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性转百合慎入】巴琪与史蒂薇的第二十四年 (中)

随缘同步




“呃……”

巴琪发出一声意味不明的音节,她被史蒂薇抱着,一手搂在她腰上,一手抚着她后脑的深棕色短发,她自己却还站在原地,胳膊戳在两边,没有立刻回应这个温柔到冒傻气的拥抱。

“怎么了?”史蒂薇侧过头来,蜜桃般的脸颊充盈着健康的血色,不经意地蹭在巴琪的耳朵上。

“你……”巴琪很少这么支支吾吾的,她听起来像是在憋气,不然就会让自己的笑声把这个暧昧得她十分满意的时刻给毁了,“你顶着我了……”

史蒂薇愣住两秒,然后迅速放开了手。巴琪倒是被她的放开弄得不太快活,马上就皱眉,撅起嘴,好像刚才浑身僵硬的那个人不是她似的。

“我不知道这让你觉得不舒服。”金发女孩瞄了一眼旁边的木桌桌面,那上面寥寥摆放着一些杂物,她的淡金色睫毛短而细密,并不能挡住她那双蓝眼睛,“抱歉。”

她又后退了半步,抬手将落到眼前的几绺头发捋到耳后,捋了好几次才勉强把头发弄服帖。她先前还是镇定而冷静的,她果决地行动,坚定地传达命令,面对菲利普斯上尉时她脊背挺得笔直,像一根用来丈量自信心的标杆,而现在她不是盯着桌面就是望着地面,离开发丝的指尖垂到裤兜一旁,她显得局促,好像还没完全适应自己全新的外在,她现在高挑而丰满,只要她想她就能令人神魂颠倒,而巴琪盯着她的脸,盯着她又无意识塌陷下去的肩膀,巴琪觉得自己似乎又看到了那个小女孩,抱着画板坐在她怀里,苍白的脸上泛起不正常的红晕,强装镇定,手足无措。

“上帝……看看你,甜心。”巴琪摇着头叹息,一手放到自己被皮带拴得紧紧的腰上,一手捉住史蒂薇刚刚捋头发的那几根手指,笑道,“甜心,告诉我你又在犯什么傻?”

史蒂薇被她捉着手,眼神转回到那张温柔地笑嘻嘻的脸上。

“我不在犯傻。我只是不希望你……”

“不希望我什么?”巴琪瞪了她一眼,干脆把面前这个傻姑娘的另一只手也握住,现在史蒂薇的两只手都被她攥起来了——修长的温热的手掌,不同于记忆中那柔若无骨的手背,静脉细得像棉线,在薄薄一层雪白的皮肤下显现出青紫色——“不希望我这样?”

巴琪收紧双手,企图把史蒂薇往自己怀中收的动作明显没有过去那么轻巧了,她意识到这个巨大的差异,说不上落寞还是欣慰地又扯了扯嘴角,最后她只能自己靠上前去,抬起头,亲吻史蒂薇的嘴唇。

还好,嘴唇的触感还是熟悉的,史蒂薇亲起来永远香甜并且软绵绵。巴琪满意地放开,对上那双晶蓝色的眼睛,然后又亲了上去。





史蒂薇不太记得那具体是怎么发生的了,不记得她和巴琪突然变成朋友的全过程,但她能回想起一些细节,比如那天下午被撕成两半的画纸,巴琪身上散发出剧烈运动后的气息,脏兮兮的排球,巴琪歪着头对她笑,巴琪对着琼说话并且不笑了,然后回忆里画面流转,长廊变得空荡荡的,她们坐在一起,分享一瓶冒着冷气的可乐。

玻璃瓶的瓶身上布满了细细一层小水珠,当巴琪把瓶子递到她嘴边时,她几乎能感觉到那团冰凉的白雾悄悄化开,钻进她的鼻腔和太阳穴里,在她的脑袋里嘶嘶作响,冻住了一些过热的神经。这是有帮助的,她得好好冷静一下,所以她没有别扭地推托,没有犹豫太久,她张开嘴,含住那根被巴琪咬过的吸管,把母亲关于不要喝冷冻碳酸饮料的叮嘱抛到脑后,猛地吸了一口。

“比赛怎么样?”她在自己作出足够思考前就突然出声了,当巴琪就坐在她身边,裸露的胳膊肘和大腿肌肤几乎随时能贴到她身上时,她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在发烧,讲话也变得唐突,“我看到你……”

“噢,还不错,但严格来说那不算……”巴琪用力点头答复,又思索着摇了摇头,“不算是比赛,只是个对抗练习,挺日常的,组队也不固定。”

“听起来很棒。”史蒂薇的语气并不像那种只用来应付对话的敷衍,她望着巴琪流汗的鬓角,眼睛亮晶晶的,只有一丝难以察觉的钦羡,“我、我不太了解排球,规则什么的,但我觉得你打得很棒。”

巴琪咧嘴笑了一下,嘴唇鲜红,太阳光线被缠绕在长廊顶部的叶子切割成亮晶晶的碎片,摇曳着洒在她出汗的鼻尖和额头上。史蒂薇猛地收回目光。

“你经常过来这边?”这回换巴琪问她了,但问句马上变成了陈述句,“你经常一个人坐在这里画画。”

史蒂薇点点头,巴琪可能也在她察觉不到的时候打量过她,打量过很多次。这个奇怪的事实让她的胃部一阵绞磨,热烘烘的那种,她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好让巴琪打量的。

“会画画真好,我就不行,我什么都画不好。你擅长画什么,它们吗?”巴琪把可乐瓶从嘴边拿开,吐出吸管,伸手指向簇拥在长廊边上的那一排她叫不上名字的低矮草丛,里面有一些娇小素雅的花,又指向头顶上的那些藤蔓,“它们总是在动,太轻了,永远被风吹得摇来晃去,即使这样你也能画出它们的样子?”

“你也总是跑个不停,但……”

史蒂薇再次猛地收回目光,她简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抿紧嘴,暗自悔恨地闭了闭眼睛。

“但你能画出我?”巴琪笑得更开心了,她毫不遮掩自己语气里的志得意满,“即使我在打球,从这头跑到那头?”
“静物当然更容易被描绘,但我试着去捕捉动态的画面。”

史蒂薇一手捉着自己的裙边,一手撑在石板坐凳上,她希望自己听起来也能有巴琪那股轻快坦然,但她知道这希望八成是没戏了。

“我不是很明白这其中的原理……所以说,你是得望着它们,然后想象出一幅静止的画面?”巴琪又把吸管戳进嘴里,不紧不慢地吸了几口,咕嘟咕嘟吞下去,又趁自己组织语句的空隙把吸管顶端咬得伤痕累累,“还是你数‘一二三’,然后把眼睛挪开,将它们在你脑海中留下的样子重现出来?”

“不一样。如果画不同的对象,方法是不一样的。”她接过巴琪重新递过来的可乐瓶,但没有马上吮吸。

“怎么不一样?”巴琪问个不停,像是打定主意要研究透彻,“那你怎么画我的?”

“就只是……”

“只是?”巴琪露出一个与刚才不太相同的笑容,眉头轻微皱到了一块儿,“画我很简单吗?比画那些花花草草要简单?”

那笑容令史蒂薇觉得可爱,可爱极了,这个把一头深棕色长发编成松松垮垮的长辫子的女孩,活泼外向、风趣大度,举手投足散发出令人想要靠近的气息,但此时此刻她一边笑一边皱着眉头,甚至不自知地嘟起了嘴,史蒂薇不知道巴琪多大,但她觉得巴琪现在看起来一点都没有在操场上打球时那么英气而威风了,而像是个满脑袋鬼点子的小姑娘——史蒂薇想起姑妈家的猫咪,那只时而敏捷时而懒洋洋的大屁股花斑猫,它经常跳到她的膝上,用爪子挠她胸前的蕾丝花边,不具有破坏性的那种挠,只要她摸摸它的耳朵或脊背,它就姑且作罢,停下抓挠的动作,遗憾的是她不能长时间和猫待在一起,待久了就会咳嗽打喷嚏。

“是的,要简单得多。”她压低嗓音,摆出再平常不过的神情,好像这个问题的答案很明显,没什么值得讨论的,“你一点也不难画,我几分钟就可以完成一幅草图,比较耗费功夫的是植物茎叶而……”

说着说着,史蒂薇自己就笑出来了。她不得不笑,巴琪脸上的表情实在是太有趣了,史蒂薇一厢情愿地喜欢着这个女孩但也能揣测这个女孩,她知道巴琪习惯了众人的目光与追捧,习惯了被当做吸引力的中心,她没觉得巴琪傲气什么的,恰恰相反,巴琪从不把鼻子顶在额头上看人,从不端着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但那股长久养成的自信实在是太透彻了,眼前这个瘦弱的小女孩明明喜欢自己,想要靠近自己,经常远远望着她,手中的铅笔在画板上从容地挥舞,为什么现在又说自己“很好画”呢?

“不不不,你在撒谎。”巴琪最终得出了这个结论,她的笑意转成另一种,带着不那么笃定的洋洋得意,“这张你画了多久?”

画板搁在史蒂薇的腿上,她把那两张叠在一起的画纸拿过去,重新拼接起来。

“一定画了很久。”她自顾自地评价着,望了望画纸中黑白色的自己,又扭脸望向金头发的女孩,“不要骗我了,你一定下了很大的功夫。”

史蒂薇不打算再隐瞒了,她无意欺骗,她只是觉得巴琪太可爱了,她忍不住想要从巴琪脸上看到更多不同的神情。这种勇气来得毫无道理,几分钟前她还紧张得满脸通红,心脏狂跳,而现在她已经感到了奇异的坦然与放松,她甚至在逗巴琪,和巴琪开玩笑,在她最大胆的幻想里也没出现过这个,而眼下一切都在如此发生着,仿佛根本没有第二种可能性。

“好吧,我的确画了很久。很多天。”她看见巴琪那双眼睛在阳光下泛出复杂的颜色,像是祖母绿,又像是掺进了碧蓝色的海水,“排球场离这里有点远,而且你确实跑得那么快,我很难找到一个角度能时刻看清楚你的样子。”

那算是羞涩的神情吗?史蒂薇不能确定,羞涩不符合巴琪的气质,巴琪总是大大方方的,天不怕地不怕似的,她不觉得巴琪会为了什么而感到害羞,这姑娘甚至敢和那些比门框还要高大的男孩们有说有笑、击掌欢呼,而脸红的巴琪实在是太——

“你应该来找我,我可以给你当模特,只要你开口。”那点红晕很快就被克服了,巴琪巴恩斯可是个心理素质过硬的姑娘,她又眯起眼,摆出了喜滋滋的笑脸,“我甚至可以脱光衣服,没问题。我认识几个艺术学院的朋友,听说他们画室的老师给他们找了……”

“我不会让你脱衣服的,巴琪!”

史蒂薇睁大眼睛,又有点脸红了,论起让人脸红的本事,她果然还是比不上这个脑子转得比谁都快的丫头。

“噢?为什么不会?” 巴琪将可乐瓶搁到身后,一边胳膊搭在排球上,一只手肘撑着大腿,歪过身子,用手托住下巴,斜斜看向史蒂薇瘦小的肩膀,“你是在怀疑我的身材吗?还是你不好意思看女孩子的裸体?”

史蒂薇不知道她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应该是成心的,她前倾身体,拗出一个看起来不大舒服但调皮至极的姿势,这姿势刚好能让史蒂薇低矮的目光滑进她那件排球衫背心的衣领里,瞄见少女胸脯的曲线——看起来柔软而富有弹性,不算高耸但仍然饱满,和自己那瘦骨嶙峋的前胸完全不一样——可这种时候调转视线简直更失礼,况且史蒂薇根本没故意伸长脖子,所以她努力让自己的眼神保持自然,而不是躲躲闪闪。

“你的身材很棒,我也没什么不好意思的。”

这前半句是实话实说,后半句可能有些含糊,但史蒂薇很快找到了更有道理的反驳理由,“而且我不相信你愿意保持同一个动作超过十分钟,那太无聊了点,不是吗?”

“那倒是。”巴琪立刻同意道,但没有马上放过这个话头,“但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尝试一下,挑战自我嘛。我从来没有为画家当过人体模特,虽然我不够苗条,但我想我可以叠着胳膊放到前面,正好能挡住我的肚子肉。”她的眼珠转来转去,简直闪着光,好像已经在设想自己脱光衣物,然后躺到长椅上摆出略显做作的神态,不远处坐着这个金头发的小画家,用那双蓝眼睛一丝不苟地打量、欣赏自己。

“苗条有什么好的?”史蒂薇想不明白,她最羡慕的就是巴琪这样的身材,“你这样就很棒,健康又结实。你小腿上的肌肉线条很漂亮。”

“哇,我还没留意过我的小腿是啥样子呢。”巴琪翘起双腿,上下晃动了一番,她一边晃荡着小腿一边朝史蒂薇身边又凑过去半个拳头的距离,“所以你的名字是史蒂芬妮,对吧?史蒂芬妮•罗杰斯。”

这又是一个意外了,史蒂薇不知道巴琪是怎么知道自己名字的。难道巴琪之前就打听过?“是的,但大家都习惯叫我史蒂薇,母亲也这么喊。”

“好的,史蒂薇。”

巴琪咯咯笑了起来,史蒂薇不知道她在傻笑个什么劲儿,但那很可爱,史蒂薇简直希望巴琪不要动弹,就保持这个样子,时间静止,她就能再抽出一张画纸,把眼前这个傻笑的姑娘给仔细勾出来。





“你一定不知道我有多骄傲,傻丫头。”巴琪把自己的嘴唇从史蒂薇的嘴唇上暂时移开,但没撤回脑袋,所以她们脸对着脸,她故意用鼻子蹭上史蒂薇的鼻尖,“你变成这样可真好,你对得起这幅模样,你对得起任何美丽。”

史蒂薇将双手抽出来,放到了巴琪的腰后侧。现在看起来,巴琪变得娇小苗条了,虽然巴琪以前是瘦长瘦长的,但她记忆中的巴琪可没这么细的腰身,很容易就能搂住了。

“我……我不太确定。”她小心保持着分寸,不让自己的胸脯再次贴上巴琪的,这其实有点困难,鉴于她俩现在靠得这么近,“这感觉有些……怪。我还不太适应。不是说在战场上跟人打斗的时候,虽然有时候我也会因为我握拳的力道而吓一跳,而且你明白,我以前连你都推不倒……”

“噢噢噢,少来了,你根本没那么试过。”巴琪不允许她糊弄过去,用瘦削的指头拨弄史蒂薇军服胸前的刺绣图标,“从来都只有我抱着你玩儿,你很少主动贴上我。你现在要试试吗?”

“别跑题,巴琪,让我把话说完。我是个幸运儿,变强壮很好,否则我根本没法靠近部队半步,我连护士都做不了,你看到急救队的那些姑娘们了吗?治病救人全是体力活,她们不比我们更瘦弱。我真的很幸运。”

“部队很幸运,我们很幸运,我们幸运因为有你。”巴琪的手指拂过她的肩章扣,“我可不相信谁都能变成你,那一针管什么血清没法包办这个——”

她戳了戳史蒂薇的心口。
“你的勇气,你的正直,这些你早就有了,明白吗?长在你骨头里的,没错,从你还只有我胸口高的时候就有了,长在你那赤条条的瘦骨头里。”

史蒂薇望着她,脸上的笑容不能说是羞涩,那不是什么被英俊男士褒奖她有一头迷人金发或玫瑰色脸颊后露出的笑容,但她的确因为巴琪的这番话而感到发热。

“幸好有这一天,幸好。不然我会因为你这倔脾气而发疯的,我现在终于能说出来了,你知道你以前有多让人担心吗?那么瘦,小小的个子,有时候我甚至想往你的裙子和裤腰里塞几兜布条,好让你看起来结实些,而你居然敢去跟那些小混混发脾气,让他们对路过的女士放尊重些——”史蒂薇当时的那样子,巴琪现在还记得清清楚楚,她记得史蒂薇的脸涨得通红,两手握成拳头,嗓音柔弱得要死,说话的语气居然真的让人有些发怵。“我也搞不清你当时哪来的胆子跟琼对着干的,甜心,她们盯准了就是要欺负你,而你真的扛了那么长时间。”

“我不是跟她们对着干,我只是不想低头而已。”史蒂薇耸了耸肩,巴琪的手指很不安分地在她身上到处逛,她干脆也别让自己闲着,开始抚摸巴琪那头有点乱糟糟的头发,“如果我妥协了,她们就更神气了,然后找到下一个目标,继续欺负人家。况且我不是遇到了你吗?”

“一点没错,还好你遇到了我。”巴琪毫不犹豫地承认功劳,但仍不大放心地盯着眼前这位穿军装的金发女郎,好像史蒂薇不是什么美国队长,而还是那个风一吹就倒的小姑娘,“但在那之前你被撕掉了多少张画?被揪过多少次头发?”

“不记得了,大概有一些吧。”史蒂薇皱起眉头,把巴琪的发际线压平,露出一块未被清理干净的擦伤,甚至还在渗出血丝,“巴琪,你这怎么弄的?”

巴琪循着她的手指摸到脑门上那块伤,满不在乎地蘸了两下,“没事,可能是清理伤口的时候没注意到。”

“疼吗?”

“不疼。”巴琪把沾了血污的手指往裤子上随意一揩,目光又扭回到史蒂薇的脸上,“一点都不。你呢?”

“什么?”

“那个什么实验,打血清。应该挺疼的?”

史蒂薇做了个鬼脸,那其实不太适合她,史蒂薇不擅长做鬼脸,少有的几个都是跟巴琪学的,巴琪很擅长挤眉弄眼地逗她笑。

“是永久的吗,这个血清?”巴琪继续问道。

“目前还没变回去呢。”史蒂薇略微低头,望着自己这身军装,如果放在几个月前,她早就被这身厚重的衣料给压趴了。“还是挺怪的,不是吗?这样的我。”

“噢,一点都不怪。”巴琪加了把劲儿,这次她成功把史蒂薇拉到自己怀里了,她可得站稳了,现在史蒂薇可不是那个能被她抱起来转圈的小不点了,“一点都不。”

她一只手捉住史蒂薇的胳膊,一只手落到史蒂薇胸前的金色扣子上。那扣子原本并不难解,却被衬衣里的内容物撑得紧紧的,她费了一番功夫才解开了一个,在史蒂薇试图拿开她的手指之前——

“你做什么?”

史蒂薇的脸现在正式红得像番茄一样了,看得巴琪很像凑上去咬一口,看看是不是能咬出汁水。

“让我看一下嘛,又不会让我看一下就变回去了。”巴琪的口气无赖到无可辩驳,她反握住史蒂薇的手,放到一边去,又重新开始了这项不能说是丝毫不下流的动作,“我要了解你的大小,然后考虑我以后再带你去做裙子时要怎么跟裁缝说,你肯定不能沿用以前的尺寸了。”

“我不用……”史蒂薇张口结舌地摇头,但巴琪的态度太正经了,弄得好像反倒是面红耳赤的她才是更奇怪的那个,“部队发衣服给我穿,巴琪,我想我不用再……”

“唔,你用不着我再带你去做衣服了是吗?”巴琪脑袋一歪,挑起半边眉毛,史蒂薇胸口的布料被抻得满满的,制服上方的几个扣子已经被解开,现在只剩下衬衣的掩护了。“上帝,我忍不住想象你现在跟人亲热是什么样子……”

“我不会。”

“嗯?”巴琪没听清似的,手上的动作倒没闲着,她解开一颗衬衣扣子,便透过褶皱的缝隙瞄到了一片肉色,“你不会?”

“你会吗?”史蒂薇双手握着她的肩膀,脸上露出那种她过去常露出的神情,刻意掩饰的不安,只剩层层堆积起来的冷静,“你交过不少男朋友。”

“噢,你现在要跟我清算这个了?”巴琪手上的动作终于松了松,她抬起脸,又是似笑非笑的,“我还没问你卡特探员的事呢。”


TBC


  86 2
评论(2)
热度(86)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