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神奇动物在哪里】梨子不愿掉下去 3 (暗巷组,接电影后)

前文<<<

*** *** ***

3.

Tina抬起头,望向这座废弃公寓临街一侧的窗户。玻璃外大多蒙着一层灰白的污渍,是很久没有被擦洗过的迹象,几只乌鸦扑闪着翅膀从楼顶飞出来,楼里头静悄悄的,什么动静都没有。

她收回视线,又确认了一遍纸片上的地址。就是这里。楼道入口只有个大敞着的门框,没有门板,大概是当初的租客或房东迁出时为了方便挪动家具而拆掉的,冷风直进直出,比别处都要凛冽许多,Tina竖起衣领走进去,短靴的后跟发出嗒、嗒、嗒的声音。

她刚踏上一阶楼梯,就发觉到哪里有些不对劲。木头阶梯上积着厚厚的灰尘,两行左右交错的上行脚印却清晰可见,甚至粘着些许潮湿的土——今天白天下了一阵雨,不少地方的路面都变得泥泞——从脚印的尺寸判断,来客至少是个高个子男孩儿,今天不久前才从这上去。

Tina看向楼梯的最上方,又转头望向身后。这似乎是从楼上下来的唯一通道,而阶梯上并没有下行的脚印。

“Modesty?”

她困惑而不抱希望地唤了一声。出乎意料的是,楼上突然传来一阵什么声响,轻微但可闻,似乎来自走廊尽头的某间屋子,Tina又快速踏上几级,伸长了脖子往上看,“Modesty?有人吗?”

她一边胳膊搭着楼梯扶手,没顾得上那些拂到袖子上的陈旧灰尘。她想立刻上去探个究竟,又怕自己的匆忙行动会吓跑那个声音,只得放慢步子、抬起脚跟,蹑手蹑脚地一级一级向上,等到终于来到二楼的走廊上,那声音还是消失了。

“Modesty?”她慢慢往前走,一间屋子一间屋子地伸过头去查看,小心翼翼地不弄出更多响动,“是你在那儿吗?Modesty?”

又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传来,这回清晰得多,Tina立刻循着来源走过去,停在那个房间的门框前——

有那么几秒钟里,Tina张开口,却什么音节都发不出来。缩在角落里的小女孩不是一个人,她死死抓着身旁男孩的手,畏惧又警觉地盯着Tina的脸。

“Credence?!”

Tina惊愕又狂喜地失声叫出来,刚要上前,小女孩却猛地站起,一手还拉着缩坐在地上的哥哥,晃动着白裙子挡在他身前,瞪圆了眼睛望着Tina。

“好,好,我不过去……”Tina愣住片刻,随即配合后退了半步,“我就在这,如果你们不想让我……”

Credence握住妹妹的手,有些颤抖地拉着她,让她坐回自己身边。小女孩发红的眼睛还盯着Tina,充满戒备,没等Tina再说着什么,她扭回小脸,凑近男孩的耳边,用气声悄悄问:“她是那个魔法国会的女人?”

“是我,我叫Tina,Tina Goldstein,我去过你们家……Credence?你还记得我吗?”

男孩抬起脸,没有直视Tina的目光。他冲着门框望去,又扭头看向窗户,Tina立刻意识到他在看什么,“我是一个人来的,没有别人,我保证,没有人会再过来。”

Credence收回视线,又低下头去,显然并不敢相信她的话。这不怪他。

“我以为你……我们都以为……”Tina激动地要命,还得努力保持冷静,说话突然有些结巴起来,克制住的笑意里掺杂着一丝极其轻微的哽咽,“我以为你死了。”

“请你离开……”

男孩突然小声冒出这一句请求,把Tina噎住了。她怔在那儿,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她完全明白对方为何希望她走,但她不能走。

“我不会伤害你的,Credence,我不能把你和你妹妹丢在这儿……”

她还想说些什么,还想做出什么承诺,但她忍住了,她也曾经对男孩说过类似的话,然而之后发生的事让那些承诺全都变得毫无意义,她突然意识到这个,羞愧和自责的心情瞬间涌上来,把她淹没了。

她并不能保证任何事,她没有那么大的能力。

“对不起,Credence。”

她只能道歉。男孩吃惊地抬起脸看她,又迅速埋了下去。他摇了摇头。

“你不必对我道歉,Miss Goldstein。”男孩的嗓音轻轻的,像他自己一样毫无进攻性。虽然音量很小,说话的语速因缺乏自信而仓促,但他咬字很清楚,不带什么口音或腔调,即使是眼下这样畏缩而紧张的姿态,他仍然努力想要表现得不那么狼狈,不那么缺乏教养,“我知道你试着帮助我。”

他再次鼓起勇气,抬起头看向Tina,“但我希望你可以不要再来找我了。”

“我知道,我知道,Credence……我知道我让你感到不安全,我是魔法国会的人,我没能保护你不受伤害……但你能给我第二次机会吗?至少、至少让我知道你现在好不好,这几天你怎么过的,还有你妹妹……”

她看向Modesty,小女孩一直紧紧依偎着身边的哥哥。

“你一直躲在这里吗?”Tina放轻声音,试着重新走上前来,边走边蹲下,歪头望着小女孩,“教堂毁了之后,你就一直躲在这个房间里?”

Modesty抓紧哥哥的胳膊,没有回答。Credence没有制止Tina,他不由自主地低下头,望着妹妹头顶的金色头发,之前Modesty还没跟他说上几句话,Tina就突然找了上来,他也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

“这里有吃的吗?”Tina注意到地板上潮湿的奶迹,那个倾倒的玻璃瓶,“你们上次吃东西是什么时候?”

Modesty缩得更紧了。她不想让人知道牛奶是偷来的,还有昨天的那块酸面包,还有前天的半块热狗。她把脸埋到Credence胳膊后面,让哥哥去应付Tina的问题,而Credence也涨红了脸,他只是低着头,一言不发。

“Credence,听我说。你可以不跟我走,但是Modesty,”Tina忍不住用手握上他的肩膀,“你能带她去哪?你要她跟你一起流落街头、一起挨饿吗?”

Modesty抬起头看向哥哥,眼神有些焦急,像是害怕他真的要把自己丢下似的,“我跟你一起,我不去别的地方。”

Credence在挣扎,Tina看了出来。她把手往下挪,轻柔而坚定地握住他的手臂,这回她放轻了声音,但语气多了几分严肃:“如果你执意要走,我不会拦着你,但至少让我带你和Modesty吃一顿饭,就一顿饭,好吗?你看看你们俩现在的样子——就算我放你们走,你们能走到哪去?天色不早了,你打算今晚在哪过夜,在这里吗?”

Tina盯着Credence的眼睛,不让他把目光躲起来。Credence是个懂事的孩子,她了解他,更何况现在不止他独自一人,还有Modesty,哪怕只是为了妹妹,Credence也不会任性行事的。

“我也有个妹妹,她的名字是Queenie,你们一定要尝尝她做的水果卷,我们现在回去就能吃上。好吗?”

Credence犹豫了一阵,低下头凑近Modesty,“你饿吗?”

Modesty没说话。她饿得不得了,但她不想让Credence为难,如果Credence并不想跟Miss Goldstein走的话。

“要去吗?”Credence在她耳边小声询问,“我们一起?”

听到哥哥这么问,Modesty点了点头。Tina开心地笑了。Credence牵着妹妹站起来,小女孩背过脸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Tina想牵起她的另一只手,但想了想还是停下了。

“我们走。”她跨向另一边,走到男孩斜前方,没有主动触碰他,只是有分寸地贴近兄妹俩,“现在幻影移形过去可能会让你们俩身体不舒服,我想我们最好还是搭那个,那个什么来着……”

“巴士?”Modesty边走边歪着脑袋瞅她,显得比刚开始放松了些,“地铁?”

“啊,对,地铁,就是这个。我们搭地铁。”

“什么是‘幻影移形’”?

“就是……”

他们走下楼梯,跨出公寓楼的楼道口,Tina突然没了声音——她有些无措地低下头,看着Modesty。

“我……我想我可能不应该跟你说这些,Modesty,我不知道……”

“没关系,Miss Goldstein。”男孩突然打破了他从站起身后就一直保持的沉默,“Modesty,她也……她和我一样。不,不是和我一样,但她……”

Tina立刻明白过来,她瞪大眼睛,嘴角弯起一个可爱的弧度,“你是说Modesty不是麻……她也有魔法能力?”

“她六岁的时候,有一次我带她去商店,买教堂聚会要用的粉笔。过马路时,我被什么东西分了心,没有注意看。她松开我的手,跑到路中央……”Credence睫毛低垂,眼底的阴影透露出极端的疲惫与困倦,但他仍旧认真而谨慎地回忆着,像是在尽力排除那些记忆里可能出现的偏差,“一辆逆行的车子,速度很快,我还没反应过来,她站在那儿,车子忽然竖直地悬空而起,在距离她不到一米的地方……像这样。”

他抬起手,竖起掌心,向Tina示意当时那令人不可思议的情况。

“你确定那是Modesty做到的?”Tina突然狡黠地笑了,她看了看小女孩,又看回Credence,“不是你做到的?”

Credence望着她,一时没能回答。他还远远无法适应这个事实——魔法真实存在于这个世界,无数巫师与他生活在同一片土地上,那些超自然的现象,那些母亲眼中诡谲而怪异的事件,它们不是邪恶的,不是受到上帝诅咒、受到魔鬼引诱……对于妹妹的能力,对于自身拥有的能力,他还不能那么轻快愉悦地谈及,好像平凡人谈及一项特长那样,比如溜冰、心算或投篮,他还做不到。

“我……我确定。如果是因为我,我能感觉得到。”对他来说,魔力的意外运用总是伴随着惊愕和痛苦,对此他不会记错,“当时我甚至没看到那辆车。我分心了。等我转过身去找Modesty时,那已经发生了。”

他低头看向妹妹,希望获得她的承认。Modesty不太情愿地点了点头,丝毫没有这个年纪的魔法世界的小孩子应有的骄傲与得意。

“那是很惊人的天赋,Modesty。你那时候几岁……六岁?六岁就让一辆车子腾空而起?”Tina领着兄妹俩走在街上,一边说话,一边不时扭过头来,“你知道我第一次意外施展魔法是什么时候吗?十一岁,我帮Queenie打下手,她从小就是个天才厨子——我帮她拿鸡蛋,结果笨手笨脚的,把滚烫的托盘打翻了,就在它要落到Queenie的脚上时,我一声大叫,那盘子在空中哆嗦了一下,避开了Qunnie,落到另一边,撞上了我的小腿。”

Tina用手在空中比划着当时托盘落下的轨迹,她指向自己的小腿,然后皱起眉头,做出一个龇牙咧嘴的疼痛表情。Modesty一下子笑了。

“没错,那就是我如何发现自己拥有魔法能力的,我小腿上现在还有当时那个烫伤的疤呢,真是太丢脸了。”

Modesty笑着抬起小脸,看向Credence,像是在确认哥哥是否也觉得这很有意思。Tina也看向Credence,男孩并没有像妹妹那样咧开嘴,但眼角的一丝弧度柔和了他脸上原先的畏缩和紧张,他冲着Modesty轻轻笑了一下,却还是没敢回应Tina的目光。

“那儿就是地铁站,对吗?”Tina指向街对面,“呃,我好久没搭过这个了,我想我们是要先买票?”

她把手伸进大衣口袋,摸出一个钱袋,谢天谢地,里面还放着几个麻鸡使用的硬币,以备不时之需。她领着兄妹俩——或者不如说是兄妹俩领着她,考虑到她进站后就有些茫然而不知所措——来到站台边等车。

周围站着不少乘客,没过几分钟,人也越聚越多,Credence的肩膀越发塌陷下去,脊背佝偻着,双眼盯着地面,让人看不清他的脸。他似乎不喜欢人群,纷杂的脚步声和悉簌的谈话声令他不安,Tina用余光瞥着他,列车进站了,人们涌向车门,她伸出手,轻轻落到男孩另一侧的胳膊上,像一名姐姐那样,揽住他往里走。


  283 20
评论(20)
热度(283)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