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ello, is this your house?

 

【盾冬】安全屋 Safe House(下,完结)

前文<<<

  @凃布防电  


那天晚上,口罩怪人在房门后面放了一个桶,桶里盛满了金属杂物,非常笨重,外面如果再有人想要强行闯入,会非常费劲。又过了几天,他从外面弄回来一把防盗门门锁,并从客厅里的某个纸箱的深处翻出了一个脏兮兮的小五金工具盒,他从里面拣出小榔头、老虎钳、大小不一的旧螺丝和几支不同尺寸的螺丝刀,敲敲打打地把防盗门门锁装上,最后扯开了从对门接电进来的插线板,紧紧把门给关上了。

这样做的代价是,我们又没有电了。不仅是门,他还用木条和长铁钉把厨房那扇窗户和卫生间里的排气扇出风口都给钉死了,这间从...

  474 31

【盾冬】安全屋 Safe House(中)

前文 <<<

依然是给 @凃布防电 在这个脑洞未成文前画出的图<<<

——————————————————————————————

史蒂薇和康妮迅速地长大了,从两个蠢笨不堪的小东西长成了两个蠢笨不堪的不那么小的东西。我不知道我幼年时是否也那么蠢笨,我决定把它们低劣的天资归罪到那只把我搞怀孕的公猫身上。我不愿意喂它们奶,它们又还不会像我那样,在楼道里跳上跳下地翻垃圾袋,或者去街道上绕一圈,所以只能吃口罩怪人喂它们的东西。都不是些什么好东西,但我并不怪罪他,第一,我并不在意它们吃得好不好,第二,那个人自己吃的也不是什么好食物。...

  407 37

【盾冬】安全屋 Safe House(上)

给  @凃布防电 

*** *** ***

住进这个人的屋子里,完全是迫不得已。在我有记忆以来的六年,纽约从没下过这么长时间的雪,而我刚好怀孕了,过去的几经验告诉我,这次至少有五只。

在这次之前,我生过三次,一共是十只,但我不知道现在还有几只,有的可能在最初几天里就死了,我不清楚。我从没养过它们,每次咬断脐带、吃光胎盘后,我就拖动着我那沾了血水和黏液的大屁股,能挪多远挪多远了。养崽很麻烦,你要教它们无限多的事情和本领,而它们还是有可能哪天就被轧死了,肚子里长虫死了,吃了变质的罐头罗非鱼吃死了,或者,最好的情况,它们活着长到了能够自己觅食,...

  454 20

© 蜜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