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盾冬】That Barnes Gal(女装梗)4

4.

史蒂夫犹疑地走向洗手间,抬头看了看门上那个写着“女士”的标牌。洗手间位于车厢的一侧,和乘客落座的地方之间有一道帘子隔着,虽然那些女孩儿们已经没法盯着他看了,他还是感到有些奇异的紧张。

 

那个姓巴恩斯的“姑娘”?

 

他并不知道巴奇的妹妹参加了歌舞团,如果真的是丽贝卡,他肯定早就知道了,巴奇会告诉他的,丽贝卡至少也会来找他打个招呼。当然了,巴恩斯并不是稀有的姓氏,很可能只是巧合,但他需要确定,他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在他的胃部堆积,像是一只长翅膀的益虫在里面乱飞,巴奇的确做过不少蠢事——绝大部分都是为了他,否则巴奇还算个相当聪明而冷静的大男孩儿——但这种事情,这种荒唐又好笑的事情已经超出了他的想象能力,他凑近那扇门,低低地唤了一声,“你好,女士?”

 

除了火车行驶的轰隆声,什么动静都没有,连冲水或者别的什么都没有,安静得奇怪。

 

“巴恩斯小姐?”他又问了一声,胃部那种奇怪的感觉被放大了,他敲了敲门,“巴恩斯?”

 

突然传来一阵响动,像是女士的高跟鞋鞋跟猛滑了一下,紧接着重重踩稳在地板上,然后水龙头被打开,发出哗啦啦的声响,但依然无人应答他,他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从任何角度来说都非常不合适,但又不肯就此离开,“女士?你还好吗?”

 

“走开,我在尿尿呢!”

 

捏尖了的嗓音隔着木板门传进他的耳朵里,有种古怪的熟悉,虽然他确定自己并不认识哪个女孩有这把嗓音。没等他斟酌好道歉的话,洗手间里的女士再次发出慌忙的驱赶,“我不是巴恩斯,我也不认识什么姓的巴恩斯的,别缠着我!”

 

“可是杰茜和梅丽莎说……”

 

“拜托,史……”那个软腻发嗲的嗓音有了半秒钟的松懈,音调下沉了半个八度,变得有些不伦不类,但很快又被做作地捏尖了起来,“我不认识你,我是个新来的!”

 

史蒂夫愣住了足足几秒钟,胃部的不适感突然膨胀,变成了一种麻痒的发热感,这太好笑了,他简直不知道应该大笑还是发怒,要不然就是他想象的那样,要不然就是他被那些女孩儿的酒气给熏晕了,所以才做了个荒谬至极的白日梦,无论是哪一种,他都要搞搞清楚——他退后了半步,礼貌地提高音量,“巴恩斯小姐,很抱歉对你造成了困扰,我可能认错了人,我这就走。”

 

说完这话,他又退后了半步,跨进右侧的一片阴影,静静等在那里。没过多久,女士洗手间的门锁发出咔哒一声,门慢慢被拉开,一双被深棕色眼影涂抹环绕着的蓝眼睛悄悄凑近门缝,带着警惕又心有余悸的眼神四处张望,史蒂夫一个箭步跨上前去,用手掌扒住那条不过两指宽的缝隙,在那位鬼鬼祟祟的女士的低声叫喊中用力扯开门,敏捷地挤进了洗手间。

 

“你他妈的……”身形高大的女士抓住了他的手臂,力气惊人地连推带踢,还在试图把他扔出去,同时不忘捏出一副甜丝丝的嗓音,“这是女孩子的厕所,你这变态……”

“你是认真的吗,‘小姐’,你说我是变态?”

 

史蒂夫又气又笑地攥住那条企图擒住自己的手臂,对方暴躁地埋着头,秀丽油亮的深褐色卷发在他脸前不停乱晃。一个不留神,对方的高跟鞋就踩过来落在了他的脚背上,他立刻发出一声低沉的悲鸣,松开手后退着倒在门上,像是被活活踩断了脚踝似的。

 

“啊……”他嘶嘶吸着气,痛不堪言地剧烈喘息,背靠着门滑坐在地上,“我的脚……”

 

对方终于停下了推搡的动作,傻愣着站在原地,丰满的胸脯上下起伏,也喘得厉害。史蒂夫挣扎着挪动了半米,悄悄用肘部把刚才虚掩着的门关实,又扭过脸来,一手撑住湿滑的地面,重新露出痛苦的表情。他一边眯着眼睛痛呼,一边注视着那双被网眼丝袜包裹着的腿,那双腿弯屈下来,足有十公分高的绒面高跟鞋慌忙朝着他迈了几步,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脚踝,他抬起头,终于看清了那张熟悉又陌生的脸。

 

“史蒂夫?”对方跪在地上,嗓音突然变得又粗又低,握着他的脚踝左右查看,紧张得不得了,“我踩到你哪儿了?你站得起来吗?”

 

“我想我可能流了点血……”他赶紧拧紧眉头,咬住嘴唇一角,“轻点儿……”

 

一听他这么说,对方更紧张了,他不动声色地继续露出痛苦的模样,打量起了对方的着装。

 

“把鞋子脱了,我得看看,乔瑟芬她们应该有小药箱什么的……”

 

对方就跪在他面前,被胸脯撑起的连衣裙前襟的扣子在他眼前乱晃,他闻到一股淡淡的酒味,顺着酒味往下瞅,丝袜上有一块潮湿的印迹,似乎刚刚被弄水擦拭过,还没有完全变干。他抬起视线,看向那张满是香粉味的脸蛋,那两片薄嘴唇从来没有这么鲜红过,甚至特意被勾出了轮廓,他看到了一圈淡淡的软胡须,不离这么近是看不出来的,还有那对睫毛,浓密的黑色睫毛膏已经有些糊了,遮盖了原本的浅褐色,他突然想起上中学时巴奇捉弄他的那次,那天他为了救一个落水的小孩儿而把自己淹了个够呛,巴奇把他背回家,帮他擦干,然后不知从哪儿拿出了丽贝卡的睡裙,偏要他穿上试试,最后他扛不住巴奇的软磨硬泡,硬着头皮试了一下,巴奇抱着他笑了一整个傍晚,迟迟不肯让他脱掉。

 

复仇的滋味可真好,虽然这不是他一手计划的。对方脱掉了他的皮鞋,正要扒他的袜子,他握住那只筋骨分明的手,又握住对方胸前那一团质感不够柔软的假肉,傻笑着蹙眉道,“说点严肃的,巴奇,挑这么大的?你可真不害臊。”

 

巴恩斯“小姐”僵住了脖子,像是生吞了一把没剥壳的花生。

 

“别再踩我了,再踩我就真的要瘸了。”

 

他谨慎地把腿收回来,并抓住巴奇的手腕,以防他再次出击,或者企图逃跑。巴奇没有再踩他,也没有出拳揍他,更没有要掀开他夺门而逃,巴奇抽出手,掐住了他的脖子,“你骗我?!我以为你真被我踩流血了!”

 

“喂喂……”史蒂夫攥开他的手,咳嗽了几声,“冷静点,巴奇!”

 

巴奇不肯再跟他理论,挥开胳膊便站直了身子,因为动作过猛,又在高跟鞋上摇晃了几次,他一边摇晃一边后退,一屁股坐到洗手池旁的小皮凳上。史蒂夫也站起来,一时没敢靠近过去,只能眼瞅着他掀开裙摆,从吊带丝袜里拔出一个锃亮的小酒壶,拧开盖子就把壶嘴往嘴巴里塞,咕嘟咕嘟地几口喝光了。

 

“好久不见,史蒂……”他心虚地冲着傻站在门口的男人瞟了一眼,忍不住开口打破了这诡异的沉默,“……队长。”

 

“你真要这么喊我?”

 

史蒂夫走过去,挤在他身边坐下来,皮凳太小了,他只能敞腿面向另一侧,扭头看巴奇的侧脸。

 

“你想笑就笑吧,我知道你想笑。”巴奇自暴自弃地仰起头,把最后几滴酒液倒进嘴巴里。

 

史蒂夫立刻开心地笑了,眼睛眯成两条线,他在那串开心的笑声中放下酒壶,把手伸进胸口,将刚才在争执中被扯歪了一点的胸垫推回到原位。

 

“我就知道我会搞砸,”他叹了一口气,扭头看向自己的朋友,“但没想到会搞砸得这么快。我看起来是不是有点恶心?”

 

史蒂夫真诚地摇头,又伸过手,帮他擦了擦蹭花在眼角处的不知道是睫毛膏还是眼影的深色颗粒,“一点都不……只是有点奇怪罢了,我一点心理准备都没有,巴奇,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

 

“我就知道这很怪,康妮还一直安慰我,说并不怪。”

 

巴奇沮丧至极地把手放到了头顶上,一把扯下了假发套,瞬间变成了一个穿裙子化浓妆的短发小伙。史蒂夫被这猝不及防的举动弄得噗嗤一声笑出来,“这更怪了,真的,”赶紧转过身去,把假发拿到自己手里,重新帮他扣在了脑袋上,仔仔细细地戴好。

 

“我只是……”巴奇一边乖乖地被他摆弄,一边耷拉着嘴角坦白,“你知道,体检那天我搞砸了,但我不可能让你一个人去前线,我就想,怎么才能混进去呢?我想不到别的办法,而康妮对我说她有个朋友就和你在同一个歌舞团,他们正在招新妞,我头脑一热,就……”

 

史蒂夫缓慢而大幅度地摇了摇头,还在极力忍耐笑意,“我必须得说,巴奇,这真是个蠢透了的主意。”

 

“我知道,我知道。”

 

巴奇两手搭在腿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揉搓着自己柔软的裙摆,嗓音沮丧得厉害,像是想要痛哭一场。

 

“而且很危险,你随时会被发现的,他们会把你踢下去,你想过你要怎么回纽约吗,大冷天的?”

 

他确实没想过,他一门心思都放在“去吧,去盯着史蒂夫”这桩任务上了。

 

“你可以写信给我,如果你不放心或者什么的。”

 

“写信有什么用?如果你只是满世界去跳舞,那倒也好了,可你还要去前线,”巴奇不以为然地扬起脸,望着史蒂夫的眼睛,他在那双蓝眼睛里看到了自己脸上的夸张妆容,差点咬到了舌头,“你……你一分钟没有人看着,就可能把自己扔进炮火堆里,而寄一封信到欧洲需要多少天?等你收到信的时候,半张脸可能都没有了。”

 

“我哪有那么逊?如果真有手榴弹冲着我的脸扔过来,我不会逃跑吗?”

 

“噢,罗杰斯,罗杰斯……”巴奇露出一丝讽刺而无奈的微笑,摇着头重复好友的姓氏,“你真的不会,相信我,你天生就缺乏这一项生存技能,你知道吗,如果我会画那种小方格套着小方格的连环画,我就要出版一部你的挨揍史,名字就叫‘不会逃跑的小史蒂夫’,肯定卖得很好。”

 

史蒂夫把手放到他的肩上,半否认半撒娇式地摇晃了一通。他摇了没几下,就突然有些尴尬地收回了手,他倒不是因为对方的假胸脯和烈焰红唇而不好意思,否则他早就在被那些姑娘们环绕簇拥着的第一天就晕倒了,可这真的很古怪,他居然在巴奇面前害羞了。巴奇的变装称得上成功,但也没到面目全非的地步,那还是巴奇的五官和轮廓,是巴奇的眼神,他望过去,刚好对上了对方看向他的目光,两个人同时转开,气氛愈加诡异了。

 

“那么,你是怎么打算的?”他挺直腰板,清了清嗓子,掩饰自己刹那间的羞涩,“你真的要上台跳舞吗?”

 

“我想是吧。”巴奇抬手挠了挠后颈,“乔瑟芬说每次上场前都有简短的排练,只要我记住走位和动作,别出大错,就没什么问题……无论如何,只要熬过巴尔的摩,跟着你们登上那艘船,就大功告成了。等到了营地,就算进不了部队,就算只能在救护站或者后勤部跑个腿、干个杂活,也比呆在家里给你写信,然后每天提心吊胆地等你的回复要好——谁知道等来的是回信,还是死亡通知书什么的?我可受不了那种罪,我得跟你一起。”

 

史蒂夫盯着巴奇低垂的侧脸,他从没料到巴奇会想这么多,甚至没有设想过自己可能真的会面临生命危险。巴奇的这番话让他的胃部变得热烘烘的,他当然并不想死,更没打算去送死,可看到巴奇那样低着头,试图满不在乎地说出自己对他的担忧,他觉得脸上迅速烧了起来,像是有人在他身体里擦着了一根噼里啪啦的火柴,烧得他头脑都有些发昏了。

 

“嘿,这个看起来是不是挺逼真的?”

 

他还没感动够,巴奇突然伸手过来,抓住他的胳膊,将他的手掌放到了自己的胸脯上,抓着他左右揉搓了一番,“是康妮帮我挑的,一开始我觉得简直是开玩笑,可穿上胸罩和衣服以后,还真的挺像样的。还有这个……”

 

巴奇又放开了他,收手去解自己胸前的扣子。一排精致可爱的小圆扣很快被解开,巴奇露出半边肩膀,脸上带着小男孩儿一样调皮的献宝表情,把胸罩的肩带挑出来给他看,“我以前一直挺好奇的,觉得这玩意儿超级复杂,但真穿了几次就发现,其实构造很简单,而且你想不想学如何快速解开它?我可以教你……”

 

“巴奇,不,停下,巴奇……”

 

眼看着童年挚友兴致勃勃地从皮凳上站起来,两手背到身后,真要去解自己的胸罩,史蒂夫惊慌失措地抱住他的腰,拖着他坐回来。

 

“我知道你经验丰富,小子,但我并不想学,我一点兴趣都没有。”

 

他瞪了瞪这家伙,两手还放在对方被塑形内衣裹紧的腰上。他们很久没见面了,难道就不能好好说说话,而非要自己领教他对付女孩子的那些小伎俩吗?

 

“不想就算了。”巴奇撇撇嘴,把肩带扒回去,坐在那儿系胸口的扣子,有点闷闷不乐,“你可是掉进了一个超大型的甜点店,小子,那些草莓派和奶油夹心蛋糕天天都围着你转,难道你还不加把劲儿脱离处男之身?”

 

他用力地扣着,像是要生生把那排扣子给扯下来似的。他不知道史蒂夫为什么突然变得硬邦邦的,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热脸贴上冷屁股地自找没趣,他不经意地瞥了一眼洗手池上方的梳妆镜,再次看到自己的脸,他觉得自己像个超大号的笑话,像个百货商场里错放在女装展区的男模特,史蒂夫一声不吭地坐在那儿,他突然想到什么奇怪的画面,脱口就问,“还是说你已经……?”

 

那个杰茜,一定是那个杰茜,巴奇回想起那个姑娘活泼又热辣的迷人模样,他立刻觉得胸口胀起了一团莫名的气,撑得连胸罩都变得勒人了。

 

“你希望我跟她好?”史蒂夫突然问他,“没错,她是对我有兴趣,你觉得我应该回应她?”

 

“当然了,你当然应该回应她,和她喝一杯之类的。”他简直不知道自己是在嫉妒史蒂夫,还是在嫉妒那个女孩儿,“或许你们还可以在船上开个单间,或者在表演结束后共用一个化妆间,那是个大美人,我的小史蒂夫,你可别搞砸了。”

 

“你就想跟我说这个?”史蒂夫突然站起来,居高临下地望着他,仿佛巴奇是只猫,刚刚用爪子在他大腿上掐出了血印,“你折腾了一大通,就想过来盯着我尽快找个姑娘上床?”

 

“否则还能是什么!”

 

巴奇煞有介事地瞪大眼睛,甚至扯出一副欠扁的笑脸,他也站起来,不肯被压下气势。史蒂夫现在比他高了,这感觉真难受,他习惯了低头望着他的小史蒂夫,习惯了在史蒂夫被姑娘们无视时把他拉到前面,揽住他的脖子,让姑娘们看清楚他最好的朋友,而现在史蒂夫俨然已经变成了神话雕像一般的性感天神,哪怕只是傻站着,都能自动吸引来美丽的尤物,他还妄想着自己要教一教史蒂夫怎么跟女孩子调情呢,他想太多了!

 

“好,我可以去跟杰茜交往。”

 

史蒂夫向前半步,把脸贴到了他的鼻尖前,一手抓着他的胳膊,就差咬牙切齿了。巴奇从没以这个角度和史蒂夫靠得这么近过,他突然有点腿软,史蒂夫的脸其实没有多少变化,还是那样的纯真而清秀,浅金色的睫毛遮在眼皮上,水汪汪的蓝眼睛反射着天花板上的灯泡光线。他傻乎乎地眨了眨眼睛,有点哆嗦地深吸了一口气,史蒂夫也有点迷茫了似的,怒气冲冲的神情瞬间变得柔和而无辜,甚至无意识地垂下了脸,巴奇也稍稍抬高了脑袋,他们的嘴唇间只隔着薄薄一层胶着的空气,或许应该贴到一起,贴到一起才是正确的作法,他又抬高了一点,史蒂夫也挪动了颈脖……

 

“杰米?”

 

乔瑟芬的大嗓门和拍门声一齐响了进来,他猛地缩回脑袋,史蒂夫也放开了他,他冒冒失失地看向地板,又嫌头扭得不够远,干脆转了半个身子过去,史蒂夫也退后了几步,站在角落里,一手搭在了腰上,另只手抬起来抹脸。没等他们对上尴尬的眼神,门板再次被拍得啪啪作响,“杰米?你在里面吗?你到底在干什么,这么久都不出来,我要撒尿,快出来!”

 

“知道了!”巴奇捏着嗓子喊了一声,“我、我还需要几分钟,你先回去坐着,我一会儿就出来!”

 

“那你快点儿!”

 

女孩子踩着高跟鞋的脚步声走远了,巴奇松了口气,看回了傻站在角落里的大家伙。他整了整自己的假发和裙摆,走过去打开门,确定外面没有人后,转身对着史蒂夫勾了勾手。

 

“快出去,”他抬高了下巴,鬼鬼祟祟地又往外望了一眼,“跟你的杰茜开派对去,记住,我不认识你,你也不认识我。”

 

史蒂夫在他那张涂脂抹粉的白皙脸蛋上狠狠瞪了三秒钟,拍了拍裤子,大步走出女士洗手间,头也不回地掀开了帘子,在女孩儿们的热情迎接中挺直了腰板,留巴恩斯小姐一个人站在洗手间旁边的阴影里,撅着嘴拉了拉黏在大腿上的丝袜。那里还是湿漉漉的,很不舒服,更不舒服的是帘子那头已经想起了小妞们的第二波欢呼,不知道在欢呼些什么,他愤懑地绷直小腿,踩着那双快要把他的脚磨破的高跟鞋嗒嗒嗒地走过去,钻进帘子的另一头,在乔瑟芬的背后重重拍了几掌,“我出来了,你去撒尿。”

 

“不不不,我可以憋着。罗杰斯居然答应留在这边儿跟大家聊天,我要看杰茜那帮小贱货怎么发骚,你坐这边,蜜糖。”

 

乔瑟芬翘着二郎腿转回上身,一手拉住他,往自己身边的空位上扯。他被扯下来坐进角落,淹没在姑娘堆里,必须伸长了脖子才能看到史蒂夫,在那几个热情小妞的拥护中故作镇定地涨红了脸。



TBC


今天是完结不了了,后面大约还有两更,我要尽快……

另外,我在随缘上也开了帖,链接←请戳(但是因为再次忘了按照规矩打标签,所以被版主禁言了7天,暂时就只能用另一个ID在后面发更新,无法编辑主楼和标题QAQ

  306 15
评论(15)
热度(306)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