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性转百合慎入】巴琪与史蒂薇的第二十四年 (下,完结)


随缘同步


 

“卡特探员怎么了?”

 

史蒂薇被这奇怪的话茬弄愣住了,一时忘记要抓住巴琪在她胸口乱来的手。

 

“她呀……”棕色短发的姑娘鼓起腮帮,眼睛睁大了点儿,刻意摆出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她很漂亮,不是吗?真像个女王什么的,还有她的口音。我想她或许还会说法语。”

 

“嗯,她很迷人。”史蒂薇表示赞同,仿佛对巴琪眼睛里那点飘忽不定的光毫无察觉,“但我不知道她会不会说法语。”

 

巴琪哼了一声。

 

“我也会说。”她又扯扯嘴角,露出那种让史蒂薇摸不着头脑的笑容,“‘我爱你’,‘小姐’,‘我不知道’,‘你说什么?’”

 

史蒂薇愣愣地看着她。虽然已经有了五英尺八英寸的个头,每当困惑不解时,史蒂薇还是会露出那种茫然的、无辜的、让人想要亲她一口的神情——区别只在于,现在想要亲她一口,可就没以前那么容易了,还得踮脚——巴琪又变得闷闷不乐了一点。

 

“它们是‘我爱你’,‘小姐’,‘我不知道’和‘你说什么’的意思。”巴琪把自己那几句蹩脚的法语翻译过来,“我跟我们营里的玛丽安学的。她老家在蒙特利尔,十二岁的时候才去纽约上学。”

 

史蒂薇微笑着点点头。她不知道巴琪为什么看起来闷闷不乐的,但她觉得巴琪这样挺可爱。“看起来你在部队里交上了朋友?”

 

“唔,反正还没有人表现出特别不喜欢我。”

 

巴琪耸耸肩,手指头老实了半天,这会儿又开始在史蒂薇的衬衣上动弹。她想摸一摸,摸摸史蒂薇的身体。

 

“巴琪……”金发的大姑娘没有制止她,但嗓音泄露出一点犹疑,“有点冰……”

 

“噢。”巴琪收回胳膊,把两只手交握在嘴巴前面,用力呵了几口气,然后掌心对掌心地摩擦了十几下。“等我把它们弄热。”

 

气氛变得有些热烘烘的,不光是巴琪的手。

 

“没关系。”史蒂薇又朝她靠近了半公分,捉住她还在一个劲儿摩擦的手,合到了自己的掌心里,温柔抚摸,“你的手长茧了。”

 

“对呀,拿枪拿的。就像你拿画笔似的。”巴琪享受着史蒂薇手掌心的触感,被抚摸得舒服极了。

 

史蒂薇抓着她的手,慢慢往上抬,放到了自己的胸口上。衬衣扣子构不成什么有效的阻隔,只要动动手指,就能轻易拨开一小块漏洞,或者直接往下挪,拨开衬衣下摆,走另一条通路。

 

巴琪被她握着手,感觉到自己的指腹按在史蒂薇的肚皮上,无名指的指尖抵到了乳罩的钢圈。那一圈铁丝被布料裹着,托住史蒂薇那块发生了巨大变化的胸脯。

 

“哇。”

 

巴琪希望自己吞口水的声音没有大到让这妞听见的程度,但实际上,史蒂薇听见了。

 

“我说的吧,这感觉有点奇怪……”史蒂薇脸红的厉害,但抓住巴琪的手并没有退缩。

 

“好极了的那种奇怪。”巴琪回过神来,开始主动揉捏那块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脂肪,她希望自己也让史蒂薇感到舒服,否则她现在的行为实在是——“我是不是像个变态什么的?”

 

她咯咯笑了,居然露出有点委屈的神色,随即又将脸凑近到那领口大开的衬衣前,嗅着史蒂薇的气味,“罗杰斯小姐,请原谅我这样有伤风化的不当行为,我只是情不自禁。”

 

史蒂薇还在脸红,但她稳稳地站着,好让巴奇把半个身体的重量都靠在她的胸前,像个名副其实的小变态似的,用那并不算柔嫩的修长手指抚摸她的乳房。羞耻心无处遁逃,但某种程度来上来说史蒂薇将它拖住了,她维持着冷静,调整呼吸,尽量不让自己的说话声变得过于颤抖,她不想让巴琪放开。

 

“上帝,这简直太不真实了……”巴琪的棕色脑袋在她胸前乱蓬蓬地轻微晃动,她看到巴琪冲她抬起脸,调皮又充满爱意地眨眼睛,“我的小史蒂薇,我之前还以为你一辈子都用不着穿上这些会把你箍得透不过气的东西。”

 

“的确是挺不自在的,一穿上它们,我就觉得像是被勒住了。”史蒂薇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内衣。

 

“这不全是它们的错,我可以保证,你这也太大了。”

 

巴琪满意地看到史蒂薇那张刚褪下血色的小脸又涨红了。

 

“我想现在,如果我们拥抱,我连你的心跳声也听不到了。”巴琪夸张地拉下脸,像是真的受到了打击,“要是放在以前,我们的小史蒂薇,只要我抱住她,就能把耳朵贴到她砰砰作响的胸口,数她那颗小心脏每秒钟能蹦多少下呢。”

 

史蒂薇回想起那些画面,被记忆中那个抱着她转圈的大女孩再次逗笑了。而那个大女孩,那个胳膊有力、脸颊泛着健康血色的漂亮姑娘,如今似乎变得娇小了,娇小但不柔弱,依然是过去那副精神抖擞的样子。

 

她搂紧巴琪的腰,做了自己一直想做的事。她低下头,用自己的双唇碰到了巴琪的嘴角。她还不熟练。

 

巴琪的嘴唇有些干,当然了,这里的姑娘们已经很久都没有水润的嘴唇了,尘土飞扬的空气和每日少量的饮水都让她们的双唇血色黯淡、缺失水分,但她仍然觉得巴琪亲起来软软的,舒舒服服的。她没有伸舌头,只是小心亲吻,她其实有些害怕巴琪会突然张开嘴,她知道巴琪有很多接吻的小伎俩,但她不会,她只能傻傻的用自己的嘴唇去摩挲巴琪的,轻轻抿弄,她甚至担心自己的牙齿会磕到巴琪,她紧张极了。

 

“别紧张,我的甜心。”

 

巴琪一定是有读心术,史蒂薇泄气地想。好在巴琪没有急匆匆地要回主动权,所以她略作停顿,吸了一口气,又不服输地把脸凑了过去。

 

巴琪这次把眼睛闭上了,这稍微缓解了她的紧张。她们离得那么近,她能看到巴琪的睫毛,细小的伤痕,脸颊上的红血丝,巴琪的手还放在她的胸上,她被揉得发热,她也解开了巴琪的制服扣子。

 

“我真想把你抱起来……”巴琪转开脸,轻轻喘着气,大大方方地让史蒂薇解她的衣服,“可你现在这么高……”

 

“我可以抱你,把你从屋子这头抱到那头……”史蒂薇不掩饰自己的愉快,“现在我是那个‘大姐姐’了,巴琪。”

 

“噢得了吧,你就算再长高十公分,胸部再大上一圈,在我心里你永远都是那个一咳嗽就站不稳的小豆芽菜。别告诉我你都不记得了,我会帮你记一辈子的,小病猫,我会天天在你耳朵边念叨,你没有你想象得那么强大,你永远需要我,需要我抓着你的细胳膊,需要我帮你把药塞在你的裙子口袋里,需要我帮你把干草似的头发梳成光滑的小辫子。”巴琪在她耳边念念叨叨,嗓音黏哒哒的,如同缓慢溶化的水果糖,“我想亲你的脖子,让我亲你的脖子。”

 

史蒂薇听话地抬头,将自己修长紧实的颈脖暴露在女孩的面前。巴琪凑上去,亲吻那块薄得几乎能看见血管脉络的皮肤,她感觉到史蒂薇的脉搏,不再像过去那般微弱,它稳健而有规律,代表着这具彻底摆脱孱弱与病痛的身体。

 

她把脑袋拿开,往下靠,开始亲史蒂薇的胸口。

 

“不许让酒吧里的那些毛都没长齐的小伙子跟你搭讪。也不许让那些大兵买酒给你喝。”她一边亲,一边还要不高兴地唠叨,“尤其是法国男人。所有男人。不许让他们跟你嬉皮笑脸。”

 

“你说了好多个‘不许’。”史蒂薇把眉毛扬得高高的,露出被难住了的神情,但那没能把她嘴角的笑意盖下去。“我还以为你只不喜欢我跟卡特探员交朋友呢。”

 

巴琪把脑袋拽回到自己脖子上,不自知地撅起嘴,“你想和谁交朋友就和谁交朋友,反正她差不多就是英国女王。”

 

“如果听见你对她这番评价,佩吉会受宠若惊的。”

 

巴琪又从鼻子里哼出声音,好像被“佩吉”这个称呼在她脸上挠了一把。

 

“佩吉对我很好,巴琪。我刚来军营时,她就鼓励过我。”史蒂薇收起笑意,蓝眼睛里一派温柔真诚,“如果没有她的帮助,我想我根本没办法把你们从施密特手里救出来。”

 

巴琪这下没哼了。哪怕是过去那个瘦小得像猫一样的金发丫头,也能轻而易举地说服她,更别提现在这位队长了。而且,她根本也没在生谁的气,她只是有点——这说出来傻透了,她知道——有点失落而已。

 

“代我谢谢她。”她闷声答道,“谢谢她帮你救了我们。”

 

“我会的。”史蒂薇亲了亲她的额头。

 

巴琪的额头有些汗津津的,她早已与巴琪身上那股并不恼人的潮湿的气味相处愉快了,巴琪是个爱运动的姑娘,常出汗,有时候她会用毛巾把自己擦得清清爽爽,而有时没那么多时间,她也等不了,就把塞着排球服和水壶的背包甩在肩上,直接跑到长廊那儿找正在画画的史蒂薇,递给她半瓶还在冒冷气的可口可乐,然后坐下来,揉自己酸胀的脚踝或手腕。

 

“我喜欢佩吉,因为她是位优秀的、值得尊敬的女士,我把她当朋友,如果她陷入险境,我也会毫不犹豫地前去救她。”史蒂薇压低脸,用自己微凉的额头抵住巴奇的脑门,望进她那双没有直视自己的眼睛,“但不是我喜欢你的那种喜欢。你不一样。”

 

“哪里不一样?”巴琪乖乖地上钩了,透着一股孩子气的急切。

 

“我想想……”史蒂薇煞有介事地转了转眼珠,“你个子没她高。”

 

棕发女孩仰起脸,用一种傻乎乎的威胁目光盯着自己心爱的姑娘,嘴巴抿来抿去,像是想咬人。

 

“你也没她那么优雅。”史蒂薇仿佛毫不知情地继续道,“对了,你还没她身材好。”

 

“我觉得我们差不多!”

 

巴琪忍无可忍地打断她,听起来很不服气。史蒂薇低下头笑了,随即朝巴琪的臀部打量了一眼,作出难以苟同的神色,“你的屁股……”

 

“我的屁股很翘!”巴琪干脆抓住这个金发妞的手,贴到自己的‘翘臀’上,她其实没有自己表现出来得这么自信,没错,放在以前她还是对自己充满信心的,但那位英国来的卡特小姐实在是……非同一般的惹火。巴琪暗自苦恼,她还从来没有碰上过那么强大的敌手,在此之前,她一直觉得自己是小史蒂薇所见到过的最漂亮、最抢眼的姑娘呢。

 

“你真是太胆大了。”

 

她泄了气,整个人靠到史蒂薇的身上,像一只被抢走了自己的宝贝大榛子的灰松鼠。

 

“你居然敢说我没有别的女孩子身材好,史蒂薇,你真伤我的心。你以前明明一口咬定我是全校最漂亮的,毕业舞会的时候你还给我画了画,把我画得跟什么戴花环的希腊女神似的。”

 

“那是我见识少,只能在一所中学里作比较。”史蒂薇还在笑呵呵地火上浇油。

 

“我真想揍你。”巴琪昂起脖子,毫无斗志,“我现在可以想揍你就揍你了,甜心,反正你这么壮实,打也打不倒,不像以前,风一刮我就怕你被吹跑了。你没有被那年冬天的风给吹到大西洋里,都是我盯你盯得紧。”

 

看着巴琪贴在自己胸前的脑袋,史蒂薇觉得很愉快。这是种新奇的体验——她觉得安心,觉得舒适而满足,巴琪就像她过去依偎自己那样依偎着她,这感觉真是太好了。

 

“现在你可以放心了。”她很骄傲地说。

 

“不,不放心。”巴琪摇了摇头,脸颊在她胸口的衬衣上压来碾去,“要是龙卷风呢?”

 

史蒂薇噗嗤一下笑了。有的时候,她真的不知道这个巴恩斯家的大姑娘到底都在想些什么。

 

“龙卷风,台风,海啸,暴风雪,纳粹,坦克大炮……”巴琪抬起眼睛,“你或许已经能把我抱起来,或者一拳打翻一个德国步兵,但你可没法挡住那些东西。我怎么能放心?”

 

“我有我的盾牌,它很大。大到足够把你也挡进来。”

 

巴琪扭过上身,看了一眼那枚立在桌子旁的美丽的盾牌。她扭回来,嘴巴依旧微微撅着,“把你自己护好就够了,宝贝,我会在不远处替你盯着,我的枪击训练成绩是全排第一,我可以当你的狙击手。”

 

“你可以当我的一切。”

 

巴琪两眼一直,嘴唇微张着,半天都没能闭上。她的小史蒂薇什么时候学会说这种让人脸红心跳的重磅情话了?这是情话吗?

 

“我、我想我的确可以……”她结结巴巴地傻笑了一下,抓了抓鼻子,“狙击手,没错……我还可以当你的服装师,等打完仗回国,你的内衣和裙子都由我来挑。”

 

“你想做什么?”金发的大女郎立刻提高警惕。

 

“嘿嘿嘿嘿……”

 

巴琪不会承认她已经在心里挑好了,她要给史蒂薇买很多很多的内衣和很多很多的裙子,现在的史蒂薇就是个活脱脱的美丽女郎,值得一切美丽的服饰,她已经忍不住要看史蒂薇穿着带蕾丝花边和镂空钩线的白色胸衣的样子了,她还要带史蒂薇去做头发,就像女明星克劳黛考尔白在《一夜风流》里的那种,她想象着史蒂薇满头卷的模样,欣喜得嘴巴也合不上,她搂住这个大姑娘的脖子,亲她的胸口,亲她的脖子,史蒂薇任由她搂着自己到处下嘴,她亲够了,看向史蒂薇,那双眼睛让她想起蒂梵尼珠宝店的玻璃橱窗,过去她偶尔路过那里,瞥见那颗衬着天鹅绒的钻石,她想不通为什么有那么多少女和妇人都为了那颗从地下凿出来的小石头而疯狂,她们一定是没有见过史蒂薇的眼睛,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眼睛。

 

“你也是,大姑娘。”她踮起脚,在史蒂薇扑闪着浅色睫毛的眼皮上亲了一口,“你也是我的一切。”



END

拖了这么久我简直没脸来平坑了,总之吧唧妞和史蒂薇真的太萌了,求更多!!!!!!!

  185 7
评论(7)
热度(185)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