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盾冬】That Barnes Gal(女装梗)5

5.

被一圈姑娘们嬉笑着盯了足足十几秒钟后,史蒂夫终于忍受不了这种折磨人的尴尬——只有他觉得尴尬,大家都开心着呢——右手摩擦在大腿上,左手伸出来,随便做了个邀请发言的手势,“呃,所以,你们刚才都在聊些什么?”

 

“我们什么都聊,你想听什么?”梅丽莎抢先答道,“你来之前我们在聊巴尔的摩那个有名的地产商,他快六十岁才有了个儿子。在这之前我们聊了什么来着?”

 

她看向一边的圆脸女孩,又望了望身后的乔瑟芬,瞅见角落里的巴奇,这才突然提高了嗓音,“是杰米,她在跟大家伙儿说她的男朋友!”

 

褐色卷发的女孩儿瞪圆了眼,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她的脸上,尤其是史蒂夫的,他缓缓坐直了背,好像听到了什么十足新奇的话题,而巴奇像是被吓呆了,嘴巴微微张开,转着脖子在梅丽莎和史蒂夫的脸上反复望了几个回合,一副百口莫辩的模样。

 

“对了,队长,你刚才去跟杰米打招呼了吗?”

 

杰茜和史蒂夫只隔着一层座椅靠背,她翘着腿,着地的那只脚轻巧地晃来晃去,带动着腰肢和胸脯也不断摇摆,而史蒂夫根本没往那幅危险的画面上看一眼,他还望着巴奇的脸,连起先那几分装点门面的尴尬笑容都消失了,过了几秒钟,他终于缓缓把目光收回来,回答杰茜,“不,我认错了,巴恩斯小姐并不认识我。”

 

“没关系,现在认识了!”梅丽莎站起身来,她可是对先前那个热火朝天的话题意犹未尽,她拉开坐在座椅外侧的乔瑟芬,从角落里挖出巴奇,方方正正地摆到了众人的面前,“继续说吧,蜜糖,大家还排着队等着给你出主意呢!”

 

“说、说什么?”足有一米八几的大姑娘傻愣愣地站着,一只手还摸索着身后的座椅靠背,试图钻回去,“我想坐那儿……”

 

“说你的小男友呀!”梅丽莎一掌拍在他的肩上,不让他跑,“现在队长也来了,可以从男孩儿的角度给你提提建议,机会难得,别害羞了!”

 

“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巴奇极力否认着,像是随时会咬掉自己的舌头,仿佛刚刚有人往他的嘴里塞了一把又小又滑的鲜鱼似的。他时不时冲史蒂夫坐着的方向偷偷一瞥,但并不敢直视史蒂夫的脸,他正在飞快地开动脑筋,他可以假装拉肚子,趁着事态还没有发展到彻底失去控制的地步前冲回厕所,或者装作晕车,钻回乔瑟芬背后趴倒睡觉,躲过这一劫,他还可以把话题岔开,问梅丽莎最近一次心动是什么时候……

 

“没错,我是在座唯一的男士,想必会有和大家不同的见解。”史蒂夫恢复了轻松的神情,用十足礼貌的语调向那位人高马大的新妞抛出了对话,“不如先描述一下你的男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

“他是个小矮子,”人群里的某个嗓音抢答道,“没有杰米高!”

 

“谁问你了?”梅丽莎冲那姑娘的脑袋推了一巴掌,转过来用胳膊肘顶了顶巴奇,“队长问你话呢,自己说!他是什么样的?”

 

“他、他……”巴奇结结巴巴地找词儿,“他也没有太矮,他就是、就是普通身高。”

 

“可你刚才不是说他很矮小吗?”

 

他被噎得说不出话来,而史蒂夫还在盯着他看,那副表情又古怪又好笑,像是被一阵无形的狂风从四面八方刮在脸上,必须努力控制面部肌肉,才能不显露端倪。他不知道史蒂夫在想什么,他只想大步冲过去,用手握住史蒂夫那颗脑袋,不许他思考,巴奇觉得自己快疯了,他难道要在这种荒唐的情境下用这种荒唐的方式向那家伙表白吗?

 

“好吧,不说身高问题,那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男人?”杰茜有点不耐烦了,“他有什么样的魅力?”

 

巴奇斟酌了一下措辞,总算挤出两句中规中矩的形容,“他,他挺可爱的……而且很纯真。”

 

“哈?”梅丽莎拧起两条被眉笔勾得十分修长的细眉,“你是说他是个处男,还是说他有点蠢,只不过是你喜欢的那种蠢?”

 

他又忍不住瞟了一眼史蒂夫,史蒂夫也拧着两条金眉毛,嘴角倒是弯弯的,显然是被吊起了巨大的兴趣。不管了,反正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他鼓起一口气,噼里啪啦地说了起来,“他的确挺笨的,而且倔得出奇,我说了,他个子不高,但他总能把自己弄进一场没有胜算的打斗里,还要替别人打抱不平,简单来说,他就是那种找打的类型。”

 

“那也不算找打吧?”史蒂夫毫无预兆地插嘴。

 

“举个例子?”杰茜托腮问道。

 

“好,举个例子,有次我们走在路上,他看到几个小混混堵着一位老女士要钱,就大喊了一声,跑过去护住那位上了岁数的太太,让她快走。我心想,好吧,这很勇敢,但我们也不想惹麻烦,那几个家伙都很壮实,随便站出来一个都能一拳捶昏他,两拳捶昏我的那种,那些人很不高兴,就问他要钱,其实如果交了钱,就省了那顿打了,可他偏偏……”

 

“但是……”

 

“听我说!”褐色卷发的大女孩儿喝止了队长再次插嘴的尝试,一鼓作气地说了下去,“他不愿意给钱,也不让我给钱,结果那几个混账就把他扁了一顿,我也被架在旁边,想帮他都帮不上忙,那不是第一次了,如果对方只有一两个人,我还能护着他,把人打跑,可他从来不管人数的问题……”

 

“等等,巴恩斯,等等……”坐在史蒂夫身旁的杰茜瞪大了眼睛,又好笑又不可思议地打断了他,“你帮你的男朋友打架?他让你一个小妞替他挥拳头?”

 

“呃,我很壮嘛。”巴奇满不在乎地答道,好像这听起来没那么好笑,“你们刚才都捏了,我的肩膀。”

 

“他一定很感谢你。”史蒂夫再次接话,这次他没有被巴恩斯小姐堵回去,“也许他很少说出来,但如果没有你,他会悲惨得要命的。”

 

姑娘们纷纷看向史蒂夫,很难不被那真诚而温柔的嗓音俘获,他的腰板依然挺得很直,如同一个正规士兵,受邀参加军队内部的文艺活动,而不是被一圈鲜艳的女孩儿围绕着,讨论具有桃色嫌疑的两性话题。巴奇望着他,突然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了,他感到有些后悔,后悔刚才一时冲动说出的话,那可能有些伤人的成分,他不知道,他不想让史蒂夫受到任何一丁点儿自尊心上的打击,哪怕那只是过去的事,只是眼下这个荒唐情境内的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他简直想要摘掉假发,甩开高跟鞋,冲过揽住史蒂夫的脖子,他从来没有把史蒂夫看成手无缚鸡之力的负担,也不需要什么感谢,他护着史蒂夫,只是因为他想要护着史蒂夫,他不是真的生气或者不高兴,如果他真的被史蒂夫的那种行为惹恼了,觉得厌烦了,那他早就不跟史蒂夫玩儿了,他希望史蒂夫明白这个,史蒂夫那个笨脑袋一定要弄明白这个,所以他赶紧张开嘴唇,想也不想就说,“他不用感谢我,我不是好心才那么做的,我喜欢他所以……”

 

以梅丽莎为首的一帮小妞瞬间爆发出了感动万分的软腻娇嗔,而他目瞪口呆地僵在原地,无法相信自己刚刚对着史蒂夫的脸都说了些什么。他用一只手掌捂住了脸,紧接着是两只,他用双手在脸上使劲揉,恨不得把自己的脸皮直接扯下来算了。他揉了半天,才想到自己脸上化着妆,拿开手一看,混着口红和睫毛膏的颜色已经在掌心里混了个乱七八糟,他不经意地看向史蒂夫,史蒂夫也看到了他,一下子就笑了。

 

“行了,姐妹们!”杰茜伸手压下了那群小妞拖长了嗓音的娇嗔,换了个翘腿的方向,两肘搁在腿上,娇滴滴地发问,“说说你吧,罗杰斯,别总听我们女孩儿的了,你交过几个女朋友?现在是单身吗?”

 

巴奇趁机钻回了乔瑟芬身边,但他能感觉到史蒂夫的目光还在追着他,一路追进了他坐着的小角落里。杰茜的问题没法不让他竖起耳朵,他快速坐好,像所有的女孩儿一样,把视线紧紧黏到队长的身上,等待他的回答。

 

“我……可以说是单身。”

 

车厢内爆发出一阵香粉四溢的欢呼和哨音,巴奇的耳朵差点聋了。杰茜倒是比较镇定,显露出一派镇场女王的气场,她从座位上起来,站直了自己曼妙的腰身,轻盈地抬起一条腿,跨坐到罗杰斯的大腿上,欢呼声立刻进化成看热闹不嫌事大的起哄,夹杂着厌恶的嘘声和兴奋的尖叫,罗杰斯呆住了,大腿不敢合拢,两手也不知道往哪里放才好,他被杰茜用一条胳膊搂住了颈脖,丰满的胸脯就贴在他的耳侧,他用余光偷看巴奇,巴奇也在看他,歪着嘴巴坏笑,掩不住隐约的愠怒。

 

“但是我,杰茜,我……”他手足无措地结巴着,“你不一定非要坐这儿,你先下来,我……”

 

“坐一下都不行吗?”热情似火的姑娘搂紧了他的脖子,几乎要用自己的傲人双峰压爆了对方的太阳穴,“我还以为你刚才说你是单身呢,我听错了吗?”

 

“我的确是单身,但我……”史蒂夫的脸涨成了猪肝色,比在圣诞节前夕被巴奇灌了过多的蛋奶酒那次还脸红得厉害,“我有个心上人,我一直在计划表白的事,计划了很久,我……”

 

此起彼伏的嘘声顷刻间压倒了起哄声,梅丽莎甚至乐得大笑了起来,乔瑟芬也笑弯了腰,恨不得手边有一架照相机,能把杰茜脸上的表情给永久保存下来。而巴奇,她身边的巴奇像是被下咒冻住了,厚厚一层粉也没能遮住那张涨红的脸蛋,他和史蒂夫像是两个圣诞节吉祥物,被远远地搁在了车厢的两头,大家都在乱七八糟地欢呼,只有他们两个格格不入地红着脸。

过了足足半分多钟,梅丽莎才从狂笑中喘过气,她抬手给自己扇了扇风,忙不迭地对罗杰斯说,“快讲讲你的心上人,队长,她长什么样?你都为她做过什么事?”

 

杰茜虽然颇为难堪,但也勉强不失优雅地从史蒂夫的大腿上跨了下来,款款坐回到一旁的座位上,用手拂开眼角旁的发梢。杰茜真的是个漂亮得要命的妞,这种时候的巴奇还不忘真心实意地欣赏一把女孩子的风情,但他的注意力立马被史蒂夫吸引了回去,史蒂夫用拳头遮着嘴咳嗽了一声,刚被巴奇逮到一抹余光,就慌张地转开了脸,巴奇这下开心了起来,飘飘然地坐不住屁股,干脆学着其他人那样用两手托住下巴,目不转睛的盯着史蒂夫,看他要如何描述自己的心上人,如何描述他们罗曼蒂克的往事。

 

“我们……我们很小就认识了,他……她是我最好的朋友,也是我唯一的朋友。”

 

还没听完一句,巴奇就转开了眼睛。他不知道自己肚子里那团快速发酵起来的感觉是从何而来,他想听下去,又觉得耳朵发痒,脸颊也发痒,整个人坐都坐不安宁,简而言之,他快要害羞至死了。

 

“她、她很可爱,或者至少我觉得她长得很可爱,我不知道是因为我喜欢她才这么觉得,还是……”史蒂夫的嗓音里带着轻柔的挫败感,“不,不是因为我,她的确很可爱,大家都这么觉得,她很讨人喜欢,不止我一个。”

 

巴奇把脸埋到了车厢的小窗户旁,装作正在看风景。不全是害羞,还有点什么别的,他觉得胸口和眼眶都热烘烘的,就像是开着小汽车带康妮和邦妮去看露天电影的那天晚上,电影是个爱情故事,剧情挺俗套,但他还是轻易地被煽出了满腔的柔情,他一直是个太容易被感动的家伙,而史蒂夫可不是什么俗套的爱情电影,史蒂夫是史蒂夫,是他心口上的一块肉,他不想把史蒂夫形容成一块肿瘤或者什么,但说真的,当他听到史蒂夫这么说他的时候,他真的感觉自己内脏的某个部位被轻轻握住了。

 

“我其实不知道她为什么一直愿意陪在我身边,她是个聪明的家伙,但在对待我的事情上,他……她表现得也挺傻的。我猜那可能是友情,或者是她的热情与善良,不可能有更多别的,但直到最近,直到最近我才发现,也许,那不止是友情和善良,我……”史蒂夫突然轻笑了一下,不知道是在笑自己,还是在笑此刻浮现在他脑海中的对方,“我不知道,但她好像也挺喜欢我的。我吓坏了,真的……当然不是那种吓坏,我是说我很高兴,我激动得要命,我脑子里一团乱,我们认识太长时间了,当了太久的朋友,我想我不清楚应该怎么告诉他……告诉她,因为我想,这是个挺严肃的事儿,对吗,表白什么的?”

“太对了,队长。”梅丽莎撇着嘴点头道,“男人永远想象不到这事儿有多严肃,严肃透了。”

 

杰茜点头附和,“你还算比较开窍的那一拨了,罗杰斯,你只是动作太慢。”

 

“我知道,我知道,我已经拖了很久了,我早就该鼓起勇气,但你们看,这该死的战争来得可真不凑巧,不是吗?哪怕只冲着这个,我也要快点去前线,献上我的一份力,把那帮纳粹疯子给赶跑,等仗打完了,我就能好好计划我的表白。”

 

说完“表白”这个单词,他再次望向不远处那个角落,巴奇已经把脑袋从窗户边拽了回来,静静看着他的脸。姑娘们纷纷被这番话弄得感动得不行,一时间没人接话,而巴奇,或者说杰米,突然从座位里站起身来,在轰隆隆的火车前行声中亮出了那把可爱又好笑的做作嗓音,“我说,不如我们为罗杰斯唱一支歌,祝我们的士兵早日打赢德国人,也祝战争快点结束,好让罗杰斯早日表白成功?”

 

褐色卷发的大姑娘一呼百应,女孩儿们立刻拿出了精气神,由梅丽莎起头,响亮地唱起了她们最熟练的那首歌曲。这歌巴奇只听过一次,歌词不大记得了,但他努力地对着嘴型,是谁强壮又勇敢,不分昼夜为正义而战?是谁吓得阿道夫出门也不敢,把吃腌菜的纳粹佬踢进日本海?他喜欢这歌,虽然第一次听起来简直傻透了,但现在他喜欢这歌,因为如果唱的是史蒂夫,那就没什么错的,他笑得眼睛眯成两条缝,一摇一晃地为姑娘们打拍子,他看到史蒂夫的脸又红了,真可爱,他实在好奇史蒂夫要怎么表白,但没关系,他可以等,他们注定要打一场胜仗,时间问题而已。

 

TBC


  320 32
评论(32)
热度(320)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