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Bucky&Loki】斗兽场是一天建成的 (7)(冬霜无差粮食向)

简介:142号的目标猎物本是瓦坎达的新国王,谁知国王没抓成,只勉强抢走了个看起来很神秘的长盒子。为了讨新欢开心,萨卡的大买主欣然将长盒子里开出的这个缺了半边胳膊的地球人留下了——没准他真的身怀绝技,会在斗兽场大放异彩呢?

前文:(1) (2) (3) (4) (5) (6)

——————————————————————

“醒醒!”

Bucky翻了个身,把脸埋进枕头里。好像有人在喊他,或者是在追他,他站在斗兽场的中央,被太阳光刺得睁不开眼……

“快醒醒!”那个人靠得更近了,“醒一醒,‘彩虹人’,快点!”

谁是彩虹人?原来是认错了,他迷迷糊糊地伸了个懒腰,刚打算翻个身继续睡,突然有谁掀开毯子,抓住了他的肉胳膊,“快给我起来!”

他不情愿地扭动了一下,但胳膊没使上劲,没能成功甩开,这是他很久以来第一次自然入睡,他已经太长时间没有睡上过正常觉了,他不想起来,他要继续睡,一直睡,就这么睡……

“好吧,那我只能换个办法了。”

这句话声音不大,他干脆就没听见。周围又安静下来,看来这个梦的片段已经结束了,他舒服地蜷缩起身子,被捂热的那条新胳膊也感觉不那么冰、那么硬了,他吸了吸鼻子,把毯子拽过头顶,呼吸重新变得规律而平缓,然而不知过了多久,可能是五分钟,也可能是五秒钟,身下的床垫忽然一僵,瞬间变得像是冻硬了的雪地一样冰凉——

“呃啊!”

他被冰得一个激灵,眼睛还没睁开,就条件反射地猛爬了起来。整张床垫结了一层疙疙瘩瘩的冰冻,别说后背或者屁股,就连手心或者脚底板都不能继续碰了,他一骨碌跳下床,抱着胳膊坐在地上,现在他终于看清楚了,来人并不在梦中,而是站在他的床前,他抬起头,睡眼朦胧地直打哆嗦,“你、你、你干什么!”

“喊、喊、喊你起床啊。”

Loki手一挥,床上的毯子腾空而起,飞到他的身上,把他胡乱裹住,只剩一个大脑袋露在上面,他看了一眼床垫,又看了一眼这个要把他给冻死的魔术师,“那你叫我就好了,为什么要冰我?”

“我的天啊,我都叫了你足足有……”

他突然顿住了,仿佛不会数数了似的,Bucky狐疑地偏过头,下巴微微往后收,两眼投出不信任的目光:“五分钟?”

Loki努了努嘴,一副想要翻篇,但还没想好怎么转移话题的样子。

“三分钟?”

这回眨了眨眼,依然没有正面回应。

“一分钟?”Bucky愤愤地裹紧身上的毯子,看起来越来越受伤,“三十秒?”

“你要知道,时间也只是个相对的概念——”

“十秒?”他从地上弹起来,气得就快要蹦蹦跳跳了,“你只叫了我十秒,就决定要冰我?”

“十秒已经相当不短了,好吗?”Loki也瞪圆眼睛,不得理不饶人地俯视着没他高的彩虹人,“我的时间是很宝贵的!”

Bucky如果是一只猫,现在大概已经龇起牙嘶嘶叫了。他裹着毯子,转脸看向现在差不多变成了雪地的床垫,恼怒又委屈地伸出彩虹胳膊,用一根彩虹手指指向它:“你把它恢复原样。”

“干嘛,你还想接着睡?”

“恢复原样!”

“我就不!”Loki那一丝心虚之情刚泛上来,就变成了稀松的泡沫,就算他的叫醒手段激进了一点儿,也不代表他就要自降身份,要听从这番颐指气使,“我想恢复就恢复,不想恢复就不恢复。”

他的经验过于欠缺,关于结交朋友的经验——小伙伴之间要是闹别扭了,别说一时的赌气吵嘴了,赌咒发誓打破头的都有,打破头以后,该低头的还是要低头,该认错的还是要认错,还称不上什么“自降身份”,什么“颐指气使”,不仅是因为经验的缺乏,他太心急了,“你知不知道你明天就要进斗兽场了?”

“什么?”Bucky眼角一耷拉,“明天?”

“比赛本来应该是周末,但Grandmaster决定明天加一场,让你上。我已经让他把你和那个石头人分成一组了,你们练习过了没有?”

“我们本来要练习的,但我们一起研究我的新胳膊,玩得忘了时间,就……”

“噢,所以说你们浪费了大半个晚上?”他的语气突然又变得尖刻起来,“你以为斗兽场是游乐园,让你们拉着手进去玩一圈就算比完赛了?”

Bucky低下头,用指头蹭了蹭自己崭新的彩虹胳膊,胳膊外表还黏着一层防划用的薄膜,边缘有点儿打皱,他忍着不去撕,又时时刻刻都想用手指抠。他和Korg花了好久才弄清楚怎么把胳膊严严整整地装备到他的膀子上(原来是只要对准了戴上就可以,这胳膊内部有着某种超出了Bucky理解范围的类似神经网络系统的东西,像是无数根末端连接着肉眼看不见的电极片的纤线,一接触到残肢的表皮,只要位置大致对上,就能自动探上来粘住、咬合),然后他们一起研究了如何启动头上长角的小马的投影,如何播放内置的迪士高音乐列表以及如何发射彩虹,原来彩虹不仅只是光,它其实是有实体、冲击力的,只不过强度和持久度都有限,刚够把Korg碰摔倒的程度而已,想到这里,Bucky冒出一个鬼点子,他不太清楚Loki为什么忽然这么不高兴,虽然他确实不应该浪费时间,但他又没有做坏事,只是和Korg一起琢磨他的新胳膊而已,也许是那个Grandmaster又做了什么奇奇怪怪的事,惹得Loki不高兴了吧,他的这个鬼点子说不定能让他重新高兴起来,“你想不想坐彩虹?”

Loki眉头一拧,“坐什么?”

“坐到彩虹上。”他抬起新胳膊,献宝一样地慢吞吞解释,“我和Korg试验过,这个彩虹有实体,很结实,但形成的时间太短了,要坐的话,必须挑准时机。我们是这么玩的:我发射出来一截,Korg看准了就跳,跳坐上去,然后我控制它在空中——”

“谁要跟你玩这么幼稚的游戏啊?”

Bucky先是一愣,接着嘴巴一瘪,“Korg就愿意。”

“哈哈,也就只有那垛笨石头愿意罢了。”

“不许说Korg是笨石头!”

Loki斜着瞟他一眼,袖口里苍白的两手隐隐地握成了拳头,他不明白自己这股莫名其妙涌上来的情绪究竟什么来头,他过去并不讨厌那个大家伙,他甚至不太认识Korg,但现在他真巴不得那垛硬石头哪天就在斗兽场上被揍散架,再也没法拉着Bucky玩了,那样的话,Bucky在萨卡就没有伙伴了,就只能找他玩——等等,他是在嫉妒吗?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当然不是了,他松开拳头,深吸了一口气,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为了一个傻乎乎的凡人去嫉妒一个低贱愚笨的角斗士?这念头够滑稽的,只是想想就让他发笑,他转开脸,无意间瞥见另一侧床头堆着一捆方方正正的东西,那是什么?他朝那边走过去,Bucky立刻警觉起来,Bucky的警觉是一种肉眼可见的状态,这瞬间让那捆东西显得更加可疑了。

“这是什么?”

“是我们的传单。你不要碰!”

Bucky几步跨过去,生怕他又变法术,把他们留着起义用的珍贵物料变成一捆冰碴碴。他冷笑一声,抬脚用鞋尖往上面蹬了几蹬,“那个石头人原来也不蠢,知道这东西要是被发现就惨了,所以全都藏你这里,真是推得一手好锅。”

“才不是这样,Korg有前科,被搜查的危险更大,我是新来的,守卫不太会怀疑我。”

Bucky推开他的脚,蹲下去往床底下看,床下不够高,传单这样塞不进去,他想了一想,把捆传单的绳子解开,分成两摞,现在就能塞进去了,塞好以后他站起来,拍了拍膝盖上的脏灰,Loki还在用那种眼神瞧着他,他越来越不高兴了。

“你为什么那么看着我?”

“看你‘可爱’啊。”

这语气既优雅又刻薄,任谁都能听出来不是真心的,而是在不怀好意地讽刺,但他嘴笨,想不出反击的话,只能脆生生地顶回去:“你才可爱!”

“不,你要可爱得多,没人能比得上你。”Loki收回视线,撩开衣服后摆,坐到了还没开始化冻的床垫上,“哦,也许有一个,我那位兄长,他也是相当‘可爱’的。”

与先前那句相比,现在这句少了几分优雅的刻薄,多了几分含蓄的怨恨。Bucky不想再跟他讲话,但又忍不住多嘴:“你兄弟也像你一样,眼睛长在额头上吗?”

这是哪门子形容?Loki还真没明白,“你说什么?”

Bucky马上失去了底气,他对自己的语言表达能力明显缺乏自信,刚才那是一时嘴快,现在心里紧接着就打起了退堂鼓,“没说什么。”

“什么没说什么,你说我‘眼睛长在额头上’,我可都听见了。到底什么意思?”

“意思是你很傲慢,从来不用正眼瞧人,好像你的眼睛长在——”

“那是因为我的个子比你们大多数笨蛋都高!”Loki又气又笑,从床上站起来,伸出一根指头戳在他胸口上,又抬到他眼前,夸张地上下比划,“你们的视平线,在这里;我的视平线,在这里。你说我该怎么看,扎马步和你们这些小矮子亲切对视,嗯?”

“我不矮,我算个子高的,在地球上!”Bucky的脑海里隐约浮现出一些记忆片段,他入伍那天的火车站台,他的士官制服,Steve伪造的体检表,但只是些破碎的片段,连也连不起来,每次他都想要深挖,但一挖就乱糟糟的,变得更加破碎了,他揉了揉眼睛回过神,说服自己眼下还有比在脑海里乱翻更重要的事,“如果明天就要比赛,那你……你找到飞船了吗?”

“找到了,我就是从仓库那里过来的。”

不是Rogers开来的那艘运输舰,是另一架观光舰,没有火力,但机身娇小轻盈,之前萨卡的主人多次驾驶它带他兜风,他起初坐的是副驾驶,后来凭借一枚纯情的香吻要到了五分钟的主驾驶体验,并成功把自己的掌纹加进了权限里。仓库里观光用途的小飞船有很多,这一艘也没什么不同,颜色鲜艳、造型俏皮,他颇为嫌弃,嫌弃归嫌弃,要想成功逃离这里,他就必须靠它,靠这个笨蛋的协同帮助,“护盾缺口的坐标你有吗?”

Bucky点头,从兜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片,像是酒吧的收据,“Korg写在这上面给我了。”

他接过来扫视片刻,又抬起头问:“你把它背下来了没有?”

Bucky摇头。

“背下来。”他把纸片翻了个面,杵到他眼前,“快点,现在就背。”

Bucky瞪大了眼睛,那上面写着十几条坐标,每条坐标都包含了一串毫无规矩可循的数字,可听Loki的语气,好像这只是一行邮政编码,或者几句没有任何生僻单词的简短对话:“你要把这张拿走?我可以再帮你抄一张——”

“再抄一张?”Loki笑了,“你检查监听设备的时候那股警惕性哪儿去了,不知道什么叫‘别留下书面证据’的道理吗?”

他这才反应过来,Loki是要把纸片销毁,以绝后患。他看回那十几条数字,不太自信地开始小声复述,复述完一遍就闭上眼睛,试着快速背出来,但刚背到第四条,就已经记不起第一条了,他觉得自己的脑袋像是一个意大利面筛勺,不管丢什么信息进去,都有着稀里哗啦往外漏的危险,他退缩地推开Loki的手,“我不背。”

“为什么?”

“我背不下来。”

“这有什么难的?”Loki大为不解,“你们个子矮就罢了,记性难道也这么差?”

“只是我记性差。”

“有多差?”

Bucky不讲话。

“好吧,这个还给你,反正我已经背下来了。”Loki把纸片塞进他的裤兜,“你最好把它收好,别弄丢了或者被这里的人发现,如果被发现了——”

“我不会弄丢或者被——”

“万一被发现了,”Loki用更高的音量截断他,“包括那捆传单,万一他们在你身上发现了这些可疑的东西,你就说是那个石头人给你的,你根本不知道它们是什么,明白吗?”

“我不能那么说。”

Loki嘴都要被他气歪了,“为什么不能???”

“因为我知道那是什么东西,而且是我同意Korg放在我这里的。”虽然对方满脑袋都在往外散发莫名的怒意,但Bucky觉得这回自己终于有底气顶嘴了,“而且起义不止是Korg一个人想做的,他还是为了Miek,为了我,为了好多其他不想再在这里继续打架的选手做的,而且——”

“还‘而且’,你有多少个‘而且’?”

“而且,而且他是我的朋友,朋友就应该互相照应,不应该互相抛弃。”

“噢,是‘朋友’啊!”Loki阴阳怪气地重复他的用词,整张脸哪哪儿都带着笑意,只除了眼睛,“你到底是什么地方有问题,只认识了不过一个昼夜的家伙也能当成‘朋友’???”

“这和认识的时间长短没有关系。”

“那和什么有关系?你告诉我,除了那个石头人,有没有我还不知道的,是不是这整座垃圾场上的蠢瓜和笨蛋都已经悄悄变成你的好朋友了?”

“Korg不是蠢瓜笨蛋。”

“他是个舌头都捋不直的石头脑——”

“Miek也不是蠢瓜笨蛋。”

“谁又是……噢,那只虫子——”

“你也不是蠢瓜笨蛋。”

“我………………嗯?”

怎么形容呢,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气氛一时有些紧张,有些尴尬。除了紧张和尴尬,或许还有几分迅猛发酵的愉悦,但更多的还是尴尬,所以Loki装作咳嗽了几下,又咳嗽了几下,“咳咳,咳咳咳,咳咳。所以,怎么,你觉得我是你的朋友?”

Bucky理所当然地点点头,他倒是一本正经的,一点都不尴尬。

“咳咳咳,好吧,咳咳。首先说清楚一点,”Loki把手伸到胸前,抚了抚衣襟上的褶皱,但这动作看上去很多余,因为他的衣襟平整得像是刚被熨过,根本没什么褶皱,“我从来不跟凡人建立友谊,我也不屑于那么做。第二,即使忽略刚才那一点,我也不觉得我们之间有什么所谓‘交朋友’的必要,这一切都只是暂时性的各取所需,各取所需,你懂吗?况且我们也只认识了——”

“你比Korg和我认识的时间更长。”

“咳咳……”Loki又咳嗽起来,他是怎么了,像是突然间感染了伤风,“好吧,如果你非要这么说的话,虽然只长了若干小时……”

他越说声音越小,也不能再靠咳嗽来填补,最后终于败下阵来,沉默地望着Bucky。果然,地球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失礼,只是Bucky的失礼方式尤为令他措手不及——措手不及的同义词还可以是惊喜,至于他心里承不承认,就是另一回事了——他这趟过来明明是有正经事要做的,除了通知这笨蛋明天就要比赛了之外,是什么来着?

“跟我走。”他想了起来,一把抓过Bucky的手腕,“我们去斗兽场。”

“斗兽场?”Bucky没有挣脱,乖乖地跟着走,但声音里充满疑惑,“但是现在——”

“别乱动。”

前脚刚跨出房间,Bucky便发觉有什么不太对。他低头一看,自己竟然变成了身穿艳丽盔甲的守卫模样,左手还抓着一根长矛,他抬起头,走在前面的家伙也和他一样,他们变成了两个紫皮肤的萨卡守卫,在走廊里一前一后地快步行走,他开口想说什么,但怕自己的喉咙也发生了什么变化,变得只会咕噜咕噜了,或许是这种心理暗示太过强烈,他真的不由自主地小声呼噜了起来,前面的守卫立刻转回头,“你说什么?”

咦,这还是Loki的声音嘛。原来只是外貌变了,里面都不会变,他松了口气,“我还以为我整个变成他们了……”

“只是幻象而已,避免引起注意。跟紧我。”

“我们去做什么?”

“你说我们去做什么?当然是去练习你的格斗,或者至少让我看看你到底会不会打架,我可不想……”他停顿了一下,自认机敏地把“你为了帮我而送命”换成“刚飞到半空就发现比赛已经结束了”。

“我会打架。”

“斗兽场里是不一样的,凡人。”Loki转过脸,像是嫌他走得不够快,又上手揽住他的后颈,一个劲儿往前带,“你可能跟人挥过拳头,或者像我的兄长那样,从小乐于跟人玩那套胸口碰胸口的耍狠把戏,但这都不算会打架,至少不算是角斗士的打法,更何况你明天是要假打,这比真打的难度还大——”

“我真的会打架。”

Bucky听上去并不引以为傲,也没有什么想要亲手证明的渴望,他口气里的不安大概很容易被误认为心虚,Loki显然就是这么认为的,“是吗,有多会打?”

“我以前会,以前……现在我,我没有那么……”

他的不安很快发展成了莫名的焦躁,说出来的话也越发混乱,“我现在能控制住我自己,所以我不会——我不做伤害别人的事了,只要我能控制住我自己,我……”

他应该也是意识到了自己言语之间的不连贯,虽然嘴巴还张开着,仿佛还在酝酿下一句,但声音已经停下,半天都没再追加什么内容。Loki八成没听清楚他都说了些什么,或者压根没注意听,他们已经来到了斗兽场的一个入口前,他发现这些入口处都没有设置门禁,或许它们都是为了防止角斗士弃赛逃跑而设置的,出去很难,进入却没有丝毫障碍,他跟在Loki身后跨进去,往里面走了十几步,越走越感觉抬不动脚,这里太空、太暗、太安静了,他停下来,独自站在赛场的边缘,环形墙壁足有三四米之高,把静悄悄的赛场围住,墙壁之后是层层堆高的观众席,席上一片寂静,他只能听见自己的呼吸声,还有Loki轻盈的脚步声,他不是害怕黑暗、空旷或者死寂,他害怕在这种环境下,现实开始离场,脑海里随时会翻涌起来的那些画面和声音,被非现实侵占……

“傻站在那里做什么?”Loki转回身,远远地冲他招手,“过来,到中央来。”

他望了望赛场中央,那里更暗了,他不由地往后退了半步,“我不想过去。”

“现在就开始怕了?”Loki笑了,根本没当回事,“行了,快点。”

“我想回去。”

“来都来了,别再浪费时间。看好,这里是赛场的中央,那边,还有那边,那是双方进场的位置。看到你脚下的那道线了吗?它以赛场中央为——你到底在不在听我说话?”

他很确定Bucky不在听。Bucky还傻站在几十米外,脸都没完全抬起来,他看起来像是在自己瞎琢磨、在想些什么别的,Loki不耐烦地咬了咬下嘴唇,他觉得自己这辈子目前为止的所有耐心加起来都不及这一天被消耗的量,“好吧!懒得听我跟你介绍,那就算了。你过来,我们直接开打吧。过来!”

直到他最后猛然提高了音量,Bucky才终于重新迈出步子。他走过去,眼睛到处乱瞟,眉头皱得像是被人用晾衣夹给夹住了,他之前也没这么严重走神过,而现在简直像是丢了魂似的,Loki双臂一端,歪过脸打量他:“你怎么回事?”

“没事。”Bucky摇头,这才发现手里的长矛已经不见了,自己和对方都已经恢复了原形,“但我现在不想打,我……我明天能比得好,我不用练习。”

“你不用练习?”

“不用。”

“你能比得好?”

“能。”

Loki把两胳膊放下,嗓音顷刻间低沉到极点,“你就继续胡扯吧。”

Bucky勉强拽回他四处乱飘的目光,“什么?”

“我知道你是在胡扯,别装了。说什么你会打,什么不用练习,你连踏进这个场地都能吓得不轻,还想蒙我说你能比得好?你当我是弱智?”

“我没有,我只是——”

“如果你做不到,就不要浪费所有人的时间,可以吗?你以为这是游戏?”

Loki本想控制住火气,但Bucky躲闪他视线的样子令人更着急了,“‘看,Grandmaster送了我一只彩虹胳膊,多有趣啊!’而且有酒喝,有新朋友一起玩,这地方看起来根本没什么恐怖的,是不是?你觉得就算明天搞砸了,就算我们的计划失败了,可能装疯卖傻笑嘻嘻一下,也就糊弄过去了,不会有什么后果的,对吗,你觉得就是这么回事,根本没必要认真对待?”

他根本不明白,一旦被发现他不够格,被发现他在斗兽场上连两三个回合都撑不下去,或者他和那个石头人演得太假,被看出是在假打,以Grandmaster的脾气,如果赶上心情好,会派人把他先扔进地牢,如果赶上心情不好,交给Topaz处置……

“好了,刚才那是气话,我知道你能打。”大棒加胡萝卜的传统策略,大棒已经被证明没用,现在要换胡萝卜了,Loki大步走到他面前,嗓音回归冷静,“对我出拳。”

Bucky不动弹。

“你之前冲出房间的时候,不是挺能折腾的吗?”既然骂没用,那就哄,Loki把嗓音放温柔了些,“差点把我的手腕扭断,我当时就看出来你是个难缠的角色。现在到底怎么了,不好意思了?”

“我想回去……”Bucky的眼神又开始飘忽,他的视线躲躲闪闪,好像除了Loki,还有其他人在场,在同他对话,但周围根本没有别人,“别说了,别逼我……我不想,别说……”

“你是怕打伤我?你想太多了,我可没那么容易受伤。你听好,明天比赛的时候,哪怕不小心失手,都比被看出来是在作假要安全,知道了没有?如果感觉不对劲,大不了你就和Korg来真的,尽早把回合结束掉,反正Grandmaster在观战室里,没工夫找我去哪儿了,就算没走成,我还可以等以后的机会,重要的是宁可失手,也别被看出来你在作假,懂了吗?”

Bucky点点头,像是在做梦一样,他心里越发没底,根本没法保持冷静,“我记得你之前说,你说什么,当你失去控制的时候,你会造成伤害……你是指全神贯注,或者全情投入吗?你还能不能找回那种状态?”

“不!”Bucky猛地往后退,嘟囔着转过身去,“不行,不能‘失去控制’……”

“那在平时可能确实不太好,但在斗兽场上,最需要的就是那种状态!”Loki绕到他面前,不让他继续往边缘走,“说一说,你怎么才能进入那种状态?就当是热身了,不强求你明天拿出那种状态打,但——”

“我要回去!我回去了……”

“站住!”Loki抓住他的肩膀,最后一丝耐心也消耗殆尽,“算了,你已经浪费太多工夫,我也不跟你继续掰扯,我自己来……”

他把Bucky转了个个儿,面朝向自己,接着换了一边手伸上去,掌根贴住他的额头,招呼也不打一声,就开始窥探记忆。能被窥探到的都是电光石火,没有前后文,没有逻辑性,他试图用情绪定位到自己想要寻找的记忆,Bucky提到“失去控制”,那么也许和激情有关,或者和肾上腺素的飙升或者恐惧有关,但Bucky的记忆和他以前窥探过的任何人的都不同,他只看到一片影影绰绰的灰绿色,没有说得通的连贯影像,但他听到了什么,陌生的语言,像某种口令,他下意识地跟读,想要分辨出是何种语言、什么意思,他刚读出声,记忆的主人突然挣扎起来,他用另一只手固定住他的脖子,继续听辨、继续跟读,Bucky的挣扎愈发激烈,几乎就快要摆脱记忆被窥探时整个身躯所受到的强大压制,他越是挣扎,Loki越是不想放开他,那串口令既难以理解,又毫无规律可循,他不明白眼下这股与其同步的恐惧情绪究竟从何而来,而Bucky忽然间全身绷紧,在临近挣脱的那一刻抬脚往前拼命蹬去——

“啊!”

Loki重重向后仰倒,摔出去足有四五米。他一手捂住肚子,疼痛得呻吟了老半天,才摇摇晃晃地爬起来,踹倒他的罪魁祸首还站在那儿,惶恐无措地喘着粗气,不知道为什么,明明自己才是被死命蹬了一大脚,摔得后脑勺差点开瓢的那个,但Bucky的模样比他还要狼狈得多,他气也没工夫气,火也没工夫火了,捂着肚子走上前去,感觉好像自己才是需要道歉的那个,事实上可能也就是这样,Bucky的眼神看起来已经清醒了,里面却满是恐惧、愤怒与十二万分的戒备,“不要靠近我!”

“你……你怎么回事?”

他停下脚步,被那眼神给震慑住了。他没有再靠近,Bucky却继续自己往后退,他向他伸出手,“我不该那么就钻进你的脑子,我承认,可是——”

“你停下!不要过来!”

他被吼得一怔,随后深吸了一口气,“好,我不过去。刚才到底——”

“你想要控制我!”Bucky还在喘粗气,没法正常地说话,每个词都像是从嗓子眼和牙齿缝里挤出来的,“你想让我伤害人,你……你别过来!”

“我让你伤害谁?你差点把我踹到那一头去,我都没找你算账,你说我要让你伤害谁!”

Bucky的头发不知什么时候变得乱糟糟的,几乎遮住了半边的眼睛,他像是还在与自己脑海里的什么力量做着艰苦的拉锯,很难集中注意力面对自己所处的现实,他用吼叫强撑着音量,之前无条件给予给Loki的信任此刻荡然无存,“你想控制我,你……我的记忆,你想偷它,你、你和他们一样,你……你不是我的朋友!”

如果说前面都只是言过其实的指控,只要有心就能收回,后面这句就是最后的稻草,压垮了Loki还在苦苦强撑的脸面。他放下胳膊,往后退了半步,双眼空落落地望着Bucky,嘴角勉强一扯,“你在想什么?我们本来就不是朋友。”

Bucky的胸口一胀一瘪,就这么又喘了十几秒,还没有要平复下来的趋势。他抬起右手,在汗津津的脸上胡乱揩了两把,那些声音在褪去,眼前的视野也逐渐恢复成幽暗的斗兽场,他转过身,步伐不稳地朝他们来时的那个入口处走,Loki的声音在背后响起,这次不再优雅低沉,而是咬牙切齿的吼叫:“我们之前不是朋友,以后也不会是!”

他慌乱地加快脚步,跨出了斗兽场。Loki的吼声其实不大,没有在环形赛场里激起回音,却在他的耳边重复起来,一遍又一遍,一遍又一遍,好像始终跟在他的身后,他不断加快步伐,不断地加快,他讨厌这些声音,这些只存在于他脑子里的声音,他无助地又抬起手在脸上揩了一把,干脆甩开双臂,闭上眼狂奔起来。


  362 24
评论(24)
热度(362)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