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Bucky&Loki】斗兽场是一天建成的 (6)(冬霜无差粮食向)

简介:142号的目标猎物本是瓦坎达的新国王,谁知国王没抓成,只勉强抢走了个看起来很神秘的长盒子。为了讨新欢开心,萨卡的大买主欣然将长盒子里开出的这个缺了半边胳膊的地球人留下了——没准他真的身怀绝技,会在斗兽场大放异彩呢?

前文:(1) (2) (3) (4) (5)

——————————————————————

Bucky提着他那造型奇特的水果篮,沿着长廊一路边吃边走。Loki先送他到了主塔的娱乐大厅,否则他的权限不足以自由通行,从大厅通往训练场就好走了,所有角斗士都被允许在这两处之间进出,他和Loki道了别,提着头盔走进长廊,碗里的水果已经快被吃掉一半,他低下头,放弃了再拿一串葡萄的想法,决定把剩下的带进训练场,拿给Miek和Korg一起吃。

走出长廊后,视野变得开阔,他朝着训练场的方向望,看到兵器架那儿里三层外三层地围满了选手。他好奇地走过去,止步于闹哄哄的人群外侧,里面几个身材壮硕的大家伙把兵器架彻底挡住了,即使踮起脚张望,依然什么都没能看到。

“嘿朋友!”

他转过身,迎面看到Korg拎着一捆印刷物向他走来,Korg那么高大,他必须得抬起头才能对上那张扁扁的、总是神情轻松的石头脸。

“这是什么?”石头人伸出石头手指,向他的右下方指了指,“不会是你选的武器吧?”

“不是,是Loki的头盔,他给我拿来装水果。这是什么?”

“是我们的传单!”Korg提起手里的那一大捆纸,“我决定把宣传手册改成传单了,你懂的,更容易发,而且成本低得多。”

Bucky点点头,觉得这是个好主意,“要我帮你拿一点吗?看起来很重。”

“不用,对我来说小意思。”

Bucky又点点头,看向自己提着的头盔上的玻璃碗,“你要来一个吗?这个黑色的莓子好吃。”

他把头盔提起来,让Korg挑选。Korg本来是想拿莓子的,但他的石头手指太粗,怎么捏都捏不到,最后他还是拿了一串大香蕉,皮也没剥,直接丢进嘴里了。

“我去找了Loki,让他加入我们的计划。他会想办法把我们两个搭成一组去比赛,我们努力拖时间,把碗上的缺口打开,让他先逃走。”

“为什么让他先逃走?噢,我知道了,他要回老家解决麻烦?原来传闻是真的……”

“嗯,是真的。他解决完麻烦以后,会再回来帮我们逃走的,他答应我了。”

“那太好了!或许我们应该邀请他来当起义的第四指挥官。”Korg又拿了一只蜜瓜,放在膝盖上用掌根劈开,一半分给Bucky,另一半丢进自己嘴里,“我们今晚就可以一起练习,斗兽场上的战斗没有它看起来那么简——等等,我的天,那是个什么玩意?”

Korg的视线越过人群的头顶,显然是直直落在了里面那个引起围观的东西上。他往前走了两步,盯着兵器架的方向张望,Bucky也跟过去,在他身边使劲踮脚,可他太矮了,就算踮起脚也只勉强顶到Korg的胸口,而Korg似乎彻底陷入了惊异与好奇之中,没注意到他的人类朋友已经开始在一旁蹦跳了,“那是什么,Korg?你看到了什么?”

“这也太奇怪了……”他自言自语地回应道,“这应该算不上兵器,我从来没见——”

“Korg!”Bucky不停地呼叫,边呼叫边卯足了劲往上跳,“我看不见,Korg,告诉我那是什么……”

“而且这个配色,虽然我个人很欣赏,但总感觉没有实用价值——”

“Korg!我也要看,帮帮我,Korg……”

“噢噢,不好意思朋友,我都把你忘了。来!”

Korg放下传单,转过身两手一捞,便把他的人类朋友拦腰托举起来,Bucky半点准备都没有,惊得“呃啊”一声,好在石头人的双臂相当有力,稳稳地托着他,半点打颤的意思都没有,他维持好上身的平衡,面前的视野一片开阔,那个引起围观的东西不仅十分显眼,还异常眼熟——

“虽然很多武器都采用的特殊的装饰元素,比如血纹啦,以太图案啦,骷髅头啦……但是说真的,彩虹还算不上什么有威慑力的设计吧?”Korg一边高高地托着他,一边困惑地念叨,“而且就算非要用彩虹作为设计概念,为什么是一根胳膊,而不是,比如说电锯枪?榴弹发射器?鼓槌?一根胳膊能打出什么名堂来……等等,一根胳膊,我好像能看出点什么联系,等等等等等等……”

Bucky只觉得腰间骤然一松,额前两旁的头发齐齐往上一扬,嘴巴还没来得及做出“不”的口型,接着便咣当一下摔在了地上。大惊失色的Korg本想伸手去接他,但没接住,他眼冒金星地被强拉起来,听到他的石头人朋友一个劲儿道歉:“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我一吃惊就容易手软,都怪我!你没事吧,Bucky?你摔坏哪里了吗,你的右胳膊还好吗?”

“我没事,我没事,”他弯腰揉了揉膝盖,“谢谢你把我举高,Korg,我没事……”

“所以,所以那个彩虹胳膊,我觉得,我觉得那是——”

他点点头,“是的,那个彩虹胳膊大概是我的。”

“我的天!”Korg惊叹地咳咳咳笑了起来,“是你的,是你的彩虹胳膊……太酷了吧!”

“你刚才还说它打不出什么名堂……”

“但这不妨碍它很酷!”

Bucky抬起手挠了挠耳朵,他显得迟疑而苦恼,之前在Grandmaster的军械研究室里看到的演示仍然历历在目,对手是Korg还好,如果换一个,换成不把他当朋友的人,他要怎么用小马投影、有节奏感的舞曲以及长长的彩虹来打赢比赛呢?前方围观的人群往后退了一圈,看样子像是有官员过来了,Korg趁机拉着他往里面挤,站到了最前面。

“让让,都让让,把位置给我空出来——”这个女官员长得和那女保镖Topaz很像,八成是孪生姐妹,只不过穿得更职场,“好了,你们都看到了,我们伟大的Grandmaster又派人为大家送来了几件好东西。按照惯例,兵器架上的装备是对所有角斗士们开放的,但今天送来的其中一件,Grandmaster特别要求指定给某位选手,所以,我现在就来宣布这位选手对它的专有使用权。”

Korg兴奋地低下头看他,低调地比了个竖起大拇指的手势,虽然他心中忧虑比兴奋更多,但看到石头人朋友如此期待,他还是勉强露出了一个心虚的微笑。女官员拿出一张薄薄的像是平板电脑的东西,指头在上面划来划去,划了老半天还没划到她要找的文件或者数据,热切围观的大家开始有点不耐烦了,Korg更是忍不住插话道:“嘿,女士,我知道这是你的工作流程,但我们应该都知道那根酷炫的胳膊应该给谁用吧?”

“谁说的,怎么就‘都’知道了?”

“你看,那是根胳膊,一根仿人体肌肉结构的左胳膊,对吧?”Korg一手指向她背后的兵器架,一手放到了Bucky的肩膀上,“而我的这位人类伙伴,刚好缺了他的左半边胳膊。这个,以及那个,嗯嗯嗯……难道是巧合?”

“他缺了一根胳膊,所以呢,这根新胳膊难道就一定是他的?”

“@(?/%$#*=!”虫虫Miek不知从哪冒了出来,站在Bucky的另一边,叽里呱啦地对着女官员发出意味不明的音节:“%-#\|{*@&!”

“他在说什么?”女官员表情不悦。

“可能是虫语吧,我也听不——”

“哈!我找到了。”她郑重其事地把平板电脑举高到眼前,眯起眼去看那上面显示的关于新武器的归属人描述,“武器名:彩虹左臂;参赛次数:零;是否公用:否;归属选手:‘那个缺了左半边胳膊的地球人’……什么?”

“我没跟他说过我的名字。”Bucky忍不住插嘴,“我是说,我没跟Grandmaster说过我叫什么,所以他不知道我的名字。”

“那么……除了这边这个,还有任何缺了左半边胳膊的地球人吗,有吗?”

“别说缺了半边胳膊了,这里所有地球人加起来也只有他一个。”

“还有吗?”女官员装作没听见Korg,张望着大喊起来,“还有地球人吗?”

围观者左右张望,像是真的在找有没有别的地球来客似的。

“真的没有?一个都——喂!”

Miek蹿上前去,像是打算强抢,女官员想要阻止,但他已经举起刀片手抬走了彩虹胳膊,蹿回到Bucky和Korg身边,Bucky费劲地接过胳膊,夹在咯吱窝下面,他低头对Miek道谢,Miek拍了拍刀片手,又对着女官员比划了一个貌似凶狠的招式,Korg挡下他的招式,对女官员说:“这在虫族的文化里表示,呃,表示一种尊敬!那么,既然我的朋友已经拿到了属于他的武器,我想我们就可以……”

他一手提起传单,一手揽过Bucky和Miek准备开溜,刚迈出半步,背后忽然又传来女官员的声音:“等等!你手里拎着的那是什么?”

“我?”Bucky脖子一缩,“这是我的朋友给我的水果。”

“那是Grandmaster赠予他的贵客的收藏品,怎么被你偷来了?”

“我没有偷,这是他拿来给我用的,我们是朋友,所以他拿它给我装水果。”

女官员哼了一声,又把目光扭向石头人,“你呢,你手里提的那是什么?”

“呃……”

这下麻烦了,宣扬起义的传单可比擅取萨卡贵客的收藏品要严重一百倍,Korg呃了半天都没呃出个名堂,向来灵光的石头脑袋突然卡壳了,Miek的刀片手抬起来又放下去,放下去又抬起来,像是在挣扎要不要把她的脑袋给削下来了事,而Bucky挎着他的新胳膊,手里还提着最后几个水果,他眼珠子一转,挺着胸脯跨到朋友身前:“这是我让Korg帮我印的。”

“印的什么?”

“传、传单。”

“哈,传单!”女官员立刻两眼放光,仿佛已经想好了自己要用哪种枷锁把这三个不顺眼的家伙押进地牢,“宣传什么的?”

“宣传……”Bucky艰难地咽了一口唾沫,“宣传,宣传……”

“角斗士之间的秘密集会?”

“不是——”

“毁坏萨卡图腾的计划?”

“不是——”

“亵渎Grandmaster的言论?企图诋毁他的伟大神格?还是妄议他的至高容颜?”

“不是不是不是,我们没有说他坏话——”

“那到底是什么!”

“是……是寻人启事!”Bucky脱口而出,“是寻人启事,我、我在找人,对,寻人启事……”

虽然说是这么说出来了,但表情却有些跟不上趟儿,他不擅长睁眼说瞎话,只能编到哪儿是哪儿,“萨卡太大了,人太多了,我、我找不到,所以我想了这个办法,把寻人启事印成传单——”

“寻什么人?”

“我、我、我的朋友。”

“你的朋友叫什么名字?他也是角斗士?”

“他……他叫James Buchanan Barnes,他不是角斗士……”

“那他到底是什么人?”女官员困惑地端起胳膊,转身瞧了瞧身后那几个留下看热闹的围观者,“你们认识他说的这个名字吗?”

大家都摇了摇头,就连Miek都摸不着头脑地抬脸看了Korg一眼,Bucky两眼睁得圆圆的,极力坚持着不露馅,“他、他、他是不小心掉到这里的,他也是地球人。”

“‘掉’到这里的?”

“是的,他掉下来了……他……”

就在Bucky被逼到就要编不下去了的悬崖边上时,后方忽然远远传来一阵争执,把女官员的注意力给吸引了过去。他转过身,望见几名全副武装的高大守卫正拖着一个什么人,那个人又是踢又是拽,又是咆哮又是低吼,他看起来相当强壮,但似乎被安上了某种束缚装置,每当他就快要挣脱开来时,就会像是被电击了一般地猛烈痉挛、两腿打颤。女官员朝那边走过去,Korg趁机一手揽过他和Miek,踩着小碎步迅速往休息区的方向走,Bucky一边被揽着往前,一边忍不住回头,那个人的咆哮声听起来有点惨烈,而且有股揪心的焦急,他回过头来问Korg:“那个人怎么了?”

“唔,大概是Grandmaster又从哪里绑了个不情愿的家伙来参加比赛吧。”Korg听起来早已见怪不怪,“第一天通常都是这样,等过几天搞清楚情况,也就好了。”

“他叫得好像很疼。”

“听起来像是最新一代的驯服芯片,据说强度提高了三——”

“什么是‘驯服芯片’?”

“喏,就是这个。”Korg脖子一歪,把那个不仔细看根本发现不了的小圆片指给他看,“每个角斗士都有,防止你不听话。你现在没装,等到时候上场前肯定还是会给你装的,免不了。”

“它会咬你?”

“咬?不不不,它不是小动物,不是活的,它会放电而已。”

“放电?”Bucky惊得几乎走不动道了,“我讨厌电,我不要被电……”

“我知道,我知道,谁不讨厌呢?这正是我们起义的理由之一,为了不再被电!”

Korg忽然热血沸腾地抬起胳膊,把那捆传单举得高高的,但这引来了走廊尽头两名守卫的目光,他只好又放下,低头凑到Miek和Bucky面前小声重复了一遍:“为了不再被电!”

“‘为了不再被电’?”Bucky也跟着他一起念叨起来,“‘为了不再被电’……”

“这还真的挺上口的,我觉得干脆就拿它当我们的起义口号。哎呀!早知道就不急着印出来了。”

Korg从传单里抽出一张来,懊恼地揉成一团,又舍不得似的重新展开,Bucky看到传单中央用加粗海报字体印着“冲出萨卡!!!”,他望了望Korg沮丧的脸,又望了望这行加了三个感叹号的大字,“我更喜欢这句。”

Korg的心情立刻就高涨了一些,“嗯,这句还是挺不错的。我们可以把传单藏在你的房间吗?我有前科,已经被搜过好几次了,你这里安全一点。”

他毫不迟疑地点点头。但他们仨绕了好几圈,还是没找到Bucky被分配给的那个房间,这里的走廊长得都一模一样,拐来拐去都仿佛是在原地瞎转,就这么鬼打墙了十几分钟,总算找对了方向,三个身高成等差数列的家伙齐齐并排加快脚步,刚走了没十几步,Bucky突然停住,他转过头,看向后面不远处的一个房间,Miek跟着他一起伸过脑袋,Korg也伸过脑袋,“你在看什么?”

“你们听到了吗?”

“听到什么?”

Bucky没回答,他转过身,直直朝着那儿走,Korg不解地跟上来,“Bucky,Bucky!我们最好快点回你的房间,这一大捆传单拿在走廊上太扎眼——”

房间与走廊相连之处并没有实体门,看起来大敞大开,但那道无形无色的屏蔽墙后跌坐着一个狼狈不堪的男人,显然已经多次尝试过强行往外闯,并且无一不以自己撞了个头晕眼花告终。他在查看自己脖子上的那个小圆片,甚至正试着把它硬生生摘出来,Bucky听到的声音就是从他的牙缝里发出的,他痛得直吸气,又愤怒又挫败又心焦,他的头发像是刚刚被剪过,颈脖上青筋暴突,两只脚光溜溜地蹬在地上,鞋子不知所踪。

“你最好快点放弃,朋友。”Korg看不下去了,“上一个试图这么干的人,差点在自己的脖子上开了一个大窟窿,比斗兽场上的死法可还要可怕多了,你快别抠了。”

“放我出去!”那人猛地大吼,嗓子已经有点吼哑了,“放我出去,带我去见那个老混蛋,那个、那个——”

Bucky和Korg同时感觉到自己的手上被戳了一戳,他们低下头,看到是Miek的刀片手,Miek冲着走廊后面指,示意他们似乎有守卫正在往这边看,Korg立刻警戒起来,拉住Bucky的胳膊,“我们真的得走了。”

“等我一下,就一下。”

Bucky放下头盔提篮,从玻璃碗里拿出最后两个小果子,又从Korg提着的那捆传单里抽出一张,走到屏蔽墙前,之前在自己的房间,他就观察到这墙的最下方距离地面有约半拳的开口,他把传单塞进去,悄悄对里面那个焦躁得直喘粗气的人说:“等我们发动了起义,就能一起逃出去,不再被电了。”

“什么?”里面的人迷茫地接过传单,“什么起义?”

来不及解释了,Bucky又把手里的两个小果子推进去,果子咕噜咕噜地滚到了里面那对脏兮兮的脚丫子旁,他站起身来,快步走回到Korg和Miek身边,那个人伸手拿起果子,送到嘴边咬了一口,他看向Bucky,以及Bucky从地上拎起来的什么东西,那东西的造型很眼熟,眼熟到让他忘记了咀嚼,他从地上爬起来,探着脖子想要再望一眼,但Bucky已经拎着它走进前方的拐角,消失得不见踪影了。


*** *** ***


“别怕,往前走,没事,别偷看。”

“我没偷看。”

“我能感觉到你的眼珠在动。”

“是你捂得太紧了。”

“我想给你个惊喜嘛。”

“到了吗?”

“快了,往前走就是。”

“到底是什么?”

“进去就知道了。”

Loki无奈地叹了口气,继续摸黑往前走。萨卡的主人紧跟在他身后,两手伸在前面,严严实实地蒙着他的眼,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更不期待那个所谓的“惊喜”,上一次这个人说要给他惊喜,是把他推进了一个巨大的潘趣酒酒碗里,这次他准好了心理准备,只祈祷别再是任何与湿身有关的危险。

“就快到了,就快了……”Grandmaster在他耳边低声哄道,“你把手抬起来,去推门,前面是门,对,推开。”

“你发誓这次不会再把我推进酒里?”

“噢我发誓,我发誓,宝贝。”

“水里也不行。”

“当然了,绝对不会把你推进水里。”

“我也绝对不要去试穿那些精灵模特的服装,我已经说过很多次——”

“我知道,我不会再勉强你了——”

“更不要和赤身裸体的奥瑞良青年一起开‘抖臀舞’派对——”

“是的是的是的,都不要,现在快听话,进去!”

Loki伸出手,但没有立刻去推。他停顿了两秒,语气里忽然多了几分恃宠而骄,“你还要答应我一件事。”

“喏,怎么还有要求?”Grandmaster颇有情趣地故作厌烦,“算了,说来听听吧。”

“142号新捉来的那个小家伙,我想看他戴着你给他设计的彩虹翅膀上斗兽场。”

“这是当然,他肯定要上斗兽场的,不用你要求。”

“不,我想指定他的对手。他那条胳膊太特别,必须得给他找个合适的对手,不然他要是几下子就被撂倒了,就太没意思了。”

“这倒不假。你心里有人选了?”

“嗯……”他假装思考,“你的冠军宝贝肯定不行,他不是他的对手。那个外号鼻涕虫的巨人也最好不要,我讨厌他……有个长着刀片手的小虫子,他挺可爱,就是个子太矮;噢对了,是不是有个石头人?我印象中有个石头人……”

“我也有印象,好像是在老家造反没造成,被流放过来的。”

“对,就是他,叫什么Korg的,让他跟我们的小彩虹打起来应该还挺有看头,要不就他吧?”

“行,我待会儿就去通知争霸赛委员会,让他们把这个分组记下,明天的比赛就生效。”

“明天?”Loki惊讶地提高了音量,恢复了自己原本的正常语气,“不是周日才有比赛吗?”

“最近接连来了新选手,我想加赛一场嘛。怎么,有意见?”

他下意识舔了舔嘴唇,换回之前那股娇纵的调子,“没、没有,当然没意见了,明天就明天吧,明天很好,我最近正愁无聊呢……”

“我知道你无聊,这不就给你找乐子来了吗?走。”

他伸手去推,门吱呀一声便开了。他被带着走进去,什么都没听见,也什么都没闻见,事实上这里静得出奇,一点噪声或杂音都没有。

“TADA!”

背后的男人终于松开双手,他睁开眼睛,花了几秒钟适应屋子里的暧昧光线,看清楚地面,以及前方五六米那个被束缚在椅子上的——

“惊不惊喜?”Grandmaster搭住他的肩膀,大手往前一挥,“是不是值得一声‘哇噢’?”

眼前的景象确实值得发出一声惊叫,但Loki怀疑那不会是“哇噢”,而是“什么鬼”——如果他的眼睛没出问题,脑子也没出问题,椅子上那个不知是被电晕了还是陷入昏睡状态的家伙是个他认识的人,更准确地说,是个和他交过手的人,再准确一点说,那是复仇者联盟的领队,是号称美国队长的那个人类,他走上前去,伸手抓住美国队长金灿灿的脑袋往上抬,没错,就是这张讨打的脸,Loki松开手,看着他的脑袋无力地耷拉下去,Grandmaster也走过来,在椅子的另一侧站定,“怎么样,喜欢吗?”

“呃,你呢?”他往后退了半步,抱臂托起手握着自己的下巴,用于随时遮掩表情失控,“你喜欢他?”

“我要是实话实说,你可得答应我不许嫉妒。”

他张开拇指和食指,用虎口卡在嘴巴上方,才勉强压住了讥讽的笑意,“我只能尽力不要嫉妒得太厉害。”

“你真懂事。好吧,讲实话,实话就是……我爱死他了!”

男人忽然移到椅子的另一头,一手搭在椅背上,一手轻抚椅子上人类的脸,“瞧瞧这张面庞!这睫毛,看看这睫毛,还有这鼻梁,我真想拿尺子过来给他量量。看这唇线,还有他的皮肤,他的眼窝,天啊,简直令人恼火……”

“好吧,我想也许你应该知道,那并不是天生的。”

“什么意思,不是天生的?”Grandmaster略微皱眉,随后豁然开朗,“噢噢噢,你是说整形手术?这我还真没想到,难道地球人的整形业也很发达?”

“‘整形手术’?这个我倒不清楚,我的意思是说——”

“亲爱的,你这么一说,我倒是能看出点端倪了。”他又绕到椅背的另一侧,弯腰仔细观察Rogers的脸,“你看这里,看他的这个鼻梁,八成是垫过,但做得非常自然,不仔细检查还真看不出来。嘴唇应该是没动,如果让我选,我会给他嘴唇来一针,现在有点太薄,虽然看着也不算刻薄,但亲起来想必很没感觉,没肉啊。至于这脸颊……”

Loki急着想要打断,但他太入神了,只顾着用手指在那张人类的脸部皮肤上掐来掐去,“这个我真不敢打包票。只能说如果做过,应该不是玻尿酸,也不是肉毒杆菌,这两种我是能捏出来的。脂肪填充?或者也可能——”

“他是打了某种超级血清后才变成这样的。”

“超级血清?”萨卡的主人疑惑地拧起眉毛,“什么血清,还有这种血清?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是注射还是口服,抗皱的还是祛斑的?”

“不,它是……”

Loki放弃了,他放下手臂,叉着腰让自己平静下来,看来那个女酒鬼还真没说瞎话,Rogers确实在找那个独臂人,竟然都找来萨卡了……当初那个卖人情的想法不知何时已被抛到脑后,现在他不想任何人再抓到他的小彩虹,尤其是复仇者,那帮复仇者就没一个省油的灯,还不知道要抓Bucky去做什么呢!

“不过只要你喜欢就好,谁在乎是天生还是人工的呢?”他当即换了一副态度,对着Grandmaster露出善解人意的笑容,“我猜他特别不听话吧,否则也没必要弄成这样?”

“是啊,费了Topaz他们老半天呢。”Grandmaster比出两根手指,“打伤了我的两队卫兵,毁了我们两台自动椅,还浪费了两个驯服芯片,呼……不过付出点代价是值得的,好歹成功弄过来了。”

“他是怎么闯来的?”

“开着一架小型运输舰,直接冲着我们的护盾就开炮,你说可不可爱?还有个小伙——”

“运输舰?是从地球上开来的?”Loki立刻来了兴致,“它现在在哪,被击毁了吗,还是被没收到军械库去了?”

Grandmaster似乎不觉得这有什么可好奇的,“不知道,这是我的将军们负责处理的,没击毁,应该是收到哪儿去了。怎么,你感兴趣?”

Loki慌忙摇头,意识到刚才自己表现得过于热切了点,“只是觉得不可思议罢了,竟然敢就这么大摇大摆地擅自闯入萨卡。”

“是啊,可能长得漂亮的人胆子都特别大,或者脑子特别傻吧。”

宇宙长者向椅子上的人投去充满爱怜的一瞥,Loki费了好大劲才控制住自己不扭开脸,这让对方以为他是不高兴了,长腿一跨便来到他身后,“他也许长得漂亮,但你的魅力是独一无二的。”

这下Loki又得费劲忍住别笑出来,甚至还得努力表现得妒忌中不失忧郁,“只有‘魅力’吗?”

“当然不是了。你的美丽,你的魔法,你的——”

“你只是为了安慰我才这么说,你的心已经溜到那个靠打针才变漂亮的人的鼻梁上去了!”

“噢噢噢,我的可人儿,你这么说就太伤人了。”Grandmaster合起掌摇了摇头,“我为你付出了那么多,只因为现在我想要为我们找一位新伙伴,你就把那些都忘到脑后去了?”

Loki端起双臂,装作爱答不理的样子。

“我给你定制的四十八件头盔,你难道都不喜欢?”

他本来就不喜欢,他倒是愿意把它们都拿来做成小提篮,给Bucky装水果用。

“我为了你才把那个独臂人类留下,这个你也忘了?”

这个确实不假——

“还有那根彩虹胳膊,也是为了让你逗他开心,间接逗你开心,你也想不起来了?”

他抬手撩了撩头发,借机对上男人的目光,“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是一时接受不了我已经不再是你的唯一了这个事实。”

“噢宝贝,‘唯一’就是个害人的伪概念,你这么聪慧的可人儿,怎么也被它蒙了眼?”

“你说得没错。”他放下手,只与Grandmaster对视了一秒,便恰到好处地转开了眼,“但是,我还是需要些时间。明天我想休息,就不陪你去观战室看比赛了。”

“你确定?那可是小彩虹的斗兽场首秀,你不打算看了?”

“我想自己静一静。”

“好吧,如果你坚持的话。”

“谢谢。”

“不必。要我派人送你回去吗?”

“不用,我想自己走走,就当散心了。”

他转过身,往前走到门口,给了男人一个落寞的背影,便推门跨了出去。留在椅子旁的宇宙长者不经意间挑了挑眉,习惯性地抬起手放在嘴边,像是在思索什么,他回头望了一眼椅子上的金发人类,又转脸望向Loki离开的那道门,十秒钟思索完毕,他伸手凭空画出一张透明的屏幕,嗓音依旧温和而有磁性:“嗨,Topaz,需要你帮我跑一趟斗兽场委员会。明天的比赛,让那个小彩虹上场,这次他的对手我来指定,就是今天刚抓来还新鲜着的那个,那个我听他们说一惹急就浑身冒小火花的,他自称什么来着?”

“没听清,好像是‘雷王’什么的。”

“噢,雷王,反正就是他了。另外,明天我想要你们帮我盯着点儿Loki,手段别太激进,盯着他的行踪就行,明白了么?”

“明白了。”

他点点头,挥手将屏幕挥散了。椅子上的人还在昏睡,他饶有兴趣地踱回去,低头凑近那张脸,“看来明天就得邀请你去坐观战室沙发的另一头了,大美人。你这打的究竟是什么血清,在地球上哪间诊所做的?我都想去给我自己也来一针了。”


(未完待续)


AO3同步

  350 30
评论(30)
热度(350)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