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Bucky&Loki】斗兽场是一天建成的 (5)(冬霜无差粮食向)

简介:142号的目标猎物本是瓦坎达的新国王,谁知国王没抓成,只勉强抢走了个看起来很神秘的长盒子。为了讨新欢开心,萨卡的大买主欣然将长盒子里开出的这个缺了半边胳膊的地球人留下了——没准他真的身怀绝技,会在斗兽场大放异彩呢?

前文:(1) (2) (3) (4)

——————————————————————

Steve恢复意识时的第一感觉是,有什么黏糊糊的东西。麻醉剂的效果还未完全褪去,但大脑知觉和关节肌肉之间的同步工作正在飞快修复,他使出全力挣扎了一会儿,终于设法动了动手指,现在那种感觉更明显了,那个什么黏糊糊的东西就贴他在右边,不仅黏,还潮乎乎的,他费力地睁开眼往右边瞄,花了三五秒处理这副古怪的图像——

“什么……”

他吓得出了声,但嗓子没能完全使上劲,所以音量不大,几乎只有他和他眼前的这个生物能听见,他蹬着腿想要远离,结果只把后脑勺往背后的石墙上一撞,本来就才刚醒,脑子还不利索,现在又来这么一下,眼前的景象立刻又变得更模糊了。也许这只是个梦?他应该在哪里来着,他之前在做什么……他和Thor在一起,对,他们在驾驶舱里,他们找到萨卡了,他们进到了萨卡的大气层里——

“你没事吧?”

“呃啊!”他再次被结实地吓了一跳,后脑勺与背后的石墙之间进行了第二次亲密接触,那堆黏糊糊的东西竟然开口说话了,他奋力地往另一边挪,想要拉开距离,“什么……你……我在哪……”

“如果你没什么大碍,能不能老实点,别又动弹又出声的?”他听到那个生物继续说,“我这正试着打个盹呢,你知道自从被扔进这个鬼地方以后,我都失眠多久了吗?”

Steve抬起手揉了揉后脑勺,使劲把眼睛睁大,短暂适应了光线后,终于看清楚自己面前的这个生物是什么样子,它像是一只大乌贼,皮肤通体长满了色素小囊,头上有对凸出的大眼珠,下方盘踞了七八条又粗又肥的短触手,外加两条细多了的长触手,彼此滑溜溜地交缠在一起,看得Steve有点头皮发麻。他觉得自己应该不是在做梦,抬起头望向四周,“这是什么地方,什么——”

“这是地牢。”

“地牢?”他迷茫地皱起眉头,两边胳膊肘努力撑着墙角,试图让自己坐直,“什么地牢……我怎么……”

一道影子从他身前慢吞吞地经过,他扭过头,看到一个身形矮小而敦实的红皮肤的外星人。Steve不知道他具体是什么,只确定他绝对不是地球人,这里是萨卡,萨卡在外太空,他还是第一次离开地球来到外太空,他虽然既不恐高,对“地球之外存在其它智慧文明”这件事实也接受良好,但这趟宇宙初体验到目前为止可以说是一团糟,他一咬牙坐直起来,后背颤颤巍巍地抵住墙。

“觉得晕吧?”大乌贼的眼珠转过来,在他身上打量,“晕是正常的,这里的麻醉剂可不是闹着玩,我当初睡了五天五夜才醒,你已经很不错了。”

“这是在什么地方?”

“地牢啊,我刚告诉你。”

“我知道,我是说……”Steve抬起手掌,在脸上使劲揉了一把,“这地牢还是在萨卡的某处,这是萨卡的地牢,对吗?”

“噢,没错。”

他点点头,无意间瞥了一眼自己左侧,一条健壮的胳膊软绵绵地贴在他腿边,胳膊的主人和几分钟前的他一样,背靠墙斜躺着,胸口规律地一起一伏,看上去睡得很香——

“Thor!”他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有个同伴似的,喜形于色地伸手去推,“Thor, 醒醒!Thor……”

Thor的脑袋依旧耷拉着,眼睛被乱糟糟的金色长发挡住,Steve不确定他是麻醉剂的劲儿没过,还是睡得太熟了,他打着小呼噜,额前的一小撮发梢被鼻息吹得轻轻颤动,Steve无奈地望着他,不甘心地又使劲推了一把,“Thor!Thor!”

依然毫无反应。他灰心丧气地撇回脸来,搔了搔自己的金脑袋,他的盾也不见了,四处都没有,他试着扶住墙站起来,但两腿还不完全听使唤,旁边的天神突然嘟囔了一句什么,迷迷糊糊的,他转头看过去,试探性地冲那位天神的牛仔裤裤腿上蹬了一脚,对方翻了个身,意识不清地伸手抓住他的左胳膊,看样子是想捞过去当枕头,他抽回胳膊,凑过去对准那只朝上的耳朵:“醒一醒,Thor!”

Thor的小呼噜停止了,呼吸的节律也沉了下去,看样子似乎正在醒来的边缘,Steve趁热打铁,在他的脸上轻拍:“Thor,快醒醒,我们被抓进地牢了……”

“停下……”Thor口齿不清地瞎嘟囔,“停下,还给我……我的锤子……”

“你的锤子已经没了!”Steve又气又笑,“我的盾也不知道去哪了,一定是被那些人收走——”

“Loki!Loki……”

Thor忽然伸出一只手,差点就要扇到Steve的脸上,幸好Steve躲得快,免于被这位迟迟清醒不过来的雷霆之神掴个大嘴巴的惨剧,而Thor这还没完,继续支愣着手嘟囔:“Loki……我的锤子……阿斯嘉德……”

Steve叹了口气,无可奈何地转过头,看向右边的乌贼朋友,递过去一个求助的眼神,“这是我的朋友,他和我一起——”

“我知道,我知道,你们是一起的。你们真的往沙拉碗上开炮了?哈哈哈,你们疯了还是怎么?”

“‘沙拉碗’?”

“就是那层护盾。你俩被扔进来时,我在门口都听见了,他们说你俩——”

“所以这里有门?”Steve立刻伸长了脖子,重新四处眺望,但除了和他们一样靠坐在周围的、外形特征五花八门的囚犯外,他没看到任何进口或出口的痕迹,“门在什么位置,你能指给我看吗?”

“可能是那里吧。不,也可能是那里……噢噢,应该是那儿!或许是那儿?”

短短一句话的时间,乌贼朋友就用多条触手先后指出了四五个不同的方位,Steve默默地叹了第二口气,忍住失望的神情:“有什么办法能和地牢之外取得联系,或者呼叫狱卒?”

大乌贼噗哧一笑,从不知道是鼻孔还是什么孔的小洞里漏出了少许黑色的墨汁,“你可以试着大叫?我没试过,因为我天生只有这么大的音量,或者你可以等他们送食物的时候过去搭个讪,只是要小心别被——”

“Loki!”

Steve身侧的男人忽然大吼着坐了起来,喘着粗气左右张望,睡眼朦胧地看到了面前的同伴,嗓音满载困意:“Steve……?”

Steve伸手搭住他的肩膀,给了个“你总算醒了”的眼神。他的视线越过Steve,落到了后面大乌贼的身上,他先望了望大乌贼的头部,又向下望了望那团交缠在一起的触手,脸上还没来得及显露任何神情,大乌贼立刻尖着嗓子指控道:“啊哈,又一个‘头足生物歧视分子’!”

“……?”Steve摸不着头脑地转过脸,“什么‘分子’?”

“我真傻,我还曾经替你们这帮‘两腿怪’在我的同族面前说好话……”大乌贼满怀嫌恶地往后面挪了挪,在它原来盘踞的位置留下了一滩闪闪发光的不明黏液,“都怪那时我太年轻……太、太天真!没经历过宇宙险恶……”

“那是谁?”Thor一边压低嗓音,一边轻拍Steve的肩膀,冲着大乌贼比出拇指,“或者说那是什么?”

“听听,听听!哈,我真是好久没遇到过这么明目张胆的歧视了……”

Thor眉头一皱,不服气地鼓起了胸脯,“老兄,我都从来没见过你,不知道你是个什么,我怎么歧视你?”

“愚昧!”大乌贼伸出两条长触手,隔着Steve宽阔的肩背,在他身后那个金色毛发的两腿怪的胸口上一阵狂点,“愚昧!愚昧!愚昧而不自知!”

“你说谁愚昧?‘两腿怪’又是什么称呼?我告诉你,这是Steve Rogers,地球上最受景仰的英雄之一,人称‘美国队——”

“咳、咳……”Steve尴尬地清了清嗓子,“你可能不太清楚这一年地球上发生了什么,Thor,但现在——”

Thor不顾他的解释,转而就把自己也给拉出来,“而我,Thor Odinson,众神之父的儿子,阿斯嘉德的前任国王,雷霆之——”

“愚昧!低等!没触手的低能生物!”

“你才——”

“好了好了好了,停下!”Steve挡在他的天神朋友和乌贼朋友之间,或者可以说两位狱友之间,制止双方进一步发生肢体碰撞的可能性,“别吵了,听我说——”

“这里谁才是低能生物,大八袋鱼?”Thor硬是忍不住要多上一嘴,“你知不知道我们在阿斯嘉德的湖里——”

“我、不、是、八、袋、鱼!”大乌贼的头部瞬间膨胀成了原先的三倍大小,皮肤上的色素小囊齐齐变成了骇人的深红色,数十根触手抵着地面直立起来,把整个身子托上了两米多高,“我、是、神、圣、的、乌、贼、族!你怎么敢,怎么敢把我们和那低贱的、污秽的、给乌贼族刷吸盘都不配的劣等生物相提并——”

“喂,这么说有点过分了吧?”Steve一手抵住Thor还在试着往前挤的厚实胸口,一手挡住大乌贼企图穿过来缠死雷霆之神的触手,虽然体力尚且吃得消,但嗓音还是不免有点摇晃,“你指责我们歧视你,又这么贬低其它生物,你不觉得这有点虚伪吗?”

“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们,两腿怪?”

“‘两腿怪’,是吗?”Steve保持着他那极其别扭的姿势,对大乌贼怒目而视,“我相信这个词可不是什么平等友好的称呼吧?”

Thor立刻附和道:“如果我们是‘两腿怪’,你们又是什么,‘触手精’?”

“要是在我的故土上,你们仅仅是说出这个词,就会被处以墨刑!”

“什么是‘墨刑’?”

Thor默默地瞥了他一眼——Rogers的好奇心可真会挑时候——大乌贼的火气莫名消下去了一截,他的脑袋缩小回之前的两倍大小,“墨刑,顾名思义,就是把你放在充满墨汁的缸子腌制。不能是随便一种墨汁,必须是雌乌贼在暖流经过的季节……”

Thor从地上爬起来,在自己脏兮兮的牛仔裤裤腿上使劲拍了一拍。Steve沉浸在了那个八袋鱼歧视分子、灵长类生物歧视分子和天神歧视分子的关于怎么用墨汁进行谋杀的解说里,一时半会是顾不上正事了,他伸手摸了一下身后的墙壁,又抬起来试探性地触碰屋顶,这间地牢里的光线朦胧得近乎诡异,它模糊了墙面之间的接缝,令人觉得身处一片无尽延伸的空间里,光线的颜色始终处于某种暧昧的缓慢变化之中,时而令人晕眩不安,时而使人困倦放松,他抬头找了半天,都没找到光源的位置,这里没窗户、没门、没桌椅,他按捺不住胸中的暴躁,一拳擂在看不清边界的墙上,墙面岿然不动,连碰撞声几乎都没发出。

“放我们出去!”他猛踹一脚,接着快速补上两拳,空气中凭空闪起了亮蓝色的电火花,从他的小臂一路蹿出指间,“这是什么鬼地方!来人啊!放我和我的兄弟出去!”

除了不远处几名囚犯的瞪视之外,他没收到任何反应。怒火不断堆积,他闭上眼想要冷静,父亲沟壑满布的脸庞在脑海中浮现,转而变成缪尼尔锤碎裂的那一瞬间,海拉冷笑中的嘲讽之意还在耳边回荡,燃烧中的阿斯嘉德熔化了Loki年少时的剪影……

“Thor!”

他猛地回过头,看到一张关切的脸。

“你没事吧?”Steve伸手搭在他肩上,“别费力气了,Sepiidarita告诉我这地牢被施了某种障眼法,我们看到感觉到的围墙并不是真实的围墙——”

“谁是Sepiidarita?”

Steve回过头,冲着大乌贼挥了挥胳膊,两只手一起比划,“Thor,这是Sepiidarita;Sepiidarita,这是Thor。Thor刚才说他对不起,他不该对你用那种态度——”

“谁说对不起了?”Thor两眼一瞪,盯着眼前这个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和他有些相像的凡人,“我没说对不起!”

“Sepiidarita也说了他对不起,他不应该冲你瞎嚷——”

“他根本没说,对吧?”

Steve就这么放弃了努力,“对,他没说,但我不管,你们俩从现在开始就和好了。”

Thor远远地望了大乌贼一眼,发现大乌贼也在望着他。Steve揽着他走回去,在Sepiidarita身边重新坐下,Thor抱住膝盖,艰难地主动开口:“对不起,我刚才语气太冲了。”

出乎他意料地,大乌贼也低下了头,“是我有点太敏感了。唉,我想都是被这个地牢弄的,这里太闷得慌,我本来不是这么敏感的类型。所以,刚才Steve告诉我你们是来找人的?”

Thor和Steve一起点头,急切地往前蹭了两屁股,靠近他们新认识的乌贼狱友,“你来自哪里?你是为什么被抓来这的?你试过越狱吗?”

“我祖籍约顿海姆,后来因为那里的水域发生了变化,我太太爷爷那辈带着家族迁到了山达尔,结果当地海里的八袋族对我们赶尽杀绝,剩下一点没杀光的,便集中起来,扔到了这个巨大的垃圾场。”Sepiidarita用触手在自己的大眼珠上挠了几下,听起来不算特别悲伤,只有一丝疲惫和厌倦,“我曾经试着和一名石头人伙伴合作发动起义,但因为在起义口号上发生了意见分歧,所以闹掰了,我一气之下试着自己逃跑,没跑成,然后我就被丢进了这里,和他们一样……”

他伸长触手,指向角落里的其他囚犯,“你看我,看他们,是不是都特没精神?别急着做评判,新朋友,如果你们也在这地方呆上个三五个月,甚至三年五年,你们也会这么缺乏精气神的。”

“不,我们会逃出去的。”Steve十分坚决。

“我们可不会被困在这种破地方。”Thor恨恨地抬腿在地上跺了一脚。

“好吧,你们要怎么逃?这地方连条缝都没有,就连剑水蚤都钻不进——”

Sepiidarita说到半截,突然没声了。Steve疑惑地盯着他,Thor伸手在他的头部前方上下摇晃,他的头已经缩到了最小,触手也紧紧地缠了起来,斜前方的墙面中央忽然开始变亮,显示出一块矩形区域,Steve警觉地站起来,看到那块发亮矩形的中央逐渐显现出一个人形,准确地说是是一个人形的上半身,那像是一面屏幕,Steve看出来了,他又向前跨了两步,现在那个人形的影像更加清楚了——

“大家好,原谅我的擅自打扰!”温柔轻快的男声忽然从四面八方响起,和地牢里的光源一样,不知是从何处发出的,“我没什么要紧事,只是来看一眼我们今天刚刚加入的新朋友……啊,你们俩就在这儿呢,嗨!感觉怎么样?”

Thor一骨碌从地上爬起,几步便跨过Steve身边,冲到了墙壁的正前方,“我不管你是谁,快放我们出去!”

“嗬,这暴脾气我欣赏!可以说有点角斗士的气势,我想我可以考虑破格——”

“你是萨卡的政府人员吗?”Steve从语气到眼神里都充满了怀疑,“我们并非来者不善,只是想来寻找——”

“年轻人,年轻人,嘿!我打断一下,你再走近点儿。”

“什么?”Steve眯起眼睛,和回过头来的Thor交换了一个极其困惑的眼神,“你要我什么?”

“我要你走过来一点,甜心!让我离近了瞧瞧你!”

Steve听明白了,又好像没听明白。气氛变得有些诡异,有些暧昧,他望了望周围其他的囚犯,又望了望Thor和身后的Sepiidarita,转回脸过来的同时他开始往前走,走到距离屏幕上那个年长男人面前不过两米的位置,那个男人也往前靠近了些,屏幕上现在几乎只能看到他的脑袋了,“哇噢。哇噢!看看这张脸,这双眼睛,这两片嘴唇……我很兴奋,你让我非常兴奋,年轻人。好的,我想想到底应该怎么处理你们俩,别着急,给我点时间……嗯……就这样吧,就这么定了,Topaz,你派人去把那个暴脾气的小可爱送到训练场去,记得给他找个单独的房间,另外再吩咐人把这个美丽的甜心派送到我的休憩室,或者送到大殿后面的那个舞厅,我要和我的亲爱的一起同他互相认识认识……”

Steve的眉头越蹙越紧,等到男人使用了“美丽的甜心派”这个形容的时候,他的表情从困惑和不悦转变为费解与惊愕,他回头看Thor,Thor也正看着他,他们俩一起看回墙壁上的屏幕,那个男人的嘴巴还在一张一合,还在说些什么俩人听不明白的奇怪的话,等到男人终于说完,甚至抬起手对着所有囚犯挥手告别,墙面上发光的矩形区域忽然变暗,屏幕彻底消失,天花板上忽然打开了一个无形的口,两队荷枪实弹的重装人马接二连三地跳下来,足有四五十号人,一队冲向Thor,一队冲向Steve,不由分说地把他俩制服在地上,用某种类似捕兽网的东西把他俩结结实实地捆起来,拉到天花板上方,兵分两路,朝着相反的方向带走了。


后半段不知为何包含屏蔽词,请点此戳图阅读←






AO3同步


  382 28
评论(28)
热度(382)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