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神奇动物在哪里】梨子不愿掉下去 4 (暗巷组,接电影后)

前文

*** *** ***

Tina猫着腰踩上楼梯,让站在楼道口的兄妹俩先别上来。她蹑手蹑脚地来到二楼,果不其然,中年女人的嗓音突然响起来:“Tina!那是你吗?”

“是我,Mrs. Esposito!”

“你一个人?”

“今天也不例外,Mrs. Esposito!”

几秒钟过去,女人的声音没有再响起。Tina松了口气,笑着转过上身,对兄妹俩勾了勾手,压低声音招呼他们上来。

“这间公寓按理说不允许男性进来……”她看到Credence脸上的表情,立刻追加解释,“没关系,别怕,不会有人发现的。”

他们小心翼翼地爬上楼,来到Tina的屋子门外。想起屋子的主人还有一位女士,Miss Goldstein的妹妹,Credence有意识地低头抚了抚自己褶皱的衣角,Modesty也在自己的脏裙子上拍了两下,兄妹俩的鞋底都不知道在哪儿踩上过潮湿的泥土,把门外的地板弄得灰扑扑的,Tina推开门,带着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往里面走,“没关系,不会弄脏的。我们进去。”

三人刚跨进屋,首先便看到了餐桌上的糕点。烤成金黄色的面包、曲奇和小圆饼摆满了整张桌子,那些造型是Modesty和Credence从来没见到过的,有长着胡须和大眼睛的小人,有盘在一起、昂起脑袋的小蛇,还有长着两对翅膀的大飞鸟,上面洒满诱人的糖霜或彩色奶油霜,简直让人心神荡漾。穿着丝绸睡裙的金发女孩从餐桌另一头冒过来,本打算迎面和Tina打招呼,却被眼前这一大一小的两位客人吸走了注意力,睁大眼睛停在原地,眼珠挪过来又移过去,在Modesty和Credence的脸上好奇地转换着。在妹妹发问之前,Tina摘下帽子和大衣,抢先转移话题:“说来话长,Queenie……你能先弄点水和吃的来吗?”

Queenie冲她眨了眨眼睛,Tina知道她的意思是“那当然”。壁炉里的火烧得正旺,引诱着被冻僵的兄妹俩的视线,Tina揽着他们来到热源旁边,伸出手搓了搓,“你们现在这儿暖和暖和,等Queenie弄点吃的来,我去给你俩找找毛巾和换洗衣服——你们需要一个热水澡。”

Credence刚开口想说些什么,Tina已经擅自离开客厅,钻进了不知道是她或者谁的房间里。Modesty伸出小手,靠近壁炉,木柴上的火焰发出温柔的呲呲声,她惬意地打了个哆嗦,扭头看向正在橱柜前忙活的金发大姐姐。

“你看……”她突然瞪圆了眼睛,使劲在哥哥的胳臂上拍了拍,“看那里,她让胡萝卜飘起来了……”

Credence循着妹妹手指的方向看过去,金头发的Miss Goldstein仿佛手持着什么隐形的厨具,指挥着食材们有条不紊的飘浮、切块、组合、装盘。那场景太过奇妙而温馨,几乎超过了他所能理解的范围,他望着餐桌上那些精致可爱的糕点,又看向Queenie面前香气四溢的烤碟,原来食物除了填饱肚子之外,还可以这样充满颜色,这样令人满怀期望,他只能控制着不要太过频繁地眨眼,好让自己把这一切都尽收眼底。

“那条裙子,它在动!”

Modesty又拽了拽他的袖口,低声指给他看那个摆在壁炉另一侧的晾衣架。架子缓缓地绕圈升降着,让挂在上面的单薄衣物都能均匀接受来自炉火的烘烤,那让Credence想起他曾在报纸上看到的摩天轮,他从没亲眼见过真正的摩天轮,只能在脑海中描绘它们转动的模样。Tina抱着一大团衣服快步走出来,风风火火地来到沙发旁,把衣服往上一撂,“我把Queenie小时候的裙子给翻出来了,如果Modesty不介意的话,她总是喜欢这么五颜六色、金光闪闪的……”

“她一点也不介意——对吗,甜心?”

Queenie来到餐桌边,重新排列那些奇妙的糕点,试图腾出一块空地方来。她眯起眼睛对着Modesty一笑,而Modesty有些害羞地攥紧了哥哥的袖子,她从没和这么时髦靓丽的年轻女士交谈过,母亲总称呼她们“有伤风化”,视她们经常出入的夜间场所为“堕落之地”,她们爱听的曲调为“靡靡之音”,她教育Chastity和Modesty要“保持警醒”、“洁身自好”,不要被错误的女性风潮所诱惑。

“你喜欢那件紫色的?”Queenie歪过脑袋来瞅着她,笑得更甜了,“她喜欢那条紫色的,Tina,那条连身裙。”

“别读他们的心。”

Tina小声警告妹妹,顺手把那条保存得当的旧童裙从衣服堆里拣出来,捉住肩线在Modesty身前展开。Modesty似乎并不确定自己可以接受,她手足无措地看着Tina捉着紫裙子在自己面前比划,一边测量肩线和袖子的长度,一边喃喃地默念着什么,“‘量裁’……‘修剪’……不对,不是这样……Queenie?那条你用来改衣服的咒语是什么来着?”

Queenie无可奈何又意料之中地笑笑,一手捏着魔杖,一手拿起一个小蛇形状的糕点,轻快优雅地绕过餐桌走来,对着Tina手里的小裙子轻声念道:“‘量体裁衣’。”

随着一阵衣料摩挲的莎莎声,细密的棉线忽然自己从裙子肩膀和腰身的缝合处有序地抽出,又再次穿回,这一次比先前收得更紧些,让整条裙子都匀称地缩小了一号。Modesty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身前这副奇景,她看得那么入神,甚至没注意到有一块小蛇面包悄悄出现在了自己的脑袋边。

“晚饭还要等一会儿,你想先来块小面包吗?”Queenie又抬起魔杖,远远从餐桌上取来第二块,指引到男孩面前,“看它的眼睛——是梅子干做的,味道很棒。”

Credence双手接过飘浮在空中的小面包,Modesty也跟着他一起接过,却没有立刻开始吃。Tina一手搭在Credence肩上,还在忙着研究那堆旧衣服,她弯下腰,用另只手挑出一件褐色的麻花条纹毛衣和一条深蓝色灯心绒长裤,“这些还是我上八年级时在学校穿的,是男女都合身的款式。”

Credence望着这些柔软而干燥的衣物,没有拘谨地点头道谢,也没有难堪地出言拒绝,他只是低头望着它们,似乎一时没明白应该作何反应。母亲多年的严酷训诫让他知道不可以无端接受他人的馈赠,但心里那部分模模糊糊的直觉正在告诉他,若是出于某种非本意的自律而拒绝这样的好意,会更让对方为难。

“谢谢你,Miss Goldstein。”

吃下面包后,Tina带他俩去了浴室。她让Modesty先洗,然后是Credence,换上Queenie小时候的紫睡裙的Modesty看起来精神了许多,Tina让她在沙发扶手上坐好,用刚才找出来的干净毛巾给她擦头发,而Modesty抬起手,试着接过毛巾,自己给自己擦。

“那你自己来,我去帮Queenie搭把手,等Credence洗好了,我们就吃晚饭,好不好?”

Modesty点点头,说了一句以“Miss Goldstein”为结尾的道谢。

“喊我Tina,你和Credence都是。”

“谢谢你,Tina。”

趁着男孩还在洗澡的功夫,Tina来到橱柜下方的案板前,在妹妹身边站定。她做了个深呼吸,试图解释这一切,然而她张开口望向客厅,发现自己无从说起。

“那个男孩……”

“我知道。他就是那个默然者,对吗?”

Tina瞪着她,“你怎么……你那天并不在……”

“是Modesty,刚才我不小心读到了她的心。你知道孩子更容易被‘窥探’得到,包括他们的记忆。”Queenie一手用魔杖指挥着生面团的揉捏,一手往汤锅里加了一把碎洋葱,“我看到了她看到的。Credence,还有Mr. Graves……”

“Grindelwald,不是Graves。”Tina纠正道,“Dustin去巴黎前我问过他,Grindelwald——顶替Graves的那段时间——之前一直在查第二塞勒姆的东西,市政厅地铁站外的那次肯定不是他和Credence第一次见面。怎么了,你那是什么眼神?”

“鉴于你不让我随便读你的心,我只能问你……”Queenie饶有兴致地盯着她,“你和Mr. Graves之间发生了什么?你又搞砸了什么事,被他数落了吗?”

“什么?没有,他还不算我的直系上司……等等,你什么意思?”

“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你直呼他的姓氏,甚至没有‘Mr.’,而你之前从来都喊他‘部长’。”

Tina不想说这个。她颇为烦躁地叹了口气,从空中捏来一颗刚切好的干酪,丢进嘴里嚼了起来。“我只是……我过去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他。我是指,了解他这个人,而不是这个‘上司’,我一直敬重他,直到今天傍晚回到部里的时候,我都觉得他是个了不起的人物,在他经历了最近这所有的一切之后……”

“然而?”Queenie催促她说重点。

“他试着对我摄魂取念,在他的办公室里。”

Queenie“喔”了一声,似乎对这个答案有些小小的失望。Tina挑起眉毛,双臂抱起在胸前,探出脸凑近到妹妹眼前,“怎么,你觉得这没什么吗?”

“不,这确实挺讨厌的,只是我以为会是什么更严重的事呢,比读心更……”

“你不明白,Queenie!这不仅仅是读心的问题,没错,你也会读心,你甚至比他要擅长得多,但你和他不一样,我信任你、了解你,但我和他只是上级和下属,我们坐在那儿,我们正在说第二塞勒姆的事,结果毫无预兆地,他就那么进来了。”

Tina比了一个轻轻旋转的手势,又用指尖敲了敲自己的太阳穴,“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从哪一刻开始的。如果我稍微再迟钝些,可能直到他在我脑子里巡视完一圈,我都浑然不觉。”

“没错,那确实很可怕。但我觉得你不应该这么意外,亲爱的。”

Tina困惑地扭脸看向妹妹。

“那是Percival Graves,不是别人。美国目前最顶尖的傲罗,魔法安全部的头儿,重案调查部的一把手,整个国会里主席最信任的人——”

“曾经最信任的人,”Tina插嘴道,“现在恐怕不是了。”

“——你真的觉得这样一个角色,拥有这样的权力和地位,会是什么做事循规蹈矩、恪守一切原则的人吗?”

Tina沉默了。她像是还想争辩些什么的,但最终没能说出来,Queenie轻叹一声,用自己的额头在姐姐的脑门上轻轻磕了一下。

“Tinnie Tinnie Tinnie……我一直以为我才是咱们俩之中更天真的那个呢。”

“我并不天真,我只是……设想得不太准确罢了。”

晚饭准备好了,浴室里的水声也早已停止。水是热的,浴室里灯光温暖而明亮,没有人在外面催促,但Credence用最快的速度将自己冲洗干净后,便关上水龙头,擦干身体,穿上Tina学生时代的旧衣服,裤脚有些短,露出了脚踝,毛衣倒是正合身,可能是他太瘦了的缘故。他把洗手池水槽的软塞子盖紧,放了半槽水,将自己换下来的衬衣、马甲、天鹅绒外套和黑色长裤都放进去浸泡,他看到Modesty之前那身脏裙子被叠好搭在了浴缸旁的四角凳上,便把裙子也抽过来,想要待会儿一起洗,可直到敲门声响起时,他都没有找到肥皂。

“Credence?”Tina并不急迫地敲了敲门,“你还在洗吗?我们可以开饭了。”

他惊慌无措地抬起头,又转着身子环顾四周,想要找到能够用来搓出泡沫的任何洗涤用品。他不能就把自己和妹妹的脏衣服就那么撂在那儿,撂在Miss Goldstein干净整洁的浴室里,Tina又在门上敲了几下,这次听起来有些着急了:“你还好吗,Credence?Credence?”

“我没事,我……”他张口结舌地应答着,没有意识到自己音量太小,厚重木门外的人可能并没办法听清楚他在说什么。果然,随着一阵五金门把手的剧烈晃动声,浴室的门被某种外力强行打开,Tina一脸担忧地跨进来。

“Credence?”看到男孩毫发无伤地站在那儿,她松了口气,“我还以为你……”

目光转而落到洗手池里,Tina愣住片刻,疑惑不解地看回男孩的脸,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在尝试什么。

“我……我想把脏衣服洗了,可我没找到肥皂……“

看着男孩近乎羞愧地低下头,Tina竟忘了自己要说些什么。她看向水槽,黑色衣物上漂浮着一丝血迹,还有灰尘和沙土,Credence也循着她的目光看过去,这下他显得更加难堪了。她从外套口袋里抽出魔杖,对着水槽熟练地挥动,一股细腻的泡沫钻过去,带起水流在衣物间旋转、震荡,Credence难以置信地望着这一切,他看得太过入神,直到衣服被魔法从水中分离出,自己拧干、展开、叠好,又缓缓飘起到他的面前,他才回过神来,伸出胳膊,让衣服降落到自己怀里。

“是不是比你自己洗要快多了?”Tina收起魔杖,对着男孩微笑,“你很快也会学会的,我保证。”

来到餐桌边坐下时,Queenie已经把食物和蜡烛都布置好了。那些造型各异的糕点都被挪到了壁炉前的小茶几上,在火光前显得更诱人了,Tina替Credence拉开椅子,自己在另一侧坐下,Queenie站起身来,用瓷勺给Modesty舀肉汁土豆泥,就在这时候,蜡烛顶端的小火苗突然轻微地晃动起来,又迅速平息了,勺子直直掉了下去,差点碰翻小碗,Queenie像是被什么吓住了,保持着那个半弯着腰的姿势,一动不动地盯着客厅的那扇门。

“怎么了?”Tina警觉地冲着妹妹盯着的方向望去,“发生了什么?”

“有人刚刚幻影移形到了这儿,就在这栋楼里。”

Tina立即站起身来,抽出魔杖,Queenie也迅速起身,揽住Modesty的肩膀。小女孩惊恐地扭头看向哥哥,想要牵他的手,而Credence是唯一还坐在座位上的一个,他攥紧了覆盖住手腕的毛衣袖子,极力克制住体内那股受到惊吓后隐隐抽搐的力量。

“Queenie,带他俩去卧室,现在。”Tina离开餐桌,魔杖指向前方,一步步靠近客厅的房门,“除非我去找你们,不要发出任何声音,不要出来。快。”

Quennie马上照办。她揽着Modesty和Credence快步走向自己的卧室,关上门,Tina已经来到了客厅大门的后面,透过猫眼她看到外面的楼梯转角,却听不到任何脚步声,来人想必给自己施了某种无声咒,否则再细微的响动也逃不过Mrs. Esposito的耳朵。

她屏住呼吸,回忆起那些用来制服目标的作战咒语。一道影子突然打上了转角楼梯后面的墙壁上,紧接着是那张脸——Tina瞬间睁大了眼睛——穿着黑色风衣的男人踩上最后一级台阶,来到屋子门前,Tina条件反射地直起腰退后半步,门外的男人说话了。

“Tina,我知道你在里面。”

她忽然意识到,对方的无声咒并不是为了躲过房东太太,而是为了不让她提前发现。Mrs. Esposito可能已经昏迷了。

“打开门让我进去。有紧急情况。”

她知道如果男人真的要进来,根本无需自己为他开门。

“我需要跟你谈谈,Tina,现在。”

她重新靠近房门,深吸一口气拧开门把手。男人站在那儿,用视线对着她身后的客厅快速扫描了一遍,确定没有可疑的威胁后,才看回面前的下属。

“我可以进去了吗?”

Percival Graves朝一侧轻轻偏过头,试图缓和自己为这间女士公寓所带来的威胁感,眼神里那股逼真的温柔几乎盖住了语气中的压迫,好像若是对方说不,他就真的肯走似的。


(未完待续)

  306 16
评论(16)
热度(306)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