蜜分

Hello, is this your house?

 

《致格雷夫斯女士》和《三人》的随缘地址

有两篇之前在lof上发过的文被屏蔽了,没排查出敏感词是什么,只好放弃修改了,如果有小伙伴还想看的话可以移步随缘:

【盾冬】Triplet 三人 (队2背景,完结)

【神奇动物在哪里】To Mrs. Graves 致格雷夫斯女士(暗巷组,完结)


  55

【盾冬】Triplet 三人 (完结,2/1补充解释)

简介:巴奇本不想参加那场派对,但他还是去了,他不想让史蒂夫觉得他们的努力都是徒劳。 

警告:灵感来自于惊悚电影Triangle(Christopher Smith)和电影短片Fragile(SikanderGoldau)

脑洞很美好,笔力很有限,如果这篇让小伙伴读起来感到混乱难懂,那都是LZ逻辑太差的问题……无论如何,这是个类似“醒来发现一场梦”的蹩脚故事

随缘链接

——————————————————————————————————


巴奇有些呆滞地愣在那儿,半天没有动弹。


他找不到那只手套了。


环顾四周,他的目光没有可...

  349 38

【盾冬】Triplet 三人 6

6.

巴恩斯流了太多的血,太多的血。厨房外不断传来枪声,那过于激烈的战局一时未能蔓延进来,巴奇用力捂紧怀中人腹部的弹孔,温热的血液浸湿了他的指缝。

他能从那愈发微弱的痉挛中感受到巴恩斯生命的流失,一分一毫,带走那具身体企图动弹或发声的能力。巴恩斯的手指陷在他的背上,仿佛那是唯一能够施加力气的部位了,巴奇抓住那只手,攥到胸前,他终于从那双灰暗的蓝眼睛里看到了无边无际的恐惧。

巴恩斯挣扎着伸出另一只手,缓缓抬起,抓住巴奇头顶的棒球帽帽檐,用劲扯开。巴奇没有去夺,他的脸庞彻底暴露在对方的眼前,躲藏已经没有用了,他哭泣着望着那个人苍白的脸。

而巴恩斯又捉住了他捧住自己脸颊的那只手,那只冰冷的、坚硬的手,缓慢而...

  65 7

【盾冬】Triplet 三人 5

5.


要找到一个可以偷听那些人说话的藏身之处,并不算太难。


布满弹孔的长桌四处翻倒在地上,椅子横七竖八地倒置着,戳起溅满血点的瓷白色支脚。不锈钢餐车像是搁浅在地毯上的机甲动物,嘴巴大张,吐出厚厚一摞餐具,甜点与饮料被泼洒成泥沼,黏腻而鲜艳,中和了血迹的污渍。


巴奇双膝跪地,指尖陷入地毯的绒毛。他屏住呼吸,一点点爬向那根被桌椅和尸体环抱着的柱子,只在难以忍受的片刻呛出半口气,然后仓促地一吸。


周遭仍有微弱的痛呼与哀鸣,帮忙盖住了他那极力克制的喘息,他终于靠到了柱子后头,用手撑着地面把身体挪动过去。他不能站起来...

  54 14

【盾冬】Triplet 三人 4

7

4.


巴奇逆着人群逃窜的方向,跌跌撞撞,不肯放过二楼那个迅速移动的黑影。几颗子弹在他头顶不过半公分的距离擦了过去,他伏爬到地上,翻滚着滑向一边,等再次抬起头来,那个黑影已经不见了。


他推倒一张长桌作掩体,跪在地上拔出手枪,看准那一连串神出鬼没、震耳欲聋的火力点,快速扣动扳机。这是个团伙,他看出来了,那个在他身上钉上一道目光的黑影是带队者,团伙的其他成员大多分布在一楼会场,专业受训、全副武装,跑位与行动都有明显的接收指令的痕迹。


攻击几乎是无差别的,往好的方面想,每个人都不是最危险的那个靶子。往坏的方面想……这是一场屠杀。


桌面

  50 11

【盾冬】Triplet 三人 3

3.


走进酒店大门时,巴奇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特殊。他只觉得有一点头晕,他很久都没有置身于如此熠熠生辉的地方了。


一楼的大厅里并不吵闹,只有零星几位同样刚刚到达的客人,一边神态放松地交谈,一边走向前台。经理模样的女士的手边摆着个精致大方的编织篮,里面盛放着什么物件。巴奇走过去,有些迟疑地站住了,那些人用邀请卡换到了各自的胸牌,然后由侍应带上二楼的会场。


他身上并没有邀请卡——他当然没有,卡在史蒂夫那儿——他或许应该打个电话,告诉史蒂夫他先到了,或许他可以先等……


“先生,请问你的姓名?”


巴奇抬起头来,抿着...

  58 8

【盾冬】Triplet 三人 2

他费了一番功夫才找到那排挂满了保暖织物的货架。外面树上的叶子刚开始泛黄变枯,离最冷的时候还早,便利商店里的这些手套和围巾被积压了大半年,不久前才再次被拿出来。


塑料包装袋表面的褶皱里积攒了一点灰尘,他没去管,直接把失去黏性的封口打开,拽着一根指头把手套拉了出来,直接戴到了左手上。蓝灰色的毛线柔软而细密,把他那只没有温度的手掌包裹得服服帖帖。


他攥了几下拳头,感觉自己整个人也被包住了,变得有点钝。


包装袋上的价签是被圆形的塑料细环穿上去的,细环断了,价签掉在地上。他弯腰把价签捡起来,扫了一眼价格,随后捏在手里,转身朝收银台的方向走去。他花了一...

  90 7

痛苦的根源与必然的孤独,关于恢复记忆后的"冬兵"


最近在wb, xq和随缘回复里看到不少类似“幸好吧唧还有队长陪着他走出痛苦”的观点。我想了好几天,觉得这个观点有更多值得讨论的细节,所以试着借此谈谈我的想法。这些想法全部只基于电影呈现出来的故事和人物,也只是我个人观点,肯定有不准确的地方,希望小伙伴们如果有不同看法也告诉我,大家一起讨论,说不定对产出也有帮助囧

(插播公益广告:产出才是硬道理!)


美队2电影后续有很多可能性,大家普遍认同的一点是,bucky会逐渐找回过去的记忆,而他内心的痛苦也会汹涌而来。我想讨论的关键点,即

①走到了这一时期的bucky,他的痛苦到底来源于什么?

②他在面对这种痛苦时到底是否孤独一人—...

  503 13

【盾冬】Triplet 三人 1

背景:《美国队长2:冬日战士》

配对:Steve/Bucky

简介:巴奇本不想参加那场宴会,但他答应过史蒂夫会去的。
警告:可能有一点虐(吧唧)

灵感来自于惊悚电影Triangle(Christopher Smith)和电影短片Fragile(Sikander Goldau),完结后我会把所有借用的设定都列出来
脑洞很美好,笔力很有限,如果这篇的发展让小伙伴读起来感到混乱难懂,那都是LZ逻辑太差的问题……
简单来说,这就是个类似于“醒来发现一场梦”的蹩脚故事

1.

巴奇有些呆滞地愣在那儿,半天没有动弹。

他找不到那只手套了。

环顾四周,他的目光没有可停留的地方。他已经把每一处可疑的角落都找遍了——在史蒂夫...

  111 3

© 蜜分 | Powered by LOFTER