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关于HP原著的12条私人回忆

1. 我六岁还是七岁生日的时候,还在上高中的堂姐把《魔法石》和《密室》这两本送给我作为生日礼物,当时第一部的电影还未上映,收到礼物的那天晚上,我看了第一章,开头大段关于女贞路的描写让我觉得没啥意思,我就把它堆到书柜里没管了。

2. 又过了大概两年,某天晚上我感到很孤独,下了床坐到书柜前瞎翻,又把《魔法石》扒出来继续看,只是为了打发时间,结果那天晚上我一口气把这本看完了,第二天又把《密室》看完了。

3. 一口气看完两本后,我求妈妈带我去影碟出租店租了《魔法石》的VCD(对,是VCD)光碟回家看,我记得那时的价格是每部片10元一周,逾期滞纳金每天2元,我看了很多遍才把光碟还回出租店。我在客厅的电视机上看了,在妈妈卧室的小电视机上也看了,我会把她房间里的窗帘拉得严严实实,把灯全部关上,就好像身处在一个私人小影院里那样,后来有天我正在看的时候,卧室的窗帘突然发出一阵奇怪的动静,我吓傻了,跑出房间把门关上,躲在自己的卧室里,最后才发现那是一只不知道怎么飞进家里来的蝙蝠。关于蝙蝠的这段记忆很模糊,我不清楚它是真实发生过,还是我当时做过的一个梦。

4. 《魔法石》和《阿兹卡班》是全书系列中我最喜欢的两本,被翻到封面页脚完全磨白了,我用宽透明胶带补过无数次,我记得每个伤心难过的夜晚,我都会重看“厄里斯魔镜”或者“对角巷”这两章。

5. 《凤凰社》大陆版正式开售那天,我放学回到家,发现妈妈和爸爸表现得都有点奇怪,好像他们正在暗自兴奋地竭力去隐瞒着什么。我猜到了几分,径直走进卧室,发现我床头有着不自然的鼓起,我冲过去掀开被子,发现枕头两侧各压着一本崭新的、深蓝色的、厚厚的书,原来他俩事先没有商量过,都去书店买了一本,回来后才发现对方也买了。那是我现在回忆童年时所能想到的最快乐、最幸福、最感到被爱的瞬间,也是我小时候与我爸爸的关系的一个转折点(在那之前他有很长一段时间不在我身边,在那之后,他也离开了我很长一段时间,因为一些事情我对他的感情一直很复杂,但从那时起到现在,每当发生了让我怀疑他作为一个父亲的意义的事情时,我都会回忆那天放学后回到家看到不止一本《凤凰社》压在我床头的场景)

6. 最沉迷的那段时期大约是在小学四年级到初一之间,当时社交网络还不发达,我也几乎没有所谓“同人圈”的概念,我不知道它有一个庞大的fandom,也不了解有各种各样同人配对的存在,只偶尔作为游客逛过几次活力吧,身边也几乎没有和我一样对HP系列(尤其是原著)极其沉迷的小读者。现在想起来那有好的一面,比如我从来没有被任何形式的剧透过,每本书在大陆发售的当日我就会买回来第一时间开始看,然后被剧情深深地吸引进去,我记得我会趴在床上看,偶尔突然兴奋或痛苦地大叫起来,一开始妈妈还会走过来问我怎么了,我会兴奋或痛苦地回答她“罗恩居然当上级长了”或者“这个乌姆里奇怎么这么讨厌”,后来她习惯了,不管我在床上大喊大叫还是蠕动翻滚,她都懒得进来理我。

7. 我记得有那么一瞬间,我真的以为《神奇动物在哪里》和《神奇的魁地奇球》的书页上那些涂写和画圈就是哈利亲笔留下的。

8. 我曾买过《哈利波特与黄金甲》和《哈利波特与暴走龙》并且把它们当真过,我记得其中有一章叫“xx糖果雨”,连开头的插画看起来都相当可信。

9. 我到现在都没有把《死亡圣器》原著完整地看过一遍,我记得那本在大陆发售后,我甚至过了很久才去买,买回来后我也没有像以前几本那样,迫不及待地第一时间翻开,我一直抱有这种想法,我觉得只要我不把它彻底看完,它就没有真的结束,那一年里我上网时也会避开任何可能和HP有关的内容,虽然不可避免地被剧透了一些重要剧情和大决战的结果,但我就是拒绝去看。不过我最近已经决定重新把这本找出来看完了,我24岁了,不再是14岁,“一切有始必有终”这个现实渐渐不会再那么令我感到难以承受。

10. 我爱哈利身边的所有人,我最喜欢的是罗恩、海格和卢平教授。

11. 两个我每次回忆都狂笑三十秒的细节:魁地奇世界杯上,罗恩用望远镜的回放功能反复重播一个观众席上的人抠鼻子;被开除出国际巫师联合会后邓布利多曾说,只要不把他从巧克力蛙的画片里删掉就没关系。

12. 麦格教授的那句“应该往另一边拧”会让我永生难忘。


  134 12
评论(12)
热度(134)
  1. 子羽蜜分 Honeyscore 转载了此文字
    回忆时间。小学四年级开始看hp,全套都是借同班同学的书看完了整个故事。有多沉迷呢?上学的路上都捧着厚...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