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盾冬】That Barnes Gal(女装梗) 6 完结

6.

巴奇杵在那一排长长的衣架前,对着剩下不多的几件上装发呆。化妆间里灯光明亮、吵吵嚷嚷,时不时有姑娘一脚踩到了落在地上的毛绒围脖,或者不小心碰掉了某个同伴手里还没戴好的耳环,他缩在摆放衣架的角落里,犹豫不决地抱着胳膊,一只手时不时伸上去摸鼻子,乔瑟芬从一旁冒出来,巴奇转向她,又猛地扭开了脸。

 

乔瑟芬只穿了一条蓝白相间的短裙,上身是裸着的,两捧柔软而白皙的脂肪随着她的跑动而摇坠在胸前,快把她面前的家伙给吓傻了。

 

“操,我……”巴奇惊恐万分地把脸扭向一边,闭上眼睛,话也说不利索,“你,我……我不是故意的,你、你快穿上点什么……”

 

“我不介意,小子,只要你不把你两腿间那根东西翘起来展示给我看,我其实不太能想起来你其实不是个妞。你在这磨蹭什么?”乔瑟芬颇为不耐烦地望了望身边,确定暂时没有人在注意他们,便扯着他走到衣架后面,“还有十分钟就要上台了,你怎么什么都没换?”

 

巴奇将信将疑地睁开了眼,但依然把目光黏在身边那条无辜的布帘子上。乔瑟芬伸出手,捏住他软软的下巴——如果不是因为另一只手还抓着自己的帽子,她大概还要去揪他的耳朵——“快点给我脱光,找一身衣服换上!”

 

“我不能!”巴奇可怜巴巴地望向那排长长的衣架,“这些上衣都没有袖子,背后也没布,人们会看到我的胸垫,还有我肩膀上的肌肉!”

 

女孩儿难以置信地瞪着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耶稣啊……跟我过来!”

 

她随手从衣架上抓了一套最大号的服装,便推着他来到后方那个堆放舞台装的储藏间,关上门,开始在层层叠叠的架子和纸箱里乱翻。巴奇想去搭把手,又不知道乔瑟芬到底在找些什么,而且她还裸着上身,他更不敢随便靠近,只能傻站在那儿,两颗眼睛眨个不停。

 

“别站在那儿犯傻,快把你的衣服脱了。”乔瑟芬回头吼他,“,包括你的胸!屁股可以留着。”

 

巴奇慌忙点头,十分麻溜地把自己脱光了,只留下了内裤,还有那块垫高臀部的海绵料和塑形用的裹腰。乔瑟芬把那套服装扔给他,他接到手里,先把蓝白色条纹的短裙抻开,两条腿踩进去,抓着裙腰拽到身上,再展开那件无袖红色露背装——两道白色的领子大刀阔斧地往下开,一路开到了接近肚脐眼的位置,他把胳膊伸进袖口,又笨拙地将下摆往短裙的腰带里头塞。还没塞整齐,乔瑟芬就几步跨过来,拍开他的手,替他将领子捋平整,将裙子拍蓬松,最后看回他的胸部,掀开衣领两侧的开口,把那两片从旧文胸里掏出来的海绵垫塞了进去,一边一片,瞬间把上衣的那两片收纳乳房的布料撑得鼓鼓囊囊的,只要不离近了看,什么也看不出来。

 

“搞定了。”乔瑟芬退后几步,在两米以外的距离观察她的杰作,“很好,就这样,你自己不要拿手去乱碰,保持这样的形状。”

 

巴奇瞠目结舌地低下头,望着自己那两团塞满了衣料的胸口。他转向左侧,那儿有一面瘦长的理容镜,他只看了一眼,就哭丧用双手捂住脸,“上帝啊,我看起来像个变态。”

 

“没错。”女孩儿拽开他的手腕,甩给他两条红色的臂套和一双银色的露趾拉丁鞋,“但我必须得说,在变态里,你算是长得很好看的一个。”

 

臂套很瘦,巴奇花了点功夫才把自己的胳膊塞进去,好在拉丁鞋的后跟不算太高,他站稳身子,接过乔瑟芬递给他的那顶红白条纹的小圆帽,乔瑟芬也终于穿好了上衣,带着他走出储藏间。姑娘们大多都已经穿戴完毕了,三五成群地挤在梳妆镜前补粉或者描眉毛,团长脚底生风地走来走去,斥责那些几天没上台就容许自己长出了小肚腩的贪吃鬼,和那些图一时的省事就不肯把头发重烫一遍的懒姑娘,巴奇乖乖坐在角落,摆弄那顶怎么戴都戴不牢靠的小帽子,正在化妆的杰茜瞥了他一眼,便放下口红,笑着拿走了他的帽子。

 

“你这样可不行,没有人能凭空戴上这些还没有麦片碗大的玩意儿。”

 

杰茜拿来两根黑色的细发卡,把小圆帽斜斜地扣到他的头顶上,等她放开双手后,帽子已经稳稳当当地立住了。

 

“谢谢!”巴奇伸手摸了摸帽子,又摸了摸自己的假发。

 

女孩儿大腿一抬,恢复了原先的坐姿,拿起口红往嘴唇上抹,又转动眼珠瞥向他,狡黠地一笑,“不用谢我,蜜糖,我从来不吝于为可爱的男士帮忙。”

 

巴奇上身一晃,差点用手把帽子给碰掉了。

 

“你……”他紧张而尴尬地瞪大眼睛,“你……你知道我是……?”

 

杰茜再次露出那种笑容,抿着嘴没说什么,只是重新转过身来,一手拿着口红,一手捏住他的下巴,开始帮他涂嘴唇。他不敢追问,也不敢乱动,只能两颗蓝眼珠转来转去,心虚万分地伸长脖子,努力不去看对方的胸口,女孩儿果然是天生的侦探,什么都逃不脱她们的眼睛,这下他更怕了,眼珠转到另一侧,试图去分辨别的小妞们有没有朝自己投来怀疑的目光,而杰茜笑着拍了拍他的脸蛋,“好了,抿抿嘴。”

 

巴奇听话地抿了嘴,她又伸过修长的手臂,一边帮他打理脑袋上的卷发,一边小声说,“不用怕,甜心,不是所有人都像我这么敏锐。”

 

他吞了吞口水,不知道该点头还是该说些什么,杰茜觉得他这幅样子可爱极了,凭空生出一种当坏姐姐的快感,干脆对着他前倾上身,在他的脸蛋上亲了一口。巴奇还没来得及躲开,不远处突然传来团长的喊声,“杰茜!”

 

杰茜镇定自若地起身离开,走向团长,巴奇回过头去,在团长身边看到了另一个熟悉的身影。

 

完了——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心虚,他才是被调戏的那个——史蒂夫刚停下脚步,一动不动地站在那儿,穿着那身紧巴巴的舞台装,拿着盾牌,远远盯着他的脸。他不知道自己脸上有没有杰茜的唇印,他用手背在脸上使劲擦了两下,在梳妆台前站起来,团长和领舞的杰茜叮嘱了几句惯例,便拍掌召集所有姑娘做好最后的准备,一分钟后上台,别出岔子,他收回目光,不再去看史蒂夫,而是自言自语地悄悄背诵起了昨晚彩排后才强记下来的歌词,“是谁强壮又勇敢……是谁挨家挨户……”

 

“不用这么认真,”排在他前面的梅丽莎转过头来,挤眼一笑,“不会唱也没关系,只要笑就够了,笑得甜一点儿,谁知道那些记者的照相机会不会刚好拍到你的脸?”

 

“不!”巴奇惊恐地瞪圆了眼,“千万不要!”

 

“那好,把机会留给我。”女孩儿不知道杰米为什么不想上镜,但依然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笑起来,蜜糖,现在就笑!”

 

巴奇苦兮兮地提起嘴角,并学着大家的模样挺直了腰。音乐响了起来,虽然昨天已经有了一遍大致的排练,他还是紧张地眼皮直跳,那是个很大的舞台,成群的镁光灯把台面打得没有一寸阴影可让人躲藏,杰茜首先跨出去了,姑娘们一个接着一个踢出娇俏而有力的步子,像他所在的队伍一样,巴奇一手搭在腰间,一手搭在前面那个妞的肩膀上,他不清楚自己现在的表情看起来是甜美还是吓人,他已经尽力把嘴角咧到最宽了。全部上了台后,她们随着音乐的节拍而逐渐变换队形,分成左右两排,身穿制服手拿盾牌的史蒂夫从红色帷幕后走了出来,他显得有些心不在焉,注意力没有放在台下的观众身上,而是四处乱飘,将视线驱赶到了围绕着他的那些姑娘们身上,褐色卷发的有很多,他没法一个一个地找,一句歌词已经唱完了,轮到他走到舞台前沿了,他只得跨出脚步,拿起盾牌,照着贴在盾牌背后的小纸条大声读道,“不是每个人都能攻占一片海滩或者驾驶一辆坦克,但还有一种方式能够让我们每个人参与战斗……”

 

和过去任何一场演出都不同的是,这一次,史蒂夫感到了加倍的尴尬,以及某种微妙的兴奋。他能感觉到有一双目光黏在他的后脑勺上,他知道那是谁,他当然不能回头去打个招呼或者挤挤眼睛,但他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嗓音、挺直了脊背,就算没法立刻变得帅气潇洒、超凡脱俗,他也暗自渴望自己能看起来不那么好笑一点——

 

“E系列国防债券,你们买下的每一张,都会成为我们士兵的枪管里的一颗子弹……”

 

——得了吧,这怎么可能不好笑?他又不是个在战场上冲锋陷阵的士兵,还怎么指望自己能在巴奇面前帅气起来?他基本上就是个唱唱跳跳的推销员!

 

“是谁为美国高举旗帜,从这片海岸到那片海岸?从霍伯肯到斯波坎,那个胸有成竹的男人星光闪闪!”

 

他随着姑娘们的嘹亮歌声退到后面,这一套走位他已经做了很多遍,很少出错了,他一边退后,一边在那些美丽动人的身影中搜寻巴奇。那没有花费太多时间,毕竟巴奇的个头是很出挑的——还有那对于一位女士来说难免有点太过结实的肩膀和上臂——还好,巴奇并没有在看他,所以他放心大胆地看起了巴奇,褐色卷发的大姑娘显得格外紧张,但还是昂头挺胸、满脸笑容,史蒂夫终于忍不住笑了,那对饱满的胸部啊,巴奇是怎么做到的?

 

“眼前有一份威胁,我们无法忽略!还有一场战争,我们必将得胜!谁会拿着绞索,套上柏林暴徒的颈脖?”

 

他从两排队伍中走到台前,这一次巴奇看到他了,他们投向对方的目光简直刹不住车,在强光下直直地撞到了一起,他慢了一拍,因为巴奇画着浓妆,让那张他从小看到大的脸蛋变得好笑又可爱;巴奇也慢了一拍,他险些被后面的姑娘撞了上来,在躲闪的片刻又脚下一崴,摇晃着往另一侧跌,史蒂夫眼疾手快地把胳膊伸过去,握住了巴奇戴着红色臂套的手腕,扶他站稳回去,然后快速收回手,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红着脸站到了台中央。

 

“谁来为美国贡献一切,无论荣辱,勇往直前?谁来听从美国的召唤?那个胸有成竹的男人星光闪闪!”

 

他从来没有这么仔细地听过这首歌,那些韵脚整齐的歌词很难让他热血涌动,更多的是鸡皮疙瘩,他担不起这份歌舞升平之下的虚假荣耀,但此时此刻他压下了心中的这份不快,他只想试着听出巴奇的嗓音,如果巴奇真的也在唱——这种可能性让他更加难为情了。姑娘们再次变换了队形,打横站成一列,巴奇个子高,所以站在另一头的末尾,他按照编排好的节奏踱步过去,女孩儿依次向他致敬,他慢慢地走,心脏隔着一层胸腔砰砰乱跳,终于走到了末尾,他看到巴奇的睫毛被涂得厚厚的,显得那双眼睛更大了,巴奇也望向他,略显迟钝地对他敬了个礼,不知为什么,他突然不觉得难为情了,或许是因为巴奇的模样也比他好不到哪儿去,也可能是因为两天前那样冒傻气的重逢和眼下同样冒傻气的陪伴为他带来了快乐,太多的快乐,足以碾压这一点点尴尬和难堪,碾压那微不足道的自尊心受损的部分。

 

最重要的是,巴奇看起来真的很可爱。他还从来没和巴奇接过吻呢,他望着巴奇的嘴唇,有点希望巴奇在他脸上印下一道口红印,这想象可能会让向来以自己的男子气为傲的巴奇害羞至死,说起来,巴奇到底是怎么下得了决心的?史蒂夫知道,他知道这样的蠢主意要消耗掉巴奇多少的勇气和自尊,而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为了来找他,姑娘们已经开始展示新舞步了,他不得不跟着乐曲的间奏而开始自己的下一轮发言:

 

“我们知道这一切都是为了赢得战斗——打仗可少不了子弹和绷带,还有坦克和帐篷,这就是大家可以出力的地方,你们买的每一张债券,都在保护你所深爱的那个人……”

 

他想回头,回头看一眼巴奇,但他不能,因为这时候的动作都是设计好的,那个冒牌的阿道夫大概已经上场了,正藏在姑娘们的身后,他不能回头,“让我们的士兵们整装待发,看德国佬还敢不敢动我们一根毫毛……”

 

话音刚落,他猛地转身,对着那个拿着枪的小胡子挥去空荡荡的一拳,全场雷声震动,他偷偷朝着巴奇的方向望过去,两旁的女孩儿纷纷做出倾慕的神情和动作,只有巴奇在那儿悄悄傻笑,以为没人注意到他似的,史蒂夫看了他很久,直到他的目光也对上了史蒂夫的,傻乎乎的笑容变成了甜丝丝的挤眼睛,史蒂夫转过头来,拼命忍住不要露出那副相同的傻笑。

 

“谁唤醒了美国的巨人,让他不再沉睡?我们知道是美国队长,除此之外别无他人!”

 

姑娘们不知何时拿出了小国旗,一边扭动一边挥舞,他跑回到后方的升降台上,准备托举摩托车和三位女士的表演。升到了高处之后,他看得更清楚了,巴奇的动作果然总是不太合拍,显得笨手笨脚的,但他显然在努力,努力地跟上节奏,跟上前后左右的女孩儿,史蒂夫想起了巴奇过去教他跳舞时的模样,那么自信、那么得意,那时的巴奇大概从来没有想到自己有一天会穿上无袖上衣和条纹短裙,浓妆艳抹地摆腿扭胯,史蒂夫突然有些着急了,他希望表演快点结束,他要去那个集体化妆间找到巴奇,他要表白,一天都不能等了,哪怕是不够完美的时间和地点,哪怕他俩都可笑得要命,他也得把该说的说出来。舞台上空传来爆裂声,彩色纸片如鹅毛大雪般飘落,姑娘们摆出结束的舞姿,帷幕缓缓落下,还没完全盖住观众,他就匆匆把摩托车放回到地面,冲向后台,他有个独立的化妆间,他脱下手套和头盔,又对着梳妆镜把那被头盔压瘪的金色短发梳理了一通,他没时间换上正装了,但巴奇应该不会介意这个,有热情的观众从后门涌进来,举着漫画杂志和报纸讨要签名,他着急地舔舔嘴唇,一边张望着那道通往集体化妆间的门,一边签下美国队长的缩写,一个梳着麻花辫的小丫头也挤到了他大腿边,看样子不过五六岁,他呆愣了两秒,突然有了主意——

 

“嗨,亲爱的小女士!”史蒂夫蹲下来,对着女孩儿露出温柔的笑容,“你的妈妈呢?”

 

“她让我来要你的签名,因为她不好意思自己来。”

 

奶声奶气地说完这话,小丫头转身指了指化妆间的门口,外面站着一位少妇模样的女士,隔着老远。

 

“没问题,但可以请你帮队长一个忙吗?”史蒂夫皱起眉头,装作为难的模样,“我想要和那个大房间里的一位小姐说句话,可我现在不方便过去,你能帮我带个口信吗?”

 

小不点认真地点了点头,两眼发光,似乎非常乐意效劳。史蒂夫轻轻揽住她,带着她走到那扇通往集体化妆间的门口,指向巴奇的背影,“看到那位褐色卷发、个子特别高的小姐了吗?她是巴恩斯小姐,请你现在过去,悄悄告诉她,美国队长想要跟她说句话,让她过来——只能告诉她一个人,不要被别人听见,怎么样,能完成吗?”

 

她再次使劲点头,然后便啪嗒啪嗒地跑了过去。趁着这点时间,史蒂夫飞速替其他几位观众签名、合影,等到小不点和巴恩斯小姐走进来时,屋子里已经没了别人,他把那张签了名的海报递给小不点,看着她用双手接住,脆生生地对着他说了一声谢谢,又扭过胖墩墩的小身体,“再见,巴恩斯小姐!”

 

“再见!”

 

巴奇配合地摆了摆手,甚至做了个飞吻的动作,望着小不点啪嗒啪嗒地跑出化妆间,找她的妈妈去了。

 

“所以,‘巴恩斯小姐’……”

 

史蒂夫两手交握在一起,故意缓慢地迈着步伐,走到他面前,下一句还没说出口,就眼看着巴奇如释重负地塌下了肩,一屁股坐到了旁边的凳子上,拽开拉丁鞋的搭扣,脱了鞋,又把手伸进衣领里,试图掏出什么。史蒂夫呆若木鸡地僵硬了三秒,便一个箭步冲向背后,关上通往后台的门,再三个箭步冲向右侧墙壁,关上通往集体化妆间的那扇门,等转回头来时,原本饱满的胸部空空如也,巴奇已经把两腿搭到了另一把凳子上,开始扶着脑袋摘那顶小帽子了。被史蒂夫干瞪着眼看了半天后,他终于回过神来,一边拽那几根发卡,一边歪着脸问,“你盯着我干嘛?”

 

“上帝啊。”史蒂夫深深地泄了一口气,马上变成了驼背队长,“谢谢你,巴恩斯,你刚刚毁了可能是我这辈子做过的最浪漫的事,谢谢你。”

 

“你要做什么?”

 

巴奇还没放下摘帽子的双手,有几根假发被发卡夹住了,他正视图把那些发卡揪出来,百般尝试都不得成功,最后干脆连帽子戴头皮拽下了那顶乱蓬蓬的假发,变回了一个妆容香艳的短发小伙子。史蒂夫扶住额头,发出一声虚弱而痛苦的呻吟,而巴奇刚刚重获了脑门上凉飕飕的清爽感觉,酸疼不已的脚底板也摆脱了高跟鞋的折磨,他非常惬意,甚至自得其乐地哼起了刚才台上的那首曲子,史蒂夫放下手,叉起腰,居高临下地望向那家伙露在外面的背,总算忍无可忍地绕到他面前,夺走了他手里的假发。

 

“我……

 

他的第二次尝试再次被扼杀在了喉咙里——巴奇的一侧脸颊上有个淡淡的红印子,那是什……唇印?

 

“是的,你要跟我说什么?”巴奇摇晃着两只脚丫,“快点说,我不能在你这里轻松太久,那些女士们换衣服简直是神速,我得在她们全部离开之前溜回去。”

 

史蒂夫回忆了起来,上台前他似乎看到了杰茜和巴奇凑得很近,但这不符合逻辑啊,杰茜难道是女同志?

 

“喂,敬爱的‘队长’先生。”巴奇伸长了胳膊,紧紧搂住他的脖子,把他的脸搂到和自己同一个水平面的高度上,“别发愣,你到底有什么事啊?如果是要笑话我的舞技,那我就不听了。”

 

“这个是哪来的?”史蒂夫还是指了指他的脸颊,不甘心地发问,“杰茜的?”

 

巴奇愣了半秒便笑了,“干吗,你羡慕?我也给你一个就是了。”

 

他捧住史蒂夫那张人畜无害的脸,微微倾斜脑袋,使劲在右侧脸颊上亲了一口,他甚至故意停顿按压了几秒,就像是拿印章往纸张上盖戳似的,史蒂夫再一次呆若木鸡,任由他在自己的脸上盖戳。

 

“好了。”巴奇松开他,满意地检查那个唇印的色泽和形状,又用手背擦了擦嘴,“你看下怎么样。”

 

他抱住史蒂夫的两边胳膊,拽着他转向梳妆镜。那是个完美的唇印,史蒂夫看着镜中自己的脸颊,他抬起手,先是握住巴奇的手腕,然后慢慢往上爬升,握住巴奇的上臂,巴奇还在笑嘻嘻地看他脸上那个戳,似乎非常得意,他拉着巴奇站起来,两个人面对面。

 

“巴奇,我要……”他吞着口水,本来那勇气就是没头没脑地突然涌上来的,被巴奇那么一连串搅和打乱,早就没了,他现在得重新召集,“我要跟你说……我要对你坦白……”

 

“坦白什么?”巴奇眨巴着眼睛,从好奇逐渐转为了怀疑,“你不会是要告诉我,你跟杰茜上过床?”

 

“什么?!不是!”史蒂夫差点惨叫出声,“你都在想些什么?我是要对你说我……”

 

他激动地攥紧了巴奇,距离他们不到两米的那扇门却突然传来一阵响动,有人在拧把手,还好他刚才多了个心眼,把门都锁上了,门没能被打开,叫喊声紧接着传来,“罗杰斯先生,你怎么把门锁上了?”

 

“糟了,那是我的经纪人……”

 

他放开了巴奇的胳膊,巴奇也退后一步,赶紧抓起了自己的假发、假胸和高跟鞋,史蒂夫环顾四周,拉着他冲往角落里那个小小的洗手间,洗手间狭窄得要命,好在有个巨大的通风口,巴奇三两下便爬上了洗手池,推开了通风口的窗户,史蒂夫又气又急地转身看向那道还在被敲个不停的门,又回过头来,不能再耽误了,否则会一直耽误下去,他双手伸过去,把巴奇的脸扳向自己,“我爱你,巴奇,这就是我要对你坦白的,我爱你!”

 

那张脸上的妆容已经花了,巴奇每眨一次眼,他都能看到那两张眼皮上闪闪发光的眼影亮粉,还有蚂蚁腿一般的睫毛,显露出干燥纹路的鲜红嘴唇,这一切都是如此怪异,但史蒂夫只觉得自己正凝望着世界上最可爱的一张脸,他激动得快要喘粗气了,巴奇也惊慌又激动地凝望着他,敲门声再次传来,他愤愤地转过头大喊了一声“等等,我这就来!”,话音刚落,就被一双柔软而温暖的手掌捧住两边鬓角,使劲扭了回去,巴奇吻了他,这次吻在嘴唇上,他立刻深深回吻,用双手拖住巴奇的脸颊,他们像是要把对方口腔里的空气全部抽光似的,又吸又亲又咬又舔,他怀疑自己自己要把巴奇嘴唇上的口红全部吃到肚子里了,但他不在乎,如果时间允许的话他只想把巴奇也吃到肚子里,巴奇松开了嘴唇,痴痴地望着他,他打赌自己这时候看起来一定也很傻,巴奇最后在他的嘴唇上啄了一下,便放开他,转身钻进那个通风口的窟窿里,他冷静了一番,弯腰捡起被巴奇不小心扔在地上的假发、假胸和高跟鞋,巴奇已经跳出去了,他踮起脚,把东西塞到巴奇手里,他再次说了一句“我爱你”,然后听到了一句“我也是”,接着是巴奇光着脚跑远的声音,他站在原地,胸膛剧烈起伏着,过了足足十几秒钟,他才退出这个狭小又简陋的洗手间,过去给经纪人开门。

 

“你怎么了?”圆脸男人一步跨进来,“我还以为你昏倒了……你、你的脸上是什么?”

 

史蒂夫没有解释,沉默着退回到梳妆镜前。经纪人慌里慌张、如临大敌,掏出口袋里的手帕就要往他脸上揩,他闪身躲开,甚至朝对方投去了不满的一瞥。

 

“难道是舞团的姑娘?我的上帝,你怎么……我以为……”经纪人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克鲁岑斯基那个老家伙最忌讳这个了,罗杰斯,不管那姑娘是谁,你们可千万都别被发现……”

 

史蒂夫望着镜子了自己,望着那道唇印,不光是脸颊上,还有他自己的嘴唇上,也残留着一些刚才接吻时印上来的红色,他就那么望着,严肃的神情突然转成了犯傻的笑意。

 

“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蒂莫西,我真的是,我太幸福了。”

 

穿西装的圆脸男人像看怪物一样看着他,他不在乎,也无暇解释,只顾着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继续那傻乎乎的笑意。当然,如果没有人来打断他们,让他们再独处二十分钟,哪怕十分钟,他就会更幸福了——他还没有把手伸进巴奇的裙子里面,也还没有让巴奇把唇印戳到自己的胸口上——他毫不害臊地精心打造着各类想象,也难免觉得万分可惜,但没关系,他要有耐心,要让巴奇保存好今天的装扮,等到某晚月朗星稀、四下无人,他们就能重新见面,把刚才没能做完的事彻底做完,他和他的巴恩斯小姐,他们要接吻,要抚摸彼此的腰部和屁股,他被这过于逼真的想象弄得有点裤裆发紧,只得暂时恢复思绪,换好便装,跟着经纪人离开化妆间,走出华丽的大剧院。他远远看到了歌舞团姑娘们的队伍,她们正站在一根路灯的灯柱下,看到队长朝自己这边望过来,便纷纷抛出了飞吻,他一眼看到了巴奇,巴奇也看到了他,巴奇学着同伴们的模样,用力吹给他一个飞吻,他立刻装作接住,甚至闭眼陶醉了一把,姑娘们爆发出热烈的呼声,他睁开眼,觉得那个披着鸡毛坎肩的大块头女孩儿是全世界最可爱的家伙。


END

  441 41
评论(41)
热度(441)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