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Bucky&Loki】斗兽场是一天建成的 (4)(冬霜无差粮食向)

简介:142号的目标猎物本是瓦坎达的新国王,谁知国王没抓成,只勉强抢走了个看起来很神秘的长盒子。为了讨新欢开心,萨卡的大买主欣然将长盒子里开出的这个缺了半边胳膊的地球人留下了——没准他真的身怀绝技,会在斗兽场大放异彩呢?

前文:(1) (2) (3)

——————————————————————

“我们只是在下棋而已。”

Loki回到床边,捏起一个像是棋子的东西,展示给还站在那儿发愣的Bucky看。棋盘摆在床的正中央,上面零星散落着十几颗金红色和靛蓝色的的棋子,棋子的造型各式各样,有的是人形生物,有的是大虫子,有的是Bucky完全分辨不出的东西,他毫无头绪地望着它们,抬眼瞅了瞅坐在床另一侧的年长男人,他上身光着,只穿了条金光闪闪的阔腿裤子,Bucky的闯入似乎没有把他惹怒,反倒令他觉得很有意思:“怎么,地球人不下棋?”

“下棋。但是穿着衣服下。”

“那还有什么意思?”男人难以置信地露出嫌弃的神色,“打牌呢,打牌也穿着衣服?”

Bucky的喉结肉眼可见地隔着颈脖皮肤滚动了一下,他在试着把刚刚获得的讯息混着唾液一起咽进肚子里,“所以……在萨卡打牌下棋……要脱衣服……如果输了的话?”

“不不不,没这么简单。”Grandmaster摇了摇手指,嘴巴还没合上,忽然袒露着他那油光锃亮的小麦色胸膛转向Loki,像是一时想起了什么颇为恼人的事,“宝贝,劳驾你跟你的这位小伙伴解释下我们脱衣服的规则,我突然想起今天还有一场什么会面,我得去准备准备……是什么会面来着,Topaz?”

“和山达尔的大使。”

“噢,是的,山达尔的大使……会面是关于什么来着?”

“我不知道,那超出了我的职权范围。”

“喔,好吧……”男人张开双臂、抬高下巴,让Loki替他披上外衣,整理那繁复的领子和衣襟,“是我有点高估了你的工作主动性……”

“我只负责确保你在会面的过程中不遭到刺杀或暗害。”

男人不高兴地横她一眼,开口想要驳斥,嘴巴张了几秒,又什么都没说出。在一阵尴尬的死寂中,Loki僵硬地抿抿嘴,设法在男人眼前忍住了笑意,帮他把袖口折好,故意向Topaz投去责怪的一瞥,又转回眼来,凑到男人耳边:“他们是来同你讨论那两名退役将军的释放问题的——那两个山达尔人,上周比赛的亚军和季军,没印象了?”

“噢……”Grandmaster拖长嗓音点了点头,“我好像想起来了,那两个可怜的废物……谢谢你,宝贝,你总是在我最需要你的时候帮上忙。”

“我的荣幸。”

“答应我别跟你的小伙伴背着我做什么分级过高的事,听到了吗?”

Loki放在他衣襟上的手停了下来,“……什么?”

“没关系,你不是我的至爱中第一个与我的冠军赛选手暗中眉来眼去的孩子。可以理解!但是你要先克制一下,等我什么时候厌倦你了,你想怎么样都可以……”他暧昧地瞟了一眼Bucky,又转回视线,改换成颇为悲伤的语气,“但是目前还不允许,目前我太爱你了。如果你辜负了这份爱,我的心会碎成一万片,抛洒到萨卡的上空,每一片都随风飘散,最后被吸入无垠的外太——你说什么?”

他突然自己打断自己,换了一副语气转向Bucky,“你刚才念叨什么?”

“呃、我……”Bucky吓了一跳,他那只是自言自语,没想到居然被听见了,“没有,没什么。”

“我都听见了,什么‘碗’的?”

Bucky眼珠子一转,偷偷看向Loki的脸,Loki给了他一个眼神,如果没意会错的话,应该是让他老实回答。他瘪了瘪嘴,望回Grandmaster,“我听人说,萨卡上空盖着一个碗。”

“那是我们的护盾装置,怎么了?”

“既然有这个碗——”

“我说了那是护盾,不要给它瞎起名字!”

“……既然有这个护盾,”Bucky嘴上妥协,心里还是默默把词换成了“碗”,“那你的心就算变成碎片,飘到了上空,也飞不出去,只会被罩在里面。”

他说到一半的时候,Loki就想出言阻止,但被Grandmaster拦住了。他看不出Grandmaster是觉得他说得有道理,还是觉得他说得不好,这个男人貌似把喜怒哀乐都写在脸上,可有些瞬间,比如这一刻,谁都不知道他到底是被逗乐了,还是正在怒火中烧。

“所以,你是在怀疑我对Loki的爱意?”

Bucky一愣,他还真没往这方面想,“我是觉得你形容的那个情况行不……通。”

他看到Loki又急着想打断他,但还没插上话,他就已经说完了。Grandmaster眯起眼,对着他走近一步,“所以,你是在质疑我的修辞水准?”

Bucky好像能看出来一点迹象了,这个人是在不高兴。他刚要反驳,Loki硬插过来,把他往后一挤,两手往Grandmaster肩上一搭,脸上堆出甜甜的笑容:“看来不能指望一个凡人理解我们之间的……特殊纽带。”

“是啊……”年长男人的脸色变得好看了许多,语气也恢复成不久前的那股轻佻的热忱,“我总是对他们期望过高,这是我的错。”

“但我们不能因为凡人的愚钝与平庸而过于责怪自己,否则这会是一个无底深渊。”

“喔,你说得太对了,真的是这样。”

他伸手捧住Loki的脸庞,靠上去作势要亲,Bucky大惊失色地抬胳膊挡住眼睛,好在他没听到什么唇齿发出的恶心声响,似乎是个格外轻快的吻,等到他拿开胳膊,偷偷睁开一只眼睛,年长的男人已经走下床边的台阶,Loki两手交握地站在床边,目送他在女保镖的护送下踱向通往走廊的那扇门。

“对了亲爱的,”他转过头来,对着Loki伸出手比划,“我给你定制的那套新头盔已经出货了,应该今晚就能送到你的房间,还有新柜子,你要用它来摆放你的新头盔。”

Loki远远地点头致谢,但男人看起来还不满足,挤眉弄眼地向他传达某种Bucky参不透的讯号,不过Loki看懂了,这显然是他们二人间的某种暗号,他把掌心抬到面前,近乎优雅地吹了个飞吻,男人立刻抬起手装作接住,送到自己嘴边吃了下去,等到他和Topaz终于跨出门,消失在走廊的尽头,Bucky听到身边的人长长地出了口气,嗓音随即放松地沉了下来,“我差点以为他要把你扔到垃圾场喂虫子。”

“为什么?”他吃惊极了,眉头皱作一团,“我什么都没……是因为我看到你们……了吗?”

“你看到我们什么了?”Loki转身正对着他,双臂交叠着抱到胸前,“我说了我们在下棋!”

“那为什么你以为他要拿我喂虫子?”

“因为在萨卡,没有哪个头脑清醒的生物敢去找他挑错,那些头脑不够清醒的都会变成虫食,或者稍微好点儿,变成一滩黏糊糊的融化物!”

Bucky不知道变成黏糊糊的融化物哪里比变成虫食好了。那个给他设计彩虹胳膊的男人是不是真的这么可怕,他还不确定,但他的魔术师朋友看起来是真的心有余悸,由此他想到了一个问题,“如果他这么危险,你更不要当他的王后!我已经有了逃走的办法了,我——”

“王后?”Loki的表情就好像他也打算把Bucky扔到垃圾场喂虫去了,“谁告诉你我要当他的……王后?”

“Korg告诉我的。”

“谁又是Korg?”

“我们在训练场认识的。我帮他摆脱了一个欺负他的家伙,他请我喝了酒。”

“哈,所以你已经交上新朋友了?”他的声音前一刻还暗藏担忧,这一秒突然变得尖刻,“看来缺了半边臂膀并没有减损你建立友谊的能力嘛。”

Bucky怔怔地张开嘴巴,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反击的话。他不明白魔术师为什么要这么说,这么说让他莫名觉得有点难受。

“你们还聊了什么,除了编排我与Grandmaster的谣言之外?”

“你都跟那个人亲嘴了。”

“你怎么知道我们是在亲嘴?”Loki一把抓住他的右胳膊,拉扯着硬贴到他脸上,“你不是把眼睛挡住了吗,你凭什么说我们亲嘴了?”

“你们没亲嘴?”

“我亲了一下他的脸而已,脸,不是嘴!”Loki使劲扔开他的胳膊,胳膊重重落回去,在他的裤腿上发出啪的一声,“要不是你稀里糊涂地非要挑他的错,把他惹恼了,我才不用贴上去转移他的注意力!”

他望着Loki卷曲的发梢,它们之前还好好地堆在Loki的肩上,现在变得毛毛燥燥,晃得乱了形状。他握起手指,在裤子上挠了几下,边挠边思考要不要道歉,他想他应该要道歉——说起来,Loki为什么护着他?他记得Loki说过,对,什么要保住他的小命,什么卖人情的……

“所以你们到底还聊了什么?”Loki笑地咄咄逼人,一副居高临下的轻蔑神色,“他有没有教你在斗兽场里如何不至于被揍得太惨?或者怎么尽量保持肢体健全地活下来?”

他扭开头,忽然又不想道歉了,不仅不想道歉,他还要告诉他他的新朋友有多棒,他们在一起有多开心,他被新朋友邀请加入一个帮助大家逃离萨卡的起义,而他只能陪那个脑筋不正常的老男人下脱衣棋:“不仅有Korg,还有、还有Miek,他们是起义的第一和第二指挥官,他们让我当第三指挥官,还有那个酒鬼,她和他们也是好朋友,我们一起讨论了怎么在那个沙拉碗上敲洞,怎么能逃出去,我就算一直缺着半边胳膊,也不要那个人做的胳膊,让他自己留着吧,我就要离开这儿了!”

他喊完最后一句,就风驰电掣地转身往门口走,因为走得太心急、太用力,上身险些又失去平衡,跨出那扇门前他就放慢了脚步,但身后并没有传来任何动静,他只能接着往外走,接着放慢脚步,等到已经快要靠近那两个紫皮肤的守卫了,屋子里仍然没有传出喊声、骂声或者脚步声,他泄气地停下,扭头望了一眼,他望见那个形单影只的轮廓,因为距离太远而变得很窄很小,他想起他自称是国王,可是真的会有这么孤零零的、一个陪在身边的人也没有的国王吗?

“咕噜咕噜?”拿长矛的守卫又开始用他听不懂的语言讲话,“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你们也觉得我应该回去?”

“咕噜。”拿大戈的守卫也开了口,“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可是他好像不想我回去。”也不知道他哪来的自信,就这么认定两名守卫真的加入了他的话题,“我刚才不应该那么吼他。”

“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你们确定他想让我回去?”

“咕噜咕噜。”

“好吧。”他握了握拳头,“如果他要把我赶出来,我就说是你们让我回去的。”

他迈开步子,重新朝那扇门走去。他故意贴着一边墙走,不想让屋子里的人透过半敞的门缝望见他,他倾着上身往门里瞅,看到那个人好像坐回到了床上,他加快脚步,站到了门后面,他觉得里面的人应该听到他的脚步了,只是在无视他而已,他走进去,走到床边的台阶上,Loki侧坐在棋盘旁,手里捏着几颗被冻住了的棋子,他猜测这又是某种高超的魔术,关于冰冻的魔术,他不喜欢冰冻,而且他隐隐觉得,魔术师自己也不喜欢。

“你不是知道怎么逃出去了吗?”Loki把手里的棋子一个个摆回棋盘,但棋子底座都被凹凸不平的冰棱覆盖,没办法再立起来,“怎么,这么快就失败了?”

“我暂时还离开不了。那个办法很复杂,需要计划和合作。”

棋子东倒西歪地散在棋盘上,他收回手,没有看Bucky,“那你还等什么?快去找你的小伙伴们‘计划’和‘合作’吧,别再来打扰我。”

“你不是也想逃走吗?”

“跟你有什么关系?”

他终于忍不住抬起头,眼神虽然比棋子上的小冰棱还冷,眼珠里却倒映着屋子角落的摇曳烛火。Bucky蹲下来,伸手去摸一颗没被冻住的棋子,指尖还没碰到,发蓝的白色冰霜嗦的一下凭空出现,把它严严实实地裹住,他好奇地捏起来它,拿到眼前观察。

“你的魔术是自学的吗?”

“我母亲教我的。”

Bucky有点吃惊,“我从来没见过女魔术师。”

“你没见过的多了,地球人。”Loki拧起眉毛,“另外,那叫‘法师’,或者‘巫师’,不叫什么‘魔术师’。”

“她现在在哪,在那个阿斯嘉德?我听Korg说,阿斯嘉德好像有麻烦了。”

Loki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我想,也许你应该加入我们,我们一起逃走。”Bucky把冻住的棋子拿在手里揉搓,那层冰结得不厚,很快就开始化了,“Korg回瑞亚,我回地球,你回阿斯嘉德,Miek回……Korg没告诉我Miek的老家在哪,只说他是萨兰卡族……卡萨兰?萨卡兰——”

“她不在了。”

“什么?”

Bucky没听清,现在他手心里沾满了水,Loki挺起背,嗓音冷冰冰的,眼眶里泛起一圈细红,把烛火的光都包住了。

“她不在了,她死了。”

Loki从床边站起来,走到屋子的一角,吹灭香薰蜡烛,拉开了厚重的窗帘。落地窗的玻璃足有四米多高,让里面的人将这座垃圾场上建起来的城市尽收眼底,他看向图腾柱,又朝远处眺望,虽然空气中弥漫着尘土色,但萨卡的天依然可以说是蓝的,如果没有那层隐形的护盾,或许还可以更蓝,但是这里没有水——小池塘、溪流或者长河,全都没有,更没有湖泊,没有从几百米的高处倾泻而下的瀑布,没有海,母亲是葬在海上的,他后来问过Thor, 他问Thor那天的海是否很冷,这问题很愚蠢,海当然是冷的,但Thor没有笑他,也没有随口打发,Thor说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天的海很平静。

“你说的那个逃走的办法,”他扭过头,但没有抬起脸看Bucky的眼睛,“什么‘在那个碗上敲个洞’的……是指在护盾上打开一个缺口?”

“是的。”

Bucky点点头,他选择在这个时候朝窗边走过来,而不是刚才那个大多数人会觉得需要说些什么、做些什么,以表自己的关心在意,而实际上对方可能并不需要的时候,Loki转过来面向他,表情不太信服,“你确定这不是在异想天开?那个护盾非常难攻破,我听说曾经有——”

窗外忽然响起一声沉闷的轰鸣,像是从极远的地方传过来的。若是在冲击爆发的现场,这声响一定比他们听到的要震上百倍,但穿过落地窗传进两个人耳朵里时,已经衰减得近乎失真,Loki只是停下话头转脸去看,而Bucky相当警觉地一步上前,站到了他前面,窗外的天空并没有显现出任何异常,连云彩都没有改变几秒钟之前的形状,他往远处望,再远处,再远些,Loki顺着他的视线一起看过去,什么都没有看到。

“可能只是哪个拾荒者的船又出故障了,能源箱爆炸了或者什么。”他收回目光,“以前也出现过,没什么,不必紧张。”

“听起来不像是爆炸,像是激光炮……”Bucky坚持望着外面,还在用视线搜索远处的天际线,“离这里很远很远,可能在碗的外……”

他说到半截也突然顿住了,这次不是因为被窗外的声音打断,而是被他肚子里发出的动静。他低头看了一眼,像是在确认是不是他自己的肚子,刚才他在说话,所以听不太清楚,现在一停下来,咕咕作响的声音瞬间变得格外清晰,他抬起头,似乎想要装作什么都没听到,Loki在一边瞅着他,很体贴地忍住了笑,“你上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

这个Bucky可得好好算一算,“现在是哪一年几月几号?”

“按照萨卡历?Grandmaster元七六四年核月,十六号或者十七号吧,我也记不——”

Bucky一头雾水地插嘴道,“不按照萨卡历呢?”

“按照阿斯嘉德历的话,应该是……噢,好吧,说了你也算不出。你想吃什么?这里反正是没吃的。这样,你跟我来。”

他跟上Loki,快步走出这间天花板极高的安静屋子。刚一出门,他就发现那两个紫皮肤的“咕噜”人守卫不见了,从走廊这头到走廊那头,连个影子都没有,这让他觉得有些蹊跷,出于某种深入骨髓的警惕性和戒备心,他多跨了半步,保证自己领先Loki一米距离,虽然Loki是个魔术……是个巫师,并且力气极大,但从先前的短暂交手判断,他并不具备高度的作战意识,一旦出现任何意外情况,Bucky希望自己是那个首先顶住威胁或压力的人。不过这似乎给了Loki错误的印象,让他以为Bucky是饿坏了——虽然Bucky也确实是饿坏了——他自己是个食欲寡淡的人,并且从没挨过饿,所以体会不到任何与食物相关的渴求心情,他仅视食物为供养身体的燃料,或附带娱乐属性的消遣,伪装成奥丁的那段日子里他被侍女喂了很多的葡萄,他其实并不特别喜欢葡萄,但也不讨厌葡萄,他想起自己住处的会客厅里还摆着一大盆大概已经熟过了头的萨卡当地水果,里面有串疙疙瘩瘩的黑色莓子他从没见过,如果Thor也在这里,他一定会让Thor先替他尝尝有没有毒,不过现在没有Thor,只有这个比Thor还要好欺负的地球人……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他突然想起来,“你叫什么?”

“我叫James,但是我的朋友叫我Bucky。”

“Bucky?”他觉得有点好笑,“我还是叫你James吧,至少这个我还听说过。”

Bucky点点头,他好像对别人怎么称呼自己没有任何偏好,Loki生出一种奇怪的直觉,觉得他看起来自己对这些名字都不算非常熟悉。

“142号说你是个逃犯。你犯了什么罪?”

他看着路往前走,没有立刻回答。他没有逃避,他是准备回答的,但还没开口,又被缺乏耐心的Loki用第二个问题盖在了脸上,“她说美国队长也想要抓你,是我知道的那个美国队长吗,地球上是不是只有那一个美国队长,那个金头发的,去哪都背着张圆盾,穿着马戏团的演出服还正气凛然的,特别招人烦,甩还甩不开,让人想把他提起来钉墙上,再也不让他下来?”

从Bucky的表情来判断,对于这个问题他起初是有确定答案的,但后来Loki每补充一句描述,他就被动摇一点,每补充一句,他就被动摇一点,到最后他似乎已经陷入了彻底的迷茫,完全拿不定主意了,他又低下头仔细想了想,犹豫而苦恼地问:“你说的马戏团的演出服……是什么服?”

“就是那种玩杂耍的人才穿的演出服啊。”Loki不知道还能怎么形容,“天蓝色和红色,特别紧身,连着一个头套,头套上抠了两个洞,把眼睛露出来。”

这个虽然和Bucky的记忆有一定的出入,但基本上还是可以算吻合的。他不知道Steve是不是在找他,他甚至不清楚Steve最近在哪,是不是在进行什么任务,虽然不太可能,但他还是希望自己的离奇消失——或者说离奇被绑架——不会给Steve还有T'Challa带来困扰和麻烦,他希望他们千万不要浪费时间到处找他,如果没发现他不见了就更好了,等到他成功逃离这里,回到地球上,回到瓦坎达,他就找个什么大柜子重新钻进去,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小心点,前面是台阶。”Loki一把拦住他差点要踏空的步子,“你在神游什么?”

他这才反应过来,敷衍地摇了摇头。这条下行的阶梯他记得之前走过,但不同之处在于,这里的守卫也都不见了,这一路上他们几乎都没看到几个守卫,真是不对劲,“那些看守的人,他们都去哪里了?”

“我也正觉得奇怪呢,人都不知道跑哪去了。”Loki的视线越过阶梯扶手,直接落到了建筑的最下面,“也许是山达尔大使的会面安排有变,临时需要加强安保措施。”

如果他和Bucky有远视的超能力,就会知道这和山达尔大使没半点关系,事实上,可怜的山达尔大使此时已经在萨卡的中央会客厅里吃光了第六盒供客人自取的小曲奇(按照Grandmaster近来突发奇想的健身及饮食计划,所有享乐食物都被换成了无糖无油无麸质的版本,口味大不如前),而城内的大量守卫被统一集中到了第九防空区,补充作为空军的后备力量,对随时可能爆发的紧急入侵做好了进行抵御战的准备。Grandmaster坐在磁悬浮指挥台上,从Topaz手里接过军事望远镜贴到眼上,指挥台上方是一把印满了深海动植物图案的硕大遮阳伞,刚才他吩咐Topaz派人把这伞收起来,但这伞当初是按照他的要求直接焊在指挥台的座椅后梁上的,没法收起来,所以他要是想不被挡住望远镜的视线,就不得不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探出上半身——他探出上半身,望向不久前突然遭到不明激光炮冲击的那一片护盾区域,空军总司令站在他的指挥台下方,举着个扩音器对他请求命令:“Grandmaster,该不明目标已经停止了对护盾的炮击,但仍然悬浮在护盾上空,请问我们是否采取行动,主动回击?”

“嗯……”他拿开望远镜,咬着下唇犹豫不决,“就只扫描到这一个目标?没有协同力量,没有正在靠近或者埋伏在更远处的大军?”

“回答Grandmaster,都没有!只有这一个目标!”

“嗯嗯嗯,这就很可疑了……这种激光炮的威力并不大,对于我们的护盾来说根本构不成威胁,如果真的只有这点能耐,干嘛要来硬闯,这不是送死吗?一定没有这么简单,司令,我们要谨慎对待,不可以掉以轻心,这背后很可能有进一步的阴谋……”

“回答Grandmaster,是的!Grandmaster的看法一点没错!”

如果他和这位空军司令也有远视的超能力,就会知道根本没什么阴谋,没什么能让他们掉以轻心、谨慎对待的,那是一架再普通不过的小型运输舰,不久前发射出的几门激光炮就是它所有的火力,驾驶舱里只有两个人,准确点说,是一个人类和一个神,人类在主驾驶座上,神在副驾驶座上,眼前的全视窗外是无边无尽的白色虚空,如果他俩也有远视的超能力,就会知道这白色的虚空是护盾的外向伪装,只要他们能设法穿过去,就能成功到达此行的目的地了。

“一定是那个穿斗篷的男人把我们传错地方了。”副驾驶座上的金发男人拽开安全带站起来,一肘搭到驾驶座的靠背上方,“我就知道地球上不会有可靠的法师,超远距迁移不是随便一个——”

“Thor,我想我们不如先去阿斯加德。”

“什么?你不去找你的那位朋友了?”

“我当然会去找,但那可能需要花上更长时间。”主驾驶座上的金发男人一筹莫展地望着窗外,“阿斯加德现在的形势更紧迫,你的大姐——”

他感觉到自己的座椅靠背被恨恨地擂了一拳,“捏碎了我的锤子,那个疯女人——”

“而且Loki也不见了,你不能一个人单枪匹马地回去,你需要队友——”

“我当时应该拉住他才对!这样就能一起掉回中庭,然后一起——”

“听着,Thor,就这么定了,我们不要再耽误时间。”主驾驶座上的人抬起头来,“你知道从这里前往阿斯加德的最快航线吗?我们去阿斯加德,帮忙把你和你大姐的问题速战速决,然后你陪我——”

话音未落,全视窗前的那片白色虚空中央忽然打开了一个小口。他们齐齐往前探过身子,眼看着那个开口越开越大,Thor的笑容也同步在他的脸上绽开,“或许那个穿斗蓬的男人没有找错……”

Steve切换回手动驾驶,控制舰船往前移动,靠近那个不断扩大的开口。他们现在看出来了,那片白色是覆盖在城市上空的某种不明物质,而下面就是肉眼几乎可见的建筑群了,根据T'Challa搜集到的信息,私自闯入瓦坎达境内并掠走Bucky的人来自一个叫做萨卡的星球城市,它最显眼的特征是一根硕大的图腾柱,只要你靠近了这地方,就不可能错过它,因为它太大、太高、造型太怪异了,Steve伸手指向那根柱子,“Thor,我们找对地方了,看那根——”

“下面那些是什么东西?”Thor眯起眼睛,“那群密密麻麻的,那是什么?”

Steve也眯起了眼睛,“那是……”

那是正等着他们的五万空军士兵,以及他们目前还看不见的其他一些人,包括那些守卫,那名司令,Topaz带领的保镖队和大遮阳伞下的萨卡的主人,他手里的望远镜已经换成了高空全息扩音系统的收音话筒,刚刚调试好声音,他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刚一开口,他那充满磁性的友好嗓音就从四面八方包围了运输舰:“你好,不请自来的小不点!在我要求你们内部的人员挨个表明身份前,请先容许我用我们萨卡人工智能待客员的文案结尾作为开场白,毕竟这份文案是我亲自写的,虽然每一句我都很喜欢,但这句我最喜欢——


欢迎来到萨卡!”



————————————————————————


注:上一更结尾有个小bug,就是loki在见到bucky时说出了他的名字,但那时他其实还不知道bucky叫什么,所以已经把那句话做了修改,将“Bucky?”改成了“是你?”。以后也欢迎大家帮忙捉虫; )


  342 14
评论(14)
热度(342)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