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神奇动物在哪里】梨子不愿掉下去 17 (暗巷组,接电影后)

第一章

前文

在听到姐姐的喊叫声前,Queenie首先感觉到的是那阵令人不安的强风。她揽住身旁的Modesty,没有立刻动作,从书房那头传来的气流如同一颗巨大而衰弱的心脏,扩张、收缩、扩张、收缩,她攥住Modesty的小手飞快地跑过去,刚冲进书房,就逼停了自己的脚步。

窗户大敞着,风是从外面灌进来的。一团混乱的黑色力量盘旋在芦苇上空,每颤抖着呼吸一次——如果它真的是在呼吸的话——周围的大气便会在这惊扰下震荡一次,厚重的遮光布帘被吹得像是变成了轻纱,在两边的墙壁前剧烈飞扬,Modesty不得不把脸埋进自己和Queenie的胳膊之间,风太大了,可她还想看过去,她知道那是谁,那股熟悉的恐惧感从她瘦弱的脊柱底部一路窜上来,她捏紧了Queenie的手。

“是Credence……”她想要转回脸,可恐惧和强风压得她直不起腰,“那个是Credence……”

Queenie一面搂紧她,一面惊恐地盯着窗外。Tina的叫声突然从远处传来,Queenie一眼望见了那个瘦长的身影,她望着姐姐跑向齐腰高的芦苇深处,突然跪了下去,成年男巫的轮廓出现在附近,那是Graves,他一手指着头顶上方的默默然,一手挥向Tina,似乎想要阻挡某样试图伤害她的东西,Queenie没办法再这么旁观下去,叮嘱Modesty留在这儿不要乱动后,她跑过去跳出窗台,从大衣口袋里抽出魔杖,“Tina!”

就在这一瞬间,Tina释放出了她的守护神。银色的火烈鸟从芦苇丛中奔出,Queenie这才看到另一头站着个形容枯槁的孱弱女人,守护神冲向她,将她步步逼退,她啪得一声消失了,消失得无影无踪,Graves只失神了片刻,便重新看向上空,对着默默然伸出双手。

他说了一句什么,但Queenie没听清,这是她第一次看到Credence这个样子,Tina缓缓起身,走到她旁边,她盯着那团缓缓皱缩下来的混乱黑雾,什么话也说不出。

“Credence?”

Tina没有贸然上前,她和妹妹站在一起,距离男孩还隔着好几米的芦苇地。

“Credence,是我们,我和Queenie,还有Mr. Graves...”

男孩已经完全恢复了原本的模样。他蹲坐在那儿,臂弯抱紧膝盖,周围枯黄的芦苇杆提供了绝好的掩护,他似乎也希望自己可以藏起来,什么动静都别再发出。

“没有其他人,只有我们。”男人也慢慢蹲下了身,“没关系,Credence,这是个意外,你被吓坏了。”

“那个博格特是哪儿来的?”Tina问。

“我书房的柜子里。它在那儿藏了很多年,是我忘记了。”

从Credence脸上的神情可以看出,他还不明白那究竟是什么。Queenie也在他身边蹲下来,“博格特是一种……一种魔法生物,当你面对它时,你内心最害怕看到什么,它就会变成什么样子。”

男孩双眼低垂着,看上去稍微放松了些。最恐怖的往往不是使人们感到恐怖的事物本身,而是对它的一无所知,在了解了这事物究竟为何可怕之后——就像不久前他获知了自己体内的那股邪恶力量究竟从何而来时——恐惧虽然没能彻底消失,但已经不再继续掐着他的心脏和喉咙不放了。

他偷偷抬脸瞅了Graves一眼,又看向旁边的姐妹俩。害怕的心情褪去后,深重的羞耻感浮现上来,他缓慢而无措地站起身,调整自己慌乱的呼吸,在脑海里努力搜寻一句可以说的话,或者一个问题,任何能够将他从这种羞耻中暂时解脱出来的语句:“它、它独处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我也一直很好奇这个。”Graves捡起自己的魔杖,“没有人知道,至少还没有哪本书上有过正式的记载。”

“我上学时曾在《唱唱反调》里读到过,上面说当博格特独自躲藏起来的时候,它看起来像一滩脏兮兮的泥坑。”

“《唱唱反调》?那个没谱的英国小报?”Graves眯起眼睛望向金头发的女孩,又看向她的姐姐,嘴角的笑意里露出几分与他向来的作风不太匹配的顽劣,像是某种坏心眼的戏弄,“你们俩念书时就看那个?这倒是能解释为什么你要用守护神咒对付博格特,大概那小报说它们其实是摄魂怪的变种?”

“不、不是那样,我可没看过《唱唱反调》……”Tina赶忙撇清自己,又恼怒地瞪了瞪一旁笑得开心的Queenie,“我、我一直不会用滑稽咒对付博格特。”

Tina仍有些惊魂未定,她上一次直面那种可怕的生物还是在学校的黑魔法防御术课上,当时的博格特在她面前变成了一个幽灵,自从她七岁那年在某本插画故事集里读到过后,那幽灵就成了她噩梦的常客,她太紧张了,半天都没法想象出一个幽灵要怎么样才能变得可笑,情急之下她回想起一段开心的记忆,紧接着胡乱放出了他们在上一节课上学到的守护神咒,没成想歪打正着,她的小小火烈鸟把幽灵撞弯了腰,大家都笑了,包括教授,他破例给了她高分,因为他觉得“只要能把它击退,用什么咒语并不重要”。

“你能放出一个完美的守护神,却不会用滑稽咒?”当然了,她从未停止过出乎Graves的意料,“但我得承认,那是只漂亮的火烈鸟。”

Tina还想说些什么,出现在余光里的小小身影让她转过身去。是Modesty,她不知什么时候也从窗台跳了出来,正怯怯地冲他们这边走,Credence抬头看向她,他一下子又握紧了拳头,显得既高兴又难过,他大概一直在想什么时候能跟妹妹再见面,却没料到会是今天这种情况。

Modesty在距离他三五米的地方停下脚步。他驼着背,怯生生地望着妹妹。Queenie的眼珠在一前一后的兄妹俩身上来回转悠,她察觉到空气中的异样氛围,这时候应该由大人出面说些什么,可Tina尴尬地傻站着,Graves也难得语塞了一回,她叹了口气,踩着足有八九公分高的搭扣小皮鞋轻轻跳到小女孩身边,“她一直念叨着想过来找你玩呢——对不对,Modesty?”

小女孩没有反应,只是望着Credence的脸,仿佛在确认什么。

“Credence也一直在等着她过来。”男人总算跟上了Queenie了节奏,上前一步揽住男孩,“我教他用变形咒把一根火柴变成了一只蝴蝶结,他留着它打算送给你呢,Modesty……”

男孩这才反应过来还有这回事似的,他把手伸进外衣口袋,攥出一个看不清是蝴蝶结还是什么的粉色东西。他犹豫着,不敢贸然上前,Queenie看出了他的顾虑,便拉着小女孩往前跨了几步。她小心翼翼地从哥哥手里把那东西取了过来。

的确是个蝴蝶结。两圈粉色绸缎被绑得歪歪扭扭的,上面还残留着一丝火柴盒的气味,Modesty看了看它,又看看Credence,冷不丁用软软的嗓音冒出一句问题:“小狗不肯咬谁,谁不肯摇梨?”

三位大人面面相觑,齐齐摸不着头脑地愣住了。倒是Credence睁大了眼睛,像是终于抓住了一丝希望:“Jockli。‘小狗不肯咬Jockli,Jockli不肯摇梨’。”

Modesty点点头,如释重负地露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又显得有点愧疚。

“Jock... Jocob?”Queenie吃惊地插话道,“你们说Jacob?”

Tina不赞同地摇摇头,“我不觉得他们在说Jacob,是'Jockli'。谁是Jockli?”

“他、他是……”Modesty走上前,抬起胳膊去抓Credence的手,“他是……”

Credence笨拙地被妹妹攥住,他感觉到自己的手心汗津津的,而Modesty的手是热的,他抽出手在裤腿上快速擦了一下,才重新抓住Modesty的小手,他抬起头,试图帮她解释这个Jockli是谁:“是一首儿歌里的,‘梨子不愿掉下去’。里面有一颗梨树,一个小狗,一个叫Jockli的人。还有其他人。”

“所以我想,这算是你们俩的暗号?”Graves把魔杖插回裤兜,望着小女孩笑了,“你要确认下他是不是真的Credence,是吗?”

Modesty看起来更加内疚了,她抿着嘴,不知道如何回答。她不是故意怀疑的,她抬起头望着哥哥,希望他明白她的内疚,他乖乖被她抓着手,一点怪罪或者受伤的表情都没有。

“我们先回屋吧?虽然这里景致不错,但我们该准备准备出发了。”Tina看向她的上司,用眼神告诉他她还有一肚子的问题要在路上问,“我先只问这一个问题——我们现在是在哪儿?”

Graves率先转身,领着他们朝那栋房子的方向走去,“不在纽约,这是肯定的。药带来了吗?”

Tina从大衣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巧的酒壶,递给男人。

“也许,也许我们应该换一天去……”她担忧地打量着走在自己斜前方的男孩,话说得磕磕巴巴的,“我是说,丰饶角巷什么时候都可以去,不是吗?不一定非得今天。”

Graves转过脸瞅她,立刻明白了她在顾虑什么。男孩的脸色也变了,他错愕地望着Tina,还没想好要怎么说,就先开了口:“我、我不会……我不会再那样了,我会控制好自己,我发誓——”

Tina迟钝了好几秒钟才意识到男孩会错了意。她跨到男孩身边,几乎有点手忙脚乱地解释起来:“我不是在担心这个,Credence,我知道刚才只是个意外,你被吓坏了,没有别的……博格特不是什么常见的生物,我们不会出个门一拐弯就又碰上他……”

“Tina只是担心你现在的身体不适合变形,亲爱的。你有哪里不舒服吗?”Queenie看向男人手里的复方汤剂,“我听说那药难喝得很。”

Credence反应过来,他马上摇头,“我没事……我可以喝下去,难喝也没关系。”

“真的没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

Graves抬起手放在他的后颈上,皮肤凉丝丝的。他感觉到自己的指尖略微颤栗了片刻,脖子和肩膀倒紧绷着,男人的掌心并不热,拇指指腹和食指中间那一节都长着粗糙的茧,他紧张地眨了眨眼睛,努力让自己回过神来,“只有……只有一点头晕。真的没关系。”

他们走到书房的窗户外侧,Graves让开到一边,拍了拍他的背,他抱起Modesty,扶着她让她先翻进去,然后才是自己。纵身抬腿跳进去后,他转过身,Queenie已经对他伸出了手,他乖乖地抬起胳膊抚稳她,整个人像一棵瘦高而不够挺拔的、杵在那儿不知如何是好的小松树,即使配合地做着任何一名体面的男士此时都会做的行为,佝偻的脊背和涨红的两颊却没能掩盖住出他的紧张羞涩。

“非常感谢,小绅士。”

Queenie站稳鞋跟,对着他歪歪一笑。Tina穿的是平底靴,不像Queenie那么举步维艰,她显然没想要Credence也上来扶他,她从来不习惯任何男士在这种日常小事上提供协助或殷勤,但男孩笨拙地对她伸出了手,她一愣,随即笑了笑,一手搭着他一手撑住窗台,干净利索地翻过窗台。

“希望那个博格特别找着回来的路。”Graves动作熟练地翻身跨进来,转过去关上窗户,“你们给Credence带了衣服过来吗?”

“放在外面的沙发上了。”

“好。”他从Tina手里接过酒壶,拧开盖子闻了一口,立刻眉头紧皱,“这味道确实不怎么样。”

他把盖子拧回去,颇有些不放心地递给了男孩。Credence不想表现地胆怯,如果他真的害怕的话,早在Mr. Graves向他提及这个计划的时候,他就会拒绝了,但他没有,他是那么渴望拥有一根魔杖,就算无法拥有,只是去魔杖铺走走看看,都已经值得了,如果这一切不是在做梦,如果世界上真的存在一间专门卖魔杖的店铺,一条贩售各种魔法物件的巷子……

“你不必当着我们的面喝下它,甜心,所以不用紧张,等药效完全发挥出来了,你感觉不那么不自在了,再出来就行。我们先去起居室准备壁炉——我们是用飞路粉过去吗?”Queenie后知后觉地转向Graves问。

“走飞路网不安全吧?”Tina忧心忡忡地一起问道:“用扫帚?幻影移形?”

“不用飞路粉,也不用扫帚,这两种都容易在路上被截……直接幻影移形过去的问题在于丰饶角巷的人太多了,我们找不到一处能够瞬移过去而不引起任何注意的角落,况且这里距离那儿太远,我们可能没感觉,但她俩很容易在落地后产生不良反应。我们要去一个离那儿更近的位置,然后瞬移到那周围某个隐蔽的地方。”

大姐妹俩交换了一个“他说的有道理”的眼神,没有发表什么反对意见。Graves温柔地牵起小女孩,“我们先出去,给Credence一点时间,等他出来后,就会是你的样子了。好吗?”

Modesty点头。他直起身,转向男孩,“这是一整天的量,先喝三口就够了。生效的时间有长有短,试纯度而定,你慢慢来,不必着急,如果有任何不对劲的地方立刻喊我,明白了吗?”

“明白了,Mr. Graves。”

三个大人领着Modesty走出了书房。Credence退到书桌后面,拧开酒壶盖子,试探性地闻了一闻,果真很难闻。他屏住呼吸、闭上眼睛,一鼓作气地灌下了三口。


*** *** ***


“Credence?你还好吗?”Tina站在书房门外,耳朵几乎贴上了门板,“有什么问题吗?Credence?”

“没、没有……我很好……”

里面传来了回答,却并不是Credence自己的嗓音。Tina长舒了口气,男孩已经在里面呆了有半个钟头了,直到刚才以前都一点动静也没有,她还以为出了什么意外呢,“所以,已经生效了?”

一阵令人不安的沉默,Tina又把耳朵贴了上去。几秒钟过去,她听到男孩小声回答:“生效了。”

“你感觉怎么样?顺不顺利?有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一切都好……”可从那语气听来,“她”似乎有点吓傻了,“只是……”

“只是什么?不习惯自己的新样子?”Tina放心地直起腰,“稍等,我先去拿衣服给你。”

她回到起居室里,除了Graves,另外一大一小两位女士都按捺不住兴奋和好奇地凑了上来,没等她说什么,Qunnie立刻读到了答案,“生效了!生效了,太好了……”

“我把衣服拿给他,你们冷静点——”

话一出口Tina就知道没戏,Queenie已经开始拉着Modesty转着圈跳了,边跳边喊着什么“Felicity来啦,Felicity来啦”,她猜到那大概是Modesty给她“哥哥”起的名字,“为什么是Felicity?”

“我在拉丁语的书上读到,'Felicia'是快乐的意思,我希望Credence快乐,然后,因为我是Modesty——”

“Modesty和Felicity,听起来不正像一对双胞胎姐妹么?”Graves靠在沙发边,原本抱着胳膊,说完这句便笑着对Tina摆了摆手,“快去把衣服拿给他换上吧,然后带他出来。我们尽快出发。”

Tina一溜小跑到书房门前,把一件卡其色毛呢子儿童大衣、一件白衬衣、一件细毛线背心、一条深灰色绒布长裤和一双栗色小皮鞋通通塞了进去。衣服被从地板上拿走,接着传来了布料摩挲的是唦唦声,Tina礼貌地等在外面,没有贸然进去,直到听见小皮鞋踩在了地板上,犹豫地走向门板后,她才上前拉开门,眉开眼笑地回头喊了一声:“Modesty!”

金头发的小女孩拉着金头发的大女孩飞奔过来。幸好她在Tina身边踩了个急刹车,才没有撞上门框旁的墙,她盯着书房里站着的那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兴奋地嗓子都有点变哑了:“Credence!”

Queenie用胳膊肘往小女孩身上轻轻戳过去,一本正经地纠正她,“是Felicity!”

“是的,是Felicity!”Modesty跨到他身边,一会儿瞅瞅他,一会儿又瞅瞅自己,不敢相信似的压低声音,歪着脑袋悄悄问他:“真的是你吗,Credence?”

Credence,或者说Felicity,冲着妹妹不好意思地一笑,有点紧张地摸了摸穿在自己身上有些过长的衬衣袖口。或许是还不习惯自己的新嗓音,他用蚊子哼似的音量答了句“是我”,话音未落,Graves也从过道那一头走了过来。

“感觉还好吗?”他在Credence面前蹲下,语气比平时甚至还要温柔些,“那个是不是真的很难喝?”

Felicity看起来倒更像是Modesty的妹妹,更羞怯、更安静。虽然有点手足无措,内心按捺着的惊奇和兴奋却没能被完全掩盖住,他对着Graves笑了一下,手指还在捉着袖口捏弄,“是很难喝……不过还没到难以下咽的程度。”

“那就好。”

Graves替他把胸前的羊角扣挨个扣好,然后才站起来,面向另外那对大姐妹俩:“你们还有什么能做的吗?”

Quennie笑眯眯地抽出魔杖,对着Modesty和Credence的脑袋划着小圈挥动,童年时摆弄人偶娃娃的乐趣久违地浮现上来,即使是十几年后,改变眼球颜色和发型发色的咒语依然烂熟于心,随着她手腕的最后一挑,两个小姐妹全新的深栗色卷发完美地成型了。

“哪里有镜子?”Tina看得出Modesty已经等不及想亲眼瞅瞅自己和Felicity的新模样了,她转身望向四周,“我在门口和起居室都没看到镜子。在卧室或者卫生间里?”

一阵古怪的沉默,Graves没有立刻回答。他看了一眼身后的走廊,又看看楼上,说不清他脸上的表情是犹豫、停滞、走神还是其它什么,那表情很细微,只有Queenie和Felicity注意到了,他转回头,又恢复了那副平静自若的样子,“这屋子还缺少不少东西,镜子是其中一项。稍等……‘镜面立现’。”

随着手部的动作,一张椭圆形的镜面凭空出现在他和女孩子们之间。那并不是一面实在的镜子,它稳稳地悬在空中,两侧都是镜面,分不出正反来,Modesty似乎已经接受了“Mr. Graves能随心所欲地变出任何奇妙的东西”这个设定,开心地跳过来照了照,而Credence还沉浸在惊奇之中,他望着镜面发呆,难以想象自己未来还会不会有对男人高超的魔法能力习以为常的那一天,他觉得不会。

他走到妹妹身后,看向镜中的自己。

“我和Tina的身份比较敏感,所以我和她今天的角色是护卫,我们俩会跟你们保持距离,由Queenie带着你们俩去买东西。”男人慢条斯理地叮嘱,“到了以后我们分头行动:我先去魔杖铺,找个借口在那儿逗留,Tina先护着你们先去奇巧书店或者乐洋洋糖果作坊逛一逛,然后Queenie再带你们俩来挑魔杖。即使Queenie和我打招呼,你们俩也记得不要表现出认识我的样子,知道了吗?”

小姐妹俩乖巧地点点头。男人抬手做了个向上捏起的动作,镜面从四周向中心消失于无形之中,他领着他们走向屋子的正门,“跟着我走,到达之前不要分心,不要在任何地方逗留。”

他一手拉开门,让女孩们先走出去。没等他自己最后跨出来,大挂锁先生睁开了眼睛:“早上好啊Percy,这是要领着女士们去哪儿——咦,那个小伙子呢?”

“带我们去灰石屋,Billy。”

大挂锁先生哼了一声,把整个锁身扭到了另一侧,尖刻而拙劣地模仿起Graves的嗓音:“‘你也早上好啊,Billy!’——噢,我怎么能忘了呢,我们骄傲的小Percy把你一扔就是十多年,根本懒得跟你说早安!”

Queenie上身忍不住前倾了一下,她是想笑的,又不好直接笑出来,只能摇晃着踮了踮脚,重新找回重心。Graves并没有显得难堪,倒有几分自知理亏的无奈,“Billy、Billy,听着,我很抱歉,我对你做的事是不可原谅的。但拜托,配合我一下,我有要紧的事要办,你可以晚上再找我算账,我发誓。”

“晚上,晚上!你昨天就说‘晚上’,前天也说‘晚上’,你根本就不想跟我谈,我看透你了,臭小子!”

“你看,Billy,”他抬起手做投降状,又冲着身后的女孩们指了指,“我当着这几位女士的面对你发誓,我今晚一定跟你好好谈谈。现在能让我们走了吗?”

大挂锁将信将疑地对着他身后望了一眼。它心里必定是激烈地挣扎了片刻,最终决定放他一马,嘟嘟囔囔地自己绕过门把手,锁上了。几秒钟后,他们听到锁芯开始转动,锁钩的一头反复开合三次,接着弹了上来,Graves伸手把锁拿开,向里推开门,女孩们有点搞不清状况,彼此交换了一个困惑的表情,便跟着他走了进去——

不再是几分钟前的屋子了。这地方更像是真实的“二十三号街一百七十号”,哪里都空荡荡的,没什么生活气息,比起住宅来说,倒更像是某种用于中转的落脚点,男人径直领着她们来到了地下室,四面墙上都挂着巨大的画像,她们跟着他在一幅描绘农妇挤奶的乡间油画前停下,不知道该做什么。

“下午好,夫人。”画里是黄昏时分,Graves对着妇人打了个招呼,“我们去Louise的房子。”

妇人从小木凳上起身,“乐意效劳。“

画布中央突然像是高温引燃了那样,所有色彩都熔化了,画框陷进墙里,凭空挤出一扇木门,Graves拉开门走进去,挥手点亮了那间房里的壁灯,她们接连跟着进去,发现自己置身于另一栋陌生的独栋住宅里。

“这是我姐姐的地方,自从她出国后就没人住了。跟我走。”

这应该是储藏室,他们跟着Graves从另一扇门走出去,来到连接后屋和正厅的过道上,Credence惊讶地发现沙发旁堆着不少纸箱,里面装着很多像是Graves的所有物,男人注意到他的眼神,回过头来解释:“名义上我明天会搬到这里来住。人们只会知道这个地方,而不会知道灰石屋的存在,也不知道这两栋房子之间的联系,我还会跟你一起住在那儿。”

“我只知道你很擅长抓人,还不知道你也这么擅长藏人,部长……”Tina近乎惊叹地回想着这几栋屋子之间的奇妙连结,“你以前也用这种方式包庇过什么部里正在追查的通缉犯吗?”

这只是个一时兴起的玩笑,Graves的眼神却倏地变了。他走在通往二楼的阶梯的阴影之下,所以没有谁察觉,他迅速调整好表情,来到正门前,“从这里出去就是墨菲山谷大街,离丰饶角巷只有四个街区了。你们认得奇巧书店后门通往的那条岔路吗?”

“我知道,那条岔路的南端正好接着一家麻鸡典当铺,我去那儿处理过咒语事故。”Tina一边回忆一边皱起眉头,“但那条路不是早就被麻鸡的建筑废料堵上了吗?”

“没错,被堵上了。”

Tina一知半解地迎接着上司耐心的视线,“所以……所以我们可以瞬移到那儿后面,然后走书店的后门?”

“正是这样。”

Graves的语气让她觉得自己像是个在课堂上歪打正着答对了问题的一年级学生,通常她不喜欢男性用这种语气对她说话,但从Graves的嘴里说出来,似乎没了通常会伴随这种语气一起表达出来的自视甚高。她点点头,看了Tina一眼,Tina也知道那个地段,她们都准备好了。男人转向Queenie:“我和Tina先走,确保那里没问题,三分钟后如果我们没有回来,你就带着女孩们一起过去。”

“好。”

Tina和Graves抽出魔杖,在接连两阵刺耳的破裂声中消失了。Queenie看向姐妹俩,“紧张吗?”

Modesty点点头,不过她显然更多是兴奋。她的“妹妹”Felicity,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Queenie握住她的手,对她甜甜地笑了,“不必紧张,你们会玩得开心的。那是个我永远逛不腻的地方,尤其是乐洋洋糖果作坊和天鹅女巫时装店,买完魔杖如果还有时间,我一定要带你们俩去看看……”

她回忆起小时候第一次和Tina去糖果店的经历,话匣子一打开就没停下来。三分钟很快过去了,Credence看了看她身后的门,她回过神来,在自己的脑袋上一拍,“差点忘了正事,我们得走了……这是你们俩第一次幻影移形?”

两人点头。

“来,挎住我的胳膊,一人一边,要挎紧了噢。可能会有点晕,可以闭上眼睛,但别屏住呼吸。再怎么样都比门钥匙的感觉要好,你们也没用过门钥匙吧?那感觉就像被一把钩子钩住肚脐眼……”

没等他们反应过来,忽然间天旋地转,Queenie故意没有说一二三,她知道倒数会让人更紧张。他们脚下一软,重重地踩在了石砖地上,Credence打了个哆嗦,他摸索着抓到了Queenie的手,抓到妹妹的胳膊,他深吸一口气睁开眼睛,看到Tina正站在他们前面。

“感觉怎么样?”

“有一点晕……”他松开Queenie的手,自己站直身子,“睁开眼睛就好了。”

他们挤挤挨挨地站在一堆废料后头,身后是一扇破烂的木门。这一定很考验幻影移形的水平,否则要是落在了废料中间可就惨了,那扇门后不时传来喧嚷声,像是有很多人,Tina带着他们走过去,铜质的门把手看起来年久失修,随时都可能掉下来摔成几块。

“Mr. Graves已经从这出去了,我盯着你们在这附近几家店逛逛,然后再去魔杖铺。”Tina退到一旁,“你们先走,我一会儿再跟进去。”

Queenie鬼鬼祟祟地拉开门,带着两个女孩闪身钻了进去。人多到不可思议,Queenie拉着姐妹俩挤过了好几排书架才找到个能站人的空地,Credence和Modesty昂着小脑袋四处望,那些书架几乎顶到了天花板上,到处充斥着女巫和男巫们入迷的低声阅读和放肆的高声评论,“‘肠立停咒虽然能缓解腹泻,但若是施法不当,极易导致严重便秘……’真是瞎说一气,现在真是什么人都敢冒充治疗师出书了,我姑妈用了一辈子肠立停咒,上大号从来不是问题过!”,“‘美国巫师最后一次亲眼观测到野生雷鸟的幼鸟是在1913年的亚利桑那州……’,妈妈,现在真的没有野生雷鸟了吗?”,“亲爱的,你看后面那排有吗?你确定你全都找过一遍了?我这排也没有,全是给那些想嫁到麻鸡家庭里的傻妞看的违禁爱情小说,MACUSA真该好好整顿整顿这里了——”

“这是纽约最大最齐全的巫师书店了,什么样的书你都能在这里买到,二手书更是便宜得要命……”Queenie拉着她俩继续往前走,这儿太大了,与其说是间书店,不如说是个允许人们大声说话、同时也卖书的图书馆,“现在人太多,我们先去糖果店转转,一会儿再回这里……Tina跟上来了吗?好,她在后面,我看见她了……”

他们又挤过三四十排左右都望不到尽头的书架,才勉强看到了书店的正门,门口是两个简陋的柜台,后面坐着一对夫妇模样的老年人,他们可能是老板,穿着邋邋遢遢的旧袍子,收钱的态度非常之不耐烦,似乎简直无法忍受居然有这么多人来他们的店里买书。Queenie为姐妹俩推开发黄的玻璃门,让她们先走出去,她抬头望向面前熙熙攘攘的人流,还有沿路两侧的各色店铺,姐妹俩傻站在门前,直到后面有几个拎着书袋的小孩跟着女巫母亲走出来,她们才急匆匆地让开出口。

“感觉怎么样?”Queenie踩着小碎步带她们挪到书店的落地窗前,以防挡路,“这就是丰饶角巷,除了不长胖的甜食、不过时的裙子和不昂贵的珠宝,你想要什么都可以买到的地方。”

“还有魔杖?”Credence傻傻地问。

“是的,甜心,还有魔杖。”



未完待续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上一篇更新的结尾处有个错误,Tina使用的守护神咒咒语是“呼神护卫”,我当时手误写成了滑稽咒,已经改过来了。


另外,如果有小伙伴发现上一篇的留言被删了,请不要在意,我那天晚上自己在家喝多了一点,不知怎么后来就误删了好几条评论,纯属意外事故,请大家无视。。


  148 15
评论(15)
热度(148)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