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oneyscore

keep calm and writing fanfic (AO3 ID: honeyscore)

 

【神奇动物在哪里】梨子不愿掉下去 22 (暗巷组,接电影后)

第一章

前文

接下来的几天内,MACUSA在魔镜店一案上并没有获得什么进展。事发当天,被封入镜子内的夫妇俩虽然很快得到了解救,但都无法准确回忆起事情的经过,至于那个致使二人被困入镜子又掳走了他们的小儿子的人,夫妇俩和小男孩仿佛都失忆了似的,谁也给不出任何描述。好在除了严重的精神惊吓外,一家三口没有受到其它身体上的伤害,在经历了以Percival Graves为首的傲罗们接连不断的检查和问讯之后,他们精疲力尽,表露出只想早点回家的愿望。

没有真正的伤亡,没有线索和证据,没有嫌疑人的人选,没有犯罪动机,魔镜案很快被丢进了优先级次要的待解决卷宗里。与此同时,由情报部副部长William Ginsberg牵头负责的对Grindelwald的搜捕行动一直停滞不前,Graves领导的对那个默然者男孩的追查任务也没有任何起色,随着欧洲方面愈发频繁地催促MACUSA将Grindelwald移交威森加摩法庭,Picquery肩负的压力越来越重。

但这还不是MACUSA眼下所面临的最大麻烦。近期,负责搜集与跟踪麻鸡社会重要新闻、下属于非巫师社会事务部的一个工作小组多次向上级报告:根据他们在《纽约时报》出版社和纽约警察局安插的眼线所提供的信息,接连有经历了市政厅地铁站事件的麻鸡恢复了关于那天的残缺记忆,并找上记者和执法人员,试图寻求真相。考虑到并非所有回想起什么的人都一定会去找记者警察报告,遗忘之雨开始失效的真实人数很有可能比他们掌握的要更多,这预示着一个潜在的巨大危机——若是那场抹除了人们记忆的瓢泼大雨正在逐渐失效,而MACUSA这次未能处理好,保密法将遭受严重破坏,一场北美巫师界与非巫师界的战争在所难免。

对此,Picquery主席要求Graves转移他目前的工作重心,全力调查遗忘之雨究竟在以多快的速度、多大范围内失效,并拿出应对方案。接到这项命令后,Graves立即吩咐Tina Goldstein向那支非巫师社会事务部的工作小组调取所有相关资料,并致信给远在伦敦的Scamander,请他前往纽约,协助安全部制定对策,Tina两天两夜没睡,趴在她的工作台后头翻阅工作小组的走访调查、做摘抄、写报告、拟稿,努力将个人情感抛到脑后,以最快的速度写完了给Newt的信。


「Dear Mr. Scamander,

我徒劳地希望此次致信没有打扰到你撰写书稿,但这恐怕是不切实际的。这样突然的联系是因为我不得不通知你一个坏消息:根据我们在麻鸡中间获得的情报,出于某种无法解释的原因,Frank的那场遗忘之雨已经开始失效了。陆续有麻鸡回忆起了那天他们在市政厅地铁站附近看到的场景,并且找上了报社和警察局,虽然目前还未引起足够的重视,但我们相信照这样下去,相关记忆在麻鸡群体中的大面积恢复很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我想你已经在伦敦的《预言家日报》上获知了Mr. Graves,我真正的那位上司,已经在Gellert Grindelwald受到逮捕之后迅速于家中被救出的消息。目前他已经复职,并负责调查和处理此次遗忘之雨失效的事故,他和我都恳切地希望你能抽出时间来一趟纽约,帮助我们应对目前的危机。虽然蜷翼魔的毒液在抹除记忆上的奇效并没有多少书籍记载佐证,但我们对你在神奇动物方面的博学没有任何怀疑,Mr. Graves和我的初步推测是,雷鸟Frank所带来的那场雨中或许含有什么别的物质,削弱了药水的遗忘效力,或者由于施放范围太大,它并没有像我们所希望的那样均匀地覆盖到了所有在场的人,总之,那毕竟是一次前所未有的冒险尝试,即使它的效果没能达到预期,我们也依旧感谢你为帮助MACUSA,为了帮助维护北美巫师社会的和平所做出的努力。

眼下我们所面临的最紧急任务是搞清楚遗忘之雨究竟会以多快的速度失效。大规模的调查已经开始了,我们正在尽一切所能找到确切的线索与证据,但如果没有你一起加入进来,我们的努力无异于垂死挣扎。Mr. Graves不断向我强调,我必须用一切办法劝说你赶来纽约,任何报偿我们都会尽力提供,我想,这对你来说可能并没有他所设想的那么重要,但无论如何,Mr. Scamander,我尊重你的任何决定。


谨上,

Tina Goldstein」


三天后,Tina收到了回信。


「Dear Miss Goldstein,

我预估当你收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登上了前往纽约的客轮。如无意外,我将于二十日上午到达切尔西港,考虑到这次我不必将那个责任重大的皮箱带在身上,港口海关的麻瓜朋友们这次应该不会对我多加盘问。请不必前来接迎,我会直接前往沃尔沃斯大厦,但你忘记告诉我你现在在哪一层办公室了,我想我得先去魔杖许可办公室打听打听。

关于遗忘之雨的失效,我感到非常抱歉,同时也十分震惊。我曾仔细研究过蜷翼魔分泌的毒液在遗忘术上的应用,当时的实验结果明确地表现出其药效的永久性和稳定性(我极其有限的社交生活致使我始终找不到可靠的人类实验对象,同时我也无法真正征求我皮箱里的伙伴们的同意,因此我在我自己身上精心设计了一组实验,如果你感兴趣,我们可以日后详谈),唯一的不足是如果未经适当稀释,它可能会把遗忘术目标范围之外的部分记忆也一同清空,很难再重新寻回。对于你和Mr. Graves的猜想,我目前还无法做出什么有价值的评判,就目前掌握的资料来看,雷鸟召唤的雨与自然天气形成的雨中并没有什么成分上的区别,但或许Frank的确有什么与众不同之处,这一点还有待我们验证。

就我个人意见而言,另一个更值得纳入考量的猜想是失效与遗忘之雨本身无关,而与接受了那场雨的个体本身有关。一个在巫师界被视作常识的说法是,相比巫师来说,麻瓜的体质更不易抵御魔法的影响,而我倾向于认为这是巫师们所顽固坚持的众多错误认知的其中之一。巫师群体与麻瓜群体之间的所谓体质差异,往往不及任意两名巫师或者两名麻瓜之间的区别要大,我们不应排除有些麻瓜对遗忘药水有着突出抵抗力的可能性。如果我的猜想是正确的,那么值得重点研究的或许并不是遗忘之雨失效的速度,而是它的失效对象身上是否具有某种普遍的、可供排查的特征。

当然,以上这些皆是推测,得等到我与你们碰头后,共同把目前已经掌握的信息和资料全部梳理一遍,才能得出基本的头绪。至于此行的报偿,请代我向Mr. Graves表达谢意,但既然遗忘之雨是由我提出并执行的办法,如今它出了问题,协助你们找出原因并制定对策对我而言是责无旁贷,不应借此收取任何酬劳。不过,考虑到纽约骇人的酒店价格和居高不下的房租,如果你们乐意为我提供一处可以满足基本起居需求的住宿,我将不胜感激。


谨上,

Newt Scamander」


与此同时,Percival Graves也收到了来自华尔道夫酒店的针头代为寄送的两封短信。“针头”是一名曾服侍过他的姐姐Louise Graves长达十四年的家养小精灵,后因患了严重耳疾,被他们的管家打发到了Graves家族参与持股的华尔道夫酒店后厨的锅炉房打杂,但仍对Graves家族忠心耿耿,Percival进入国会工作后,曾多次委托这位陪伴他和姐姐度过孩提时代的年迈的家养小精灵协助他与线人进行秘密联系。针头告诉它的少爷,这两封信似乎被施了某种极其黑暗的魔法,因为当猫头鹰将它们送达时,锅炉房里另外几名不安分的小精灵试图抢走,而就在这时,暗红色墨水状的液体突然从信封中喷涌而出,被喷溅到的小精灵瞬间倒在地上哭嚎不止,像是遭受了严重的烫伤。

告知此事时,针头的语气是顺从而谦卑的,虽然它没有资格和胆量去质问写信人的身份,但Graves听出了其中充满忧虑的劝告意味。他接过信,向针头道谢,同时让它不必多虑,那只是寄信的人想要确保信件由他亲启的一个不太适当的手段罢了。两张信封上还残留着几道暗红色墨水的痕迹,让写在上面的锅炉房的地址变得辨认,拆开后,里面仍包着一层信封,分别写着它们各自的收件人:“致我的老朋友”、“致我的男孩”。

Graves拧起眉头,从书桌抽屉中拿出拆信刀,划开了第二封。写信的人似乎深知他的老朋友还没有尊重他到不私自查看写给男孩的这一封的程度,虽然没有什么溶解着可怕恶咒的液体汹涌喷出,但随着Graves将折叠起来的信纸展开,上面的墨迹一行接着一行飞速隐去了。这不算完全出乎意料,他放开刀子,手指拂过空白的信纸,停在中央轻轻一捻,低声念了一句“原形立现”,相安无事的几秒钟后,信上出现了几行潦草但字迹清晰的句子:


「擅自拆开不属于自己的信件是种可耻的行为,Percival,但你的职位和权力或许已经让你习惯了漠视这一点。没有关系,你本该如此。

你应该知道的是,在我要对男孩说的话里,并不包含什么值得你首先检查的内容,所以不必多虑,也无须再做徒劳的尝试。当然,你也可能直接把它扔掉,但我希望你不会那么做,毕竟在教育男孩的这件事情上,我们应当是合作关系,而不是各自为营。」


迅速扫视完之后,他松手将纸撂回桌面,支着下巴思考了片刻,又拾起它塞回信封,撩开大衣前襟,塞进了内兜里。写给他的那一封还躺在桌上,他接到手里拆开,拿出信纸,一枚夹在其中的椴树叶子掉到了他的腿上,树叶已经干枯了,脉络清晰地凸出来,他一手拿起叶子,一手抖开了信纸。


「Dear Friend,

我们需要尽快敲定给男孩授课的场地与时间。我能想出几个绝妙的去处,不过鉴于你对我极其有限的信任,我想最好还是将选择权交给你,一切由你拿主意。不用我强调,你想必明白男孩需要一个什么样的学习场地:安全,宽敞,禁得住强大冲击,没有任何多余的遮挡。也不必费心准备任何愚蠢的教科书,男孩真正需要学习的,尽在你我二人的掌握里。

这个礼拜日的夜晚十点,把这枚树叶扔进你能找到的最不可能受监听的壁炉,如无意外,我们会在火焰中碰面。」


没有署名。Graves放下信纸,捏着那片椴树叶子在手中轻轻转动,办公室里静悄悄的,书桌前方的地面上印着一对脏兮兮的脚印,是不久前移形幻影到这里的针头留下的,他把树叶放进大衣内兜,心不在焉地抬起手对着脚印一挥,混杂着煤渣的污渍消失在空气中,地面重新变得洁净如初。当晚回到灰石屋,他把那封信交给了男孩,在得知寄信人是谁之后,男孩怔住了一会儿,捏着信没有动弹,直到Graves转身摘下围巾,走到壁炉旁用火钳翻弄木炭,他才低头撕开信封,手指略微颤抖着把信纸拿了出来。


「Dear Credence,

我有太多话需要对你说,以致于竟无法挑出哪一句最重要、最急迫,用作这封信的开头。我可以假设Percival已擅自将信丢进了壁炉,让它根本没有机会被你读到,这或许能够帮助我平复焦躁的心情,把一些事实和真相说给你听。

首先毋庸置疑的是,你不需要任何魔杖。如果Percival已经为你挑选了一根,扔掉它,不要犹豫。想必他已经告诉了你我们会共同教授你魔法的事,但我随后意识到,“教授”这个用词是不准确的,他和我至多只能算得上你的领路人,有些门只有你能够推开,而在那之后你会发现,这世界上还没有什么书配得上当你的课本,没有什么人称得上是你的老师。

我已经能够预想到,在为你领路的过程中,Percival和我将会发生严重的分歧。如今的你恐怕不认为我还值得信任,这不是你的错误,而是我的,不过没有关系,你是个聪明的孩子,我有充分的把握相信你终将做出正确的选择。我并非有意借此诋毁Percival的学识,我甚至应当坦诚地表明,他是这个世界上少数不愚蠢的巫师之一,只可惜他仍然未能克服大多数人类身上所共同拥有的局限性,即短视、自私与感情用事,而我会尽一切所能保护你不被他的这些局限性所传染和伤害,即使这种保护会在可见的未来里为你带去一时的伤痛。

关于那天在咖啡馆外你提出的那个问题,我当时给出了过分简化的答案。请允许我重新措辞:如果你不是默然者,我不会去寻找你,因为你将不再是你,不再是Credence,为何我要去找一个不是你的人?你经历的一切构成了现在的你,抽离其中任何部分,命运则就此分崩离析,你也仿若从未降生,对于旁人而言更是无从谈起。在第二塞勒姆长大的岁月夺走了你的视力,让你看不见自身存在的正当性,看不见你的骨骼与血液中所潜藏的造物之极,现在我必须将这视力交还给你,Credence,这是我的责任,我不能放任你眼盲着度过余生,那将是不可原谅的。

另外,虽然你已成年,有资格为自己的选择负责,但我仍感到有义务提醒你,Percival Graves在你眼中或许是一名可靠而值得信赖的长辈,我也从不曾怀疑他的为人,但考虑到目前你与他共同居住,你有权利了解他从前的私生活,并在此后与他的相处中保持你认为适当的分寸:他曾有过一名同性情人,这让二十年前的他险些葬送了自己在国会的事业。我不会由此仓促断定他是一名同性恋者,我也并不关心他年轻时所做出的个人选择,但我认为你需要知情,特别是在当前这种情形之下,你大可以向他本人求证,不过他可能不会就此事坦诚相待。

礼拜日晚十点,我会通过特别的方式与Percival见面,敲定我们第一次授课的时间和地点。你不必非得在场,但如果你一起出现,我会非常高兴。」



未完待续

  109 16
评论(16)
热度(109)

© 蜜分 Honeyscore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