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盾冬】That Barnes Gal(女装梗)2

2.

 

“蜜糖,放轻松点儿,把那位老家伙迷晕!”

 

巴奇不知道康妮是在为他加油打气,还是在拿他寻开心。女士洗手间里亮着鹅黄色的温暖灯光,他望着梳妆镜里的自己,油亮蓬松的深褐色卷曲假发、纤毫毕现的睫毛和涂得鲜红又饱满的嘴唇……

 

这些都不是最糟糕的。他低下头,瞅了瞅脚上那双红底黑漆皮的细跟鞋,他觉得自己站在两块硬梆梆的、折磨人的云端上,只要稍不小心,随时都可能往旁边或往前一歪,稀里哗啦地摔个大马趴。

 

“如果我被赶出来,康妮,求你不要笑话我。”他哭丧着一张浓妆艳抹的脸蛋,“最重要的是,不要告诉史蒂夫。我死了也不会让他看见我这样。”

 

“我想告诉他还没门路呢。再说了,你不就是要去找他的吗?”

 

“我是要去找他,但我不要这个样子去见他,我会找到时机换装的,但我得保证自己先在欧洲落了地,否则他们肯定得把我扔下海。”

 

有刚小便完的女士从厕所隔间里推门出来,站在他身边,对着梳妆镜解开衬衣扣子,将腋下的副乳往胸罩里推,他赶紧扭开脸,直到女士走了,才战战兢兢地把脸转回去。

 

“过来,巴奇,你快把你的嘴唇都舔得没颜色了。”女孩儿从小手包里掏出口红,抓住他的下巴,“听我的,最重要的是自信!你这样子进去可不行。你得想象自己真的是个歌舞团的姑娘,你高挑、丰满、有漂亮的脸蛋,你跳过无数场舞,在梦里都能旋转起来。”

 

“康妮,你见过这么膀大腰圆的姑娘吗?”他张着嘴唇让女孩儿替他补妆,只能从喉咙里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而且我根本不会跳舞。”

 

“你怎么不会跳,毕业舞会上你跳得多棒,连史蒂夫的舞步都是你教给他的。”

 

“那是华尔兹的男士领舞,不是歌舞团里女孩子跳的舞。她们柔软得像是甜虾,能把腰扭得像布丁,还能把腿踢得这么高……”他比划了一个高度,又再次看向了自己的脚,“而我,我穿上这双鞋都是挑战。”

 

康妮拉住他的胳膊,让他看着自己,“那就现在学!”

 

她抬起双臂,双手搭在腰间,灵巧地交替弯曲膝盖,一上一下地扭胯。巴奇傻乎乎地瞅着她,迟疑地把手放到腰上,一点点学着女孩儿的样子,小幅度地扭动起来。康妮是那么的轻快甜美,而他每个关节都像是没上油的齿轮,他绷直了背,努力尝试着踩在八公分的高跟鞋上活动身体,假发发梢在他脸颊旁轻轻拂动,触感有些奇怪,他停下来,重重地叹了口气。

 

“不管了,我只能豁出去了。谢谢你,康妮,如果真的成功了,我一定带你去吃樱桃塔。”

 

他整了整自己身上那件女式大衣的毛领,又拽了拽里面的裙摆,穿着裙子的感觉很没有安全感,他总觉得自己忘穿了裤子,屁股那儿凉嗖嗖的。

 

“别摸来摸去的,简直像个偷穿妈妈衣服的七岁小丫头。”康妮拍开他的手,帮他捋了捋假发卷曲的弧度,“还有,别忘记了你说话的声音,来,现在就开始,自我介绍给我听。”

 

“你好,我是詹……我是杰米巴恩斯。”他咳嗽了两下,张开嘴唇、捏尖嗓子,带着一点刻意的口音,大家都说他是个模仿各国口音的好手,也许这能帮助他伪装成一个颇具西斯拉夫风情的移民女孩儿,“很高兴认识你。”

 

“哈喽,杰米!”女孩儿热情地笑了,好像真的第一次同他见面似的,“祝你好运,杰米!”

 

他还是有点不好意思,刚想抬手挠挠后脑勺,又赶紧放下了,康妮会把他的手拍掉的。那个名叫乔瑟芬的姑娘从洗手间门外探进半个身子,显然有些不耐烦了,他对着康妮挥了挥手,转身迈开了八公分高的步子。这是一栋办公楼,长长的走廊两旁布满了房间,乔瑟芬带着他在一扇门前停下,门上有一块方形的磨砂玻璃,玻璃上贴着“乐手与歌舞演员经纪公司”的端正字样,他吸了一口气,紧张得嗓子眼都快要打结了。

 

“别太紧张,蜜糖。”身材圆润的乔瑟芬嚼着口香糖朝他脸上一瞥,露出一个慵懒而不算恶意的微笑,“你比我想象得要像样儿一点——说实在话,如果忽略你的个子和肩膀,你算得上可爱了,哪怕以姑娘们的标准来衡量。”

 

他悲惨地道了谢,便伸手推开了门。他往屋子里迈出的第一步就险些崴倒,还好他反应快,一手扶住了门口小秘书的书桌。他的大脚趾被磨得生疼,脚后跟也火辣辣的,但他还是努力站直了腰,像康妮叮嘱他那样的昂头挺胸,摇摇摆摆地走到了经纪人先生的书桌前。

 

“下午好,克鲁岑斯基先生,我是杰米巴恩斯,乔瑟芬介绍我来找您的。”

扁塌鼻子的波兰裔中年男人搁下电话听筒,从眼镜上方瞅了瞅这个新来的——嗬,又是个大骨架的妞儿,现在的姑娘家们可越长越高了。

 

“你以前在哪里呆过,都跟过什么团、跳过什么场子?”

 

“我……”褐色卷发的女孩冲他眨眨眼睛,伸出鲜红的舌头在嘴唇上舔了一通,这才慢吞吞地开口,“我在老家的舞蹈学院学了四年的芭蕾舞,我跟着我母亲去过欧洲,在斯德哥尔摩时我在夜总会跳过卡巴莱,也演过一系列歌剧……”

 

她的神情是如此诚恳而害羞,甚至有点怯生生的,以致于克鲁岑斯基完全没有听出任何胡扯的成分,虽然这经历听起来够奇怪了。他的锐利眼光从巴恩斯的饱满胸口移到了巴恩斯的脸蛋上,这是张可爱的脸蛋,眼睛尤其漂亮,但脸蛋可爱并不管用,干这行的女孩儿最重要的是屁股和腰,否则你要她们在台上扭哪儿,鼻子吗?

 

“站起来,让我瞧瞧你的资质。”

巴恩斯愣了一下,赶忙站了起来,她的动作仓促又冒失,两腿膝盖有些往外撇,克鲁岑斯基不太满意地撇下了嘴角。虽然她的妆扮和着装都够看了,可这番体态着实不像个风度翩翩的摩登女郎,更像个从小习惯了跟一帮男孩儿到处闲逛的假小子,到了不得不谈婚论嫁的年龄,才在母亲和姐姐的逼迫下穿起了裙子和高跟鞋。

 

“不好意思,我……”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傻样,对着坐在桌子后头的中年男人投去可怜的一笑,“我最近有些伤风,浑身的骨头和肌肉都不太灵活,可一旦我恢复过来,就精神焕发了,相信我!”

 

男人抽动鼻翼,将信将疑地把视线放到了她的下半身上。大衣盖住了她的膝盖,只能看到两截还算细瘦的小腿,可她的屁股瘪瘪地藏在厚重的毛呢料子里,实在是不够翘。怎么办呢,他也没得挑了,老经纪人靠向座椅靠背,在额头上捋了一把,舞团马上就要去巴尔地摩了,在这个节骨眼上居然有两三个小妞接连掉链子:一个被搞大了肚子,一个跟了小流氓私奔,还有一个要转行和刚认识了没几天的恋人去街头贩气球!他暴跳如雷,但还是留不住那些脑子里进水了的年轻姑娘,他翻遍了纽约也只找到了两个替补,明天就要上火车了,如果不要这个巴恩斯,他八成也是找不到第三个姑娘了。

 

“我可以要你,但你得先告诉我,你可没有什么爱得要死的小男友什么的吧?”

 

“呃,男朋友?”巴恩斯怔怔地睁大了她那双蓝眼睛,一副搞不清状况的模样,“我吗?”

 

“别跟我打马虎眼,小妞,我知道你们这群年轻人没一个省事的,青春加上美貌加上愚蠢,一场盛大的灾难!”男人吵吵着碾灭了烟头,“你得跟我保证你不酗酒、不嗑药,没有怀孕,也不会中途落跑,等到了军队营地更不准跟那帮大兵乱搞……”

 

“我保证,先生,我保证!我不酗酒、不嗑药、没有怀孕更不会……”

 

“好了好了,你被录用了,明天上午十点钟,带好你的行李去站台,不许迟到——另外,学别的姑娘那样把屁股垫高一点,它小得简直快要看不见了!”

 

“谢谢!”巴恩斯兴奋地笑了,像一头欢快的小鹿,激动得忍不住在原地跳动了几下,险些再次崴倒,但立马又站直了,“请放心,我会把我的屁股垫得高高的!”

 

他转身跑出房间,乔瑟芬站在门外等她,康妮也在,他紧紧地拥抱了康妮,甚至把康妮抱起来转了半圈,康妮低声尖叫着捶打他的背部,“放下我,巴奇!你要用你的假胸顶死我了!”

 

他赶紧放下身材娇小的女孩儿,脸上依然留着那副傻笑,乔瑟芬翻了个白眼,胳膊抱在胸前,转身向康妮摊开了一只手,“现在能告诉我那个小骚货到底跟谁在一起了吧?”

 

“罗杰斯吧,她和罗杰斯在一起了……巴奇,那个人还跟你说了什么?”康妮随口敷衍着,等不及要让巴奇说出更多细节,“他有夸你的口红和眼影吗?我给自己化妆都没有这么用心,他必须得注意到……”

 

不等目瞪口呆的乔瑟芬抓住她追问,她拉着自己一手打造出来的大姑娘跑到走廊尽头,下了楼梯,迅速离开了那栋办公楼。巴奇笑嘻嘻地任由她拉着,踩着高跟鞋的步伐也变得熟练而轻盈了,他昂起头颅、挺高胸脯,挎着康妮的细胳膊,风尘仆仆地带她去那家咖啡馆吃樱桃塔。他们还吃了冰淇淋和黑森林蛋糕,接着去了百货大楼,康妮甚至高兴地想要动用自己在纺织厂上班的第一笔工资给他买一条纱巾,还好被他拦下了,但他按照康妮的指示给自己添置了一些必要的东西:闪闪发亮的耳环,花样复杂的头饰和缀满了亮片的舞台裙装,又买了垫高臀部的海绵和裹紧肚子的束腰,他们直到快要天黑才回到康妮的公寓,康妮收拾出自己和姐姐的一大包东西塞给他,大多数是化妆品和内衣,他坐在床边,拆下热烘烘的假发套,觉得自己的双脚已经失去知觉了。

 

“你就像我的神仙教母,康妮。”他一边揉着被磨得红肿的脚趾,一边得意地傻笑,“等着我凯旋归来吧,等我找到史蒂夫,和他一起打赢了纳粹,我会从欧洲给你绑一大票男朋友回来,意大利、法国或者西班牙,任你挑!”

 

康妮朝他脸上扔了一根毛绒绒的粉刷,他又稳又准地接住,便撒娇似的倒在了床上,女孩儿拿着长长的丝袜在他屁股上抽了一下,“别说得好像我找不到男朋友似的,要我看,你更应该担心你的小史蒂夫,别提什么欧洲女士,他只要在那个歌舞团里就能挑花眼了!”

 

“你这样认为?”巴奇从床上坐起来,一手抓着丝袜绕了几圈。

 

“不是‘认为’,这肯定是事实,蜜糖,你难道还不清楚那些跳大腿舞的姑娘们有多迷人吗?”康妮抓回丝袜,在他的肩膀上拍了几下,“不用泄气,等你进去了,也能天天被那些火辣甜心们包围着,她们说不定更喜欢你呢。”

 

“我是个女孩儿,康妮!”他严肃地指出不合逻辑之处,脸上无奈得快要皱成一团了,“就算我想调情,也只能跟她们坐在一起,互相梳梳头发或者涂涂指甲油什么的,难道你以为有谁会跟我说情话,会抱着我亲嘴吗?”

 

“那可不一定,我听乔瑟芬说她以前呆过的那个歌舞团里就有女同志,有好几个呢,她们会趁换衣间里没人的时候偷偷接吻,抚摸对方的胸脯,你可以从这条线来下手。”

 

“康妮,这不是重点!”巴奇崩溃地大叫,“如果我想跟女孩子亲热,我大可以留在布鲁克林的舞厅里,为什么还要扮成一个姑娘和喜欢姑娘的姑娘偷偷调情?”

 

康妮仰倒在床上,满不在乎地伸直手臂,查看自己的粉色指甲油,“哦,那的确是太迂回了,那你可以去和史蒂夫调情,你是个漂亮妞,他是个帅气甜心,这相比起来就没那么奇怪了,是吧?”

 

“哈哈,是吗?”

 

巴奇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笑,他本该在康妮肩膀上搡一把的,但他居然有点难堪地愣住了。

 

“好,那我们来坦诚一点吧,蜜糖。”

 

康妮突然一屁股爬坐起来,神情异常正经,就像是她跟她的那些女朋友坐在小餐馆的雅座里互相给对方的恋爱出主意时一样,巴奇讪讪地往后挪了两步,装作给自己挑选明天去火车站要穿的裙子。

 

“你喜欢史蒂夫,史蒂夫也喜欢你,我说的没错吧?”

 

巴奇发出一连串做作的干笑,“哈哈哈哈那当然,我们是最好的哥们儿,我当然喜欢他,哈哈哈!”

 

“你再那样笑,我就把你的胸部扯下来。”

 

“好啊,反正它捂得难受。”巴奇真把手伸到胸口,拽出了厚厚的垫子。

 

“你这个小混蛋!”康妮扑过去,抓起胸垫蒙住了他的脸,像是要把他给闷死似的,“这可是你的幸福,不是我的,你如果再继续那副蠢蠢的态度,有你哭的那一天,巴恩斯!”

 

“放开我,我要不能呼吸了!”男孩儿张牙舞爪地求饶。

 

“你是个蠢货,史蒂夫也是个不开窍的,我还为你俩干着急,真是多管闲事!”

 

她扔开胸垫,巴奇坐起来夸张地咳嗽,她又在男孩儿的脑袋上推了一掌,险些把他给推下了床。巴奇用手背在嘴上蹭了一下,果然,口红已经花了,睫毛膏也有点黏住了眼皮,很不舒服,他挤眉弄眼了半天,等终于睁开眼睛时,康妮瞪着眼地坐在对面,像是一点都没解气。

 

“我只是……我只是没想过这事,我觉得我,我不是同性恋吧,我喜欢女孩儿啊……”他茫然地揉着眼睛,揉出一手的黑色,“我觉得你们才可爱,我喜欢跟你们亲热。”

 

“我还喜欢跟波比亲热呢,我也喜欢跟邦妮亲热。”

 

波比是康妮养的小狗,去年搬来这座不允许饲养宠物的公寓后,她就不得不把波比送给了乡下的姑妈代养,为了此事她哭了好几天,巴奇还记得女孩儿的眼泪,简直比和男友分手还要严重;邦妮是她最好的朋友,有着一头亮丽的金发和纤细的腰肢,她们一起读中学,一起在纺织厂工作,要好得像是连体婴一样。

 

“但这不是一回事,巴奇。世界上有几百种喜欢,但你对史蒂夫的喜欢绝对是最要命的那种,我可不是瞎子。”

 

巴奇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又开始舔嘴唇了。深陷的唇纹夹着不正常的鲜红色,干燥起皮得厉害,他舔来舔去,终于乖乖地叹了口气。

 

“我不知道,康妮,也是你说的是对的,但我……我也没有想什么别的,我只是想去盯着他而已,你明白的,那个家伙连在布鲁克林的街头都能把自己弄出满头包,这下居然还要上战场!我天天祈祷上帝,千万要在我不在他身边的这几天里好好看着他,至少让他保住胳膊腿,保住他那颗固执的小脑袋。”

 

“我当然明白。”女孩儿赞同地点头,“所以我才支持你,亲爱的,史蒂夫不能没有你。”

 

“你相信我?你不觉得我是在犯蠢?”

 

“当然了,蜜糖,你是好样儿的,这一点我可比谁都确定。振作点,巴恩斯,拿出你邀请女孩儿跳舞时的那份自信!你会是个出色的舞娘,你会成功地到达前线,找到史蒂夫,把他敲打一顿,然后你会和史蒂夫一起打倒德国人,再把他全须全尾的带回来。”

 

 

TBC


  255 18
评论(18)
热度(255)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