准备——”

“不不不,没关系,害怕是正常的,没有问题。”男人极尽优雅地做了个“可以理解”手势,对着被他扯到身后去的Bucky眨了眨眼,Bucky怒目圆睁地盯着他,又气又怕,他压低嗓音,用哄小孩似的语调对他说:“当然不要火做的胳膊了,那得多烫啊,是吧?虫子做的也不要,太臭了,谁都不会想要的。树皮做的干脆也算了,看着就痒,那冰锥做的呢,冰锥胳膊怎么样?”

“好!”“不要!”

Bucky瞪向和他同时开口的Loki,忍不住抬起手推了他一把,Loki被推得一晃,碍于场合不便发作,只能在桌子底下狠狠踩了Bucky一脚,踩完就抢先对Grandmaster说:“我觉得冰锥胳膊就不错,他会喜欢的。”

“别强求,不喜欢也没关系,这里还有一款,这款跟那几个都不一样,前面那几个都有原型,是现成加工的,而这一款是我亲自彻底重新设计的,”Grandmaster转过身去,俯在那张庞大的键盘上一通乱找,“这款他肯定喜欢,据说都是地球上很受欢迎的元素——我查阅了《中庭现代流行文化快速入门指南》,从中汲取了一些灵感——说老实话,我好像能理解为什么它们会受到年轻人类的喜爱,我也挺喜欢的,那种梦幻的愉悦,那股随之起舞的冲动……看!”

两人抬过头去,视线还没对准,就被强烈的打光刺得眼睛u发酸,好半天才缓过劲来。看清楚那道立体影像是什么的瞬间,Loki笑了,Bucky愣住了,Grandmaster还在手动控制打光,边打边高声配音介绍:“我亲爱的女士们先生们,虫子们怪物们,巨人们矮人们,请允许我为大家隆重介绍接下来出场的——彩!虹!胳!膊!”

给它起名“彩虹胳膊”,真是一点也不为过。纯正的七种色彩均匀而流畅地交织分布,沿着仿造肌肉线条走向的金属外壳自上而下旋转延伸,唯一的缺点是饱和度过高,太高了,真实的彩虹可没有这么亮瞎眼的艳丽,但设计者显然不在乎这个,他像是还嫌不够鲜艳似的,给这胳膊多加了一层亮晶晶的东西,像是磨碎的钻石,也像是廉价的手机装饰,Bucky目瞪口呆地望着它,一时间连大喊大叫都忘记了,设计者喜滋滋地朝他走过来,挤到他和Loki中间,“他可不只是光彩照人而已。看好了——”

他摸出一支小遥控器摁了起来,在彩虹胳膊的投影之外调出了一个交互界面,界面很简单,像是花了不到二十分钟写出来的,上面只有一个包含了三个选项的菜单列表,依次是“独脚兽(Unicron)”、“迪士高(Disko)”和“彩虹喷射器(Rainbow Shooter)”,设计者显然并不太清楚前两项是什么,因为他把这两个单词都拼错了,不过并没有人指出来,反正在场的也应该没有人知道它们的正确拼法是什么——

“什么是‘独脚兽’?”Loki不解地笑着问,“‘迪士高’又是什么?”

Grandmaster显然很高兴他这么问,摁遥控器的指头都更有劲儿了,“这个就是‘独脚兽’,看着,可能有点延迟……”

话音刚落,彩虹胳膊上方忽然出现了几只头上长角的小马驹,有的白、有的粉、有的紫,眼睛大得出奇,睫毛也长得出奇,它们跳来跳去地踩在半空中,用绒毛似的卷曲尾巴互相扫弄,这回目瞪口呆的不止是Bucky,Loki也看傻了,这还没完,手握遥控器的男人又按下了第二个选项,头上长角的小马驹消失了,彩虹胳膊的手心弹出一颗小小的灯球,它开始旋转发光,并且充当起了音响,播放的乐曲很有节奏感,让人忍不住想跟着跳,男人扔开遥控器,跟随乐曲舞了起来,漫天旋转的光圈把整间研究室都照成缤纷闪烁的红、蓝、黄、紫,Bucky走过去,把小遥控器从地上捡起,第三个叫“彩虹喷射器”,他按下这最后一个选项,灯球瞬间停止转动,自动被收回了手心,五根彩虹指头一骨节一骨节地拆散开来,重新组装成一把连接在手腕上的枪,此时交互界面上又弹出了二级菜单,只有“发射”和“长距发射”两个选项,Bucky犹豫片刻,选择了“长距发射”,说时迟那时快,一道五英尺宽的彩虹自枪口喷射而出,穿过Grandmaster的腰肢、Loki的胸口和他头顶的发旋,从圆桌中央横跨至十几米外的门口,把站在阴影里的Topaz的脸都照成了绚丽的七彩色。

“是不是绝了?”停止了舞动的男人走回到他们俩中间,发自内心地赞叹道,“唉,我好久没有设计出这么完美的作品了。真怕生产出来之后,我会舍不得让你用它……”

Bucky转过头,望回全息投影里的彩虹胳膊。Loki也转过身来,脸上的震惊与错愕丝毫不比Bucky的要弱,Bucky看看他,再看看那根胳膊,看看他,又看看胳膊,“你说的那个斗兽场,参赛选手可以带几件武器?”

“一件。”Loki迅速回答他,“只允许带一件。”

“如果我被装上了这个胳膊,就不能带其它武器了?”Bucky茫然地近乎放空,嗓音里是纯粹的困惑,“可它不是武器,它只能召唤小马、放音乐和射彩虹,我只有它的话,要怎么打呢?”

“哦宝贝,别对自己太没信心,”Grandmaster凑到他旁边,温柔的语调里寄予了厚望,“你还有一条肉胳膊呢——啧啧啧,瞧这胳膊,够结实的!——你看,右胳膊出击,左胳膊加油打气,谁能有这么完美的组合,嗯?谁有这么完美的组合?连我的冠军宝贝都没有。”

他从Bucky手里拿走遥控器,乐呵呵地关上了投影,一路哼着小调,在Topaz的护送下离开了研究室,剩下Bucky和Loki两人站在原地面面相觑,你瞅瞅我、我瞧瞧你,两对漂亮的眼珠子瞪过来又瞪过去,谁也没说出话来。


未完待续~

  418 23
评论(23)
热度(418)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