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盾冬】That Barnes Gal(女装梗)3

3.

 

第二天上午,他一个人来到了站台。康妮本来要陪他的,他不想康妮再为了他的这桩蠢事而耽误上班,便拒绝了,女孩儿一千个不放心,最后又翻箱倒柜地掏出了两支旧口红、一顶缀着遮面网纱的宽檐帽和一对蕾丝手臂套,硬是塞进了他从二手市场里花五块钱买来的那个女士小皮箱里。

 

天气寒冷,风吹得人难受,行色匆匆的人们纷纷把大衣领子竖了起来,而他穿着丝袜的小腿冻得瑟瑟发抖,修身的连衣裙外只披了一条颜色浑浊的鸡毛坎肩,像个身材高大又底气不足的小少妇,步履维艰地踩在火车站台的砖面上;小皮箱沉甸甸的,他数次想要把箱子夹到胳膊下面,可那样太不优雅了,帽子上的遮脸黑网纱时不时蹭到他的睫毛和鼻尖,痒得要命,他没法每次都用手去揉,只能难受得直挤眼睛。有穿着脏西服的青年对他吹口哨,他不明所以地望着对方,半天才反应过来自己被调戏了,戴着贝雷帽的小报童突然从后面蹿出来,一边挥舞着手中的日报,一边挤着他的假屁股溜了老远,皮箱子落到地上,他脚下一歪,险些被挤趴下,报童的叫卖声回荡在耳边,他扭头望过去,似乎隐约看到了报纸封面上那个穿着紧身舞台装的健美先生。

 

“‘美国队长’……”他低声嘟囔道,“这算什么舞台名……”

 

前方不远的车厢口下挤着一群花枝招展的美丽姑娘,聒噪地围着两个人,像是克鲁岑斯基和女团长,他加快脚步赶过去,略显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杰茜,你和罗斯玛丽先上去,维多利亚,这次别再丢东西了!”领头的团长是个头发稀疏的中年女人,正拿着小笔记本对着手下的女孩儿们大呼小叫,“乔瑟芬,你最后上去,我不希望罗斯玛丽跑过来告诉我你和杰茜又打起……梅丽莎,小心点,再让我看到你的小酒壶我就把你扔到铁轨上!”

 

“头儿,为什么罗杰斯能坐贵宾车厢,我们不能?”名叫杰茜的女孩嬉皮笑脸地后仰身体,歪着脑袋控诉道,“这是性别歧视!”

 

“如果你能把罗斯玛丽、维多利亚和梅丽莎同时举起来——外加一辆大哈雷——我立马叫罗杰斯滚蛋,让你穿上他的头盔、他的靴子和他的条纹制服!”

 

一个圆脸女孩刚踩上车厢口的阶梯,又抓着扶手扭过脸来,“她说不定真的能,头儿,她每天都要吃七顿饭,我昨天晚上还看到她在被窝里偷吃甜甜圈……”

 

“你闭嘴!”杰茜朝她转过去,恶狠狠地挥了一把,又转回来,瞥向其他姐妹,“反正我要去跟罗杰斯坐一个车厢,想来的就跟上我!”

 

巴奇偷偷蹭到乔瑟芬背后,小心翼翼地向克鲁岑斯基先生和女团长点头示意,女团长问了他的姓名,不大耐烦地在笔记本上画了个勾,便忙着去骂旁边那几个提了太多行李的姑娘了。

 

“如果你有什么想要了解的事,我告诉你,”乔瑟芬心不在焉地拉了他一把,以防他被那些姑娘手里提着的摇摇晃晃的行李挤开,“那个杰茜是个小贱货,这一点你不用怀疑。”

 

杰茜的呼声得到了响应,几个长手长脚的高挑女孩立刻跟着她钻进了车厢,径直往另一头挤过去了。巴奇望着她灵动的侧影,向乔瑟芬实话实说了一句,“她挺可爱的。”

 

“是的,她可不止认为自己很可爱,她觉得自己根本就是波佩阿女王,总有一天会被那个傻大个儿看上,结婚,娶回家当美国队长的夫人。”

 

“史蒂夫不是傻大个儿!”

 

巴奇脱口而出,眉间挤得皱皱的。乔瑟芬惊讶得闭了嘴,在他涂脂抹粉的脸蛋上注视了好几秒钟,他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失常,赶紧咳嗽着打圆场,“呃……我是说,罗杰斯可不是一直这么壮,更算不上暴君尼禄,他只是布鲁克林的一个普通小伙子。”

 

“哥们儿,如果你想说他的坏话,你就可以说,不用端着,我可不是那家伙的狂热粉丝中的一员。”她翻了个克制的白眼,显然是意指杰茜,“走吧,我们上车,今天也太冷了,我的腿都快没知觉了。”

 

“原来你们也会冷吗?!”他如释重负地抬起一条小腿,伸手隔着那层薄到可以忽略不计的黑色丝袜用力摩擦,“我还以为是我太没经验,所以才这么冷!”

 

“别丢人了,快上来!”

 

乔瑟芬伸手扯他,他刚抬腿踩上去,鞋子的细跟就卡进了阶梯的缝隙中间,一时动弹不得,把他吓坏了。排在他后面的一个姑娘热心地搭了把手,帮他把鞋跟拔出来,他抬起头来连连道谢,看到对方甜美的脸蛋,他又露出那副招牌式的调皮笑容,像个活泼的小绅士。

 

“杰米!”

 

乔瑟芬在他耳边提高了嗓门,“跟过来,我们去那边坐。”

 

巴奇拎起自己的皮箱,踩着小碎步跟上前去,“突然这么大声干吗?”

 

乔瑟芬伸手拨开他的坎肩,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通,他疼得刚要嗷出声来,又立刻捏尖嗓子,娇嗔似的发出几声痛呼,委屈极了。

 

“你要是不想被当成女同志,就管好你那张小脸。”乔瑟芬脱下大衣,顺手在他的胸脯上拍了一下,又指向他们俩的皮箱,颐指气使地低声发令,“来,‘小妞’,把行李搬到架子上。”

 

说完这话,她就从大衣内侧口袋里摸出一盒烟,朝无人的车厢尽头走去。巴奇脱下坎肩,一把提起两个皮箱往架子上堆,隔壁座位的女孩子看见了,也都过来求他帮忙,没过一会儿,他就被一群姑娘们围着,心甘情愿地肩扛手提,把半截车厢的小皮箱都搬上了行李架,几个女孩儿叽叽喳喳地拍手欢呼,夸他力气大,他傻呵呵地歪头一笑,苦苦憋住那句窜到嗓子眼里的“我的荣幸,女士”。十几分钟后,火车发车了,由于他是个新人,又刚刚树立起了一个大力妞的光辉形象,姑娘们便三五成群地围到他的座位边,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拉家常。

 

“杰米,你力气怎么这么大,你以前是做什么的?”

 

他羞涩又紧张地想要挠头,刚把手抬起来,立刻想起了康妮对他的警告——“不可以挠头,你一挠头就原形毕露了”——只好把手指头停在了卷曲的发梢上,用食指缠绕住几缕发丝,细细地提高音调,“我好像天生就力气大。”

 

一旁的圆脸女孩儿突然伸手在他的肩膀上捏了两下,立刻笑着惊呼道,“你可真壮!你们都来捏捏,她的肩膀厚得出奇!”

 

话音刚落,几个姑娘就前倾身子凑过来,伸出光滑粉嫩的手臂,纷纷在他的肩膀上流连了一番。他又惊又喜,在女孩儿各式各样的香粉和香水味里老实坐着,一动也不敢动,名叫梅丽莎的黑发美人尤其兴奋,问他小时候是不是在马戏团练过杂耍,或者学过什么体操,他不知如何回答,但很快就有另一个小妞插话进来,“姐妹们,快,看那边!”

 

他随着女孩儿的手指望过去,只看见那个叫杰茜的姑娘带着几个好姐妹朝这边踱了过来,一派欢欣鼓舞的轻快姿态,甚至有些急匆匆的,她们合力拖下了杰茜的行李箱,从里面摸出一瓶半空的杜松子酒,又摸出几个细脚玻璃杯,梅丽莎按捺不住地喊了一句,“喂,你们在哪儿开派对呢?”

 

“我们要教罗杰斯喝酒,你来吗?”杰茜合上皮箱,转头甩开自己秀丽的金发,朝车厢这一边的小妞们露出胸有成竹的热情微笑,又看向自己的伙伴,“安琪儿跟我打赌罗杰斯绝对不会喝,我得看看他到底是假正经,还是真的那么纯真!”

 

巴奇感觉自己的胃里有一只小蛾子,正在横冲直撞地到处乱飞。他刚要伸手,想跟杰茜说几句拖延的话,比如“我猜罗杰斯是真的不太能喝酒”“他半个月前不还是个小小的病秧子吗”之类的,但梅丽莎突然也从自己的大衣里摸出一个小酒壶,不甘示弱地招呼周围的好姐妹搜罗杯子,吆喝说她们也要开自己的派对,好像谁敢去搭杰茜的腔就是成了大叛徒似的,巴奇望着杰茜消失在车厢尽头的背影,只得乖乖靠回座椅,忧心忡忡地咬起了嘴唇。

 

“梅丽莎,你胆子可真大,还敢带酒上来?”罗斯玛丽贡献出了自己的一小包花生,搁在小桌板上,“你难道又失恋了?”

 

“胡说,我男友昨天还跟我吻别来着!”

 

“是谁?他是做什么的?”

 

酒鬼模样的女孩儿翘起了腿,两条手臂交叠着搁在膝上,借着酒劲炫耀了起来,“他祖上是斯堪的纳维亚人,在丹麦开了好几家水泥厂,现在他从欧洲念书回来,接了他父亲的班,打算在佛罗里达建工厂,还要投资制造业,磨粉机什么的。但我其实不太看得上他,只是玩玩罢了,谁要跟一个小工厂主过一辈子啊?”

 

“那你还想找什么样的男人?”

 

“等仗打完了再说吧!我不要什么乡下富佬,我想要真正的绅士,有自己的游艇和管家,去过罗马和巴西,会帮我挑选帽子的式样!他可以不用太有钱,但是要懂一点金融,我就能把我的积蓄都交给他,让他帮我投资石油股票,或者成立一个基金,用我的名字命名。”

 

她绯红着脸,显出一点惺惺作态的老练,又倒过来挎住了巴奇的胳膊肘,凑到他的脸前发问,“你呢,大力气甜心,你喜欢什么样的男人?”

“呃,我?”

 

巴奇被这突如其来的问题吓得不轻,他本来正在嚼花生,这下舌头像打结了似的,半天捋不出一句囫囵话。姑娘们都望着他,坐在他身边的,坐在他对面的以及倚在座椅背后的,七八道甜美热辣的目光齐齐射过来,他瞬间涨红了脸,脑袋里像是煮成了一锅乱糟糟的浆糊,他舔舔嘴唇,支支吾吾地挤出一句,“我、我有男朋友了!”

 

一听这话,小妞们的热情更加高涨了,她们又绕着他身边裹紧了一圈,几乎就要把胳膊和大腿贴到他身上,像是少女们躲在被窝里交换秘密时那样,只不过不再是悄悄骚动,而是明目张胆地盘问,“他长什么样儿?个子有多高,比你还高吗?你们怎么认识的?”

 

“他,他没我高。”他哪经得住这番桃色攻势,一下子全招了,说话不过脑子,“他比我矮多了。我们从小就认识,我都不记得我们不认识的时候了。”

 

姑娘们拖长了音调起哄,在他厚实的肩膀上来回推搡,梅丽莎把小酒壶塞到他手里,他糊里糊涂地喝了几口,还没擦干嘴角的酒液,又有一大波问题劈头盖脸砸了下来,“你为什么喜欢他?他做过什么浪漫的事吗?他干什么工作?”

 

酒精的作用让他有些轻微地发热,巴奇仰起脸蛋,绞尽脑汁地思考了一阵,然后如梦初醒地自己摇了摇头,显得更加尴尬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喜欢他,我……他也不算我的男朋友,我们……”

 

“到底算不算呀?”圆脸女孩抢走了他手里的酒壶,“别害羞,蜜糖,有什么烦恼就都说出来,我们帮你出主意,说不定能帮你把他拿下呢!先回答这个,他有没有为你做过什么浪漫的事?”

 

“唔……他会画画,为我画过一张。”

 

周围立刻爆发出一圈小范围的暧昧尖叫,他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自己的膝盖,这才反应过来,“不是裸体的那种!不是人体写真!”

 

“好吧好吧,不是裸体的,别害羞,大姑娘,那么接下来的问题是,你们有过什么亲密接触吗?”

 

“没有。”

 

梅丽莎哼了一声,似乎不太满意,伙同另一个女孩挤过去咯吱他,他从小怕痒,顿时被咯吱地连声哀嚎,“真的没有,真的!”

 

“拜托,宝贝,你可是个尤物,他难道从来没有心动过?”

 

巴奇被“尤物”这个单词噎了一下,他把酒壶拿回来,又灌了一大口。

 

“我想我们认识太久了,就像铁哥们儿那种,我想象不出跟他谈恋爱是什么样子,太、太奇怪了……”他抹掉嘴角的酒液,抹了一手背的口红印,“我觉得我更像是他的兄……他的姐姐,因为他很瘦弱,总是被人欺负,所以我得罩着他,他犟得很,你不能指望他自己避开麻烦。”

 

“别拿‘铁哥们儿’那套来忽悠大家,巴……你姓什么来着,巴恩斯?”

 

巴奇点了头,梅丽莎便继续道,“听我说,丫头,这种不叫什么‘铁哥们儿’,这叫‘青梅竹马’,叫‘童年时代的甜心宝贝’,你懂吗?这是最浪漫的情况,你别给自己搞砸了!他现在有女朋友吗?”

 

巴奇摇头,卷曲的假发扑簌簌地在他脸颊旁颤动。

 

“那就抓住机会!他看过你跳舞吗?你诱惑过他吗?”

 

“诱、诱惑?”巴奇瞪大了眼,仿佛在自己的脑海里看到了什么极其可怕的画面,“不不,我不能做这个,他会被我吓死的。”

 

扒在他座椅背后的圆脸女孩推了他一把,“你还算个歌舞团的妞吗,怎么这点自信都没有,像个只会跟着姑妈学缝纫和挤奶的乡下姑娘似的!你又没长雀斑,脸蛋还这么可爱,只不过是骨架大了点儿,但有些男人就是喜欢比自己高大的女人!”

 

“我……”

 

他还没想好怎么为自己辩护,就被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打断了。克鲁岑斯基先生满脸不悦地朝这边走了过来,随着火车行驶的晃动微微摇摆,梅丽莎吐吐舌头,做了个倒霉的鬼脸,一手就近掀开了巴奇的裙子,把小酒壶勒进了他的吊带丝袜里。巴奇大惊失色,另一边的女孩眼疾手快地帮他将裙子盖回到腿上,等到中年男人站过来时,除了一地的花生壳和空气中隐约的酒气,已经没有任何罪证残留下来了。

 

“有人在这儿喝酒吗,各位女士们?”

 

“谁喝酒?”梅丽莎规规矩矩地挺直了背,从手包里摸出梳妆镜,查看自己是否需要补妆,一边查看一边把小镜子挪到巴奇脸前,让他也看看,“杰米,你看到谁喝酒了吗?”

 

巴奇使劲摇头,傻盯着小镜子里自己浓妆艳抹的脸。

 

“没人喝是最好。有几个丫头在那边撺掇罗杰斯先生喝酒,已经被我抓了现行,如果还敢有人乱来,我就扣下你们的护照,扔了你们的小皮箱!”

 

他缓缓环视了一圈,最终转身离开了车厢。巴奇觉得大腿根凉凉的,好像有酒洒了出来,打湿了他的腿和丝袜,他慌里慌张地站起来,扶住座椅靠背,梅丽莎不好意思地握了握他的手,他惨淡地笑了一笑,表示没关系,便一瘸一拐地赶紧往洗手间的方向走去。他刚走没多久,杰茜和那几个女孩儿就灰溜溜地回来了,但这次有了位新客人跟着她们,个子很高,胆大的梅丽莎转过身来,跪到巴奇原本坐着的位置上,伸出胳膊招了招,“嗨,队长!听说你没喝上酒?”

 

“嗨,梅丽莎。”罗杰斯礼貌地笑笑,样子有些匆忙,但还是耐心十足地柔声问道,“我刚才听杰茜她们说,咱们新来了一个姓巴恩斯的姑娘?”

 

“噢,你说杰米?”

 

梅丽莎上下打量了他一番,没想到这个向来拘谨得要命的家伙居然为了一个新妞而特地跑过来,她从座椅上下来,若有所思地往洗手间的方向一指,“她去厕所了,你等等吧。”

 

TBC

  281 25
评论(25)
热度(281)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